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文化 >

关庙楹联[二十五言以上联]大观


  骑赤兔扫灭汉贼,唯期正统相承,恨吕陆小儿,竟弄成三分事业

  抵黄龙剪灭夷酋,当与诸君痛饮,仇秦万大憝,应羞读一部春秋

  ――甘肃通渭关岳庙联 孔宗尧

  孔宗尧,清代文人,生平不详。“吕陆”,东吴名将吕蒙、陆逊。吕蒙曾随周瑜、程普等大破曹操于赤壁。鲁肃卒,代领其军,袭破关羽,占领荆州。陆逊善谋略,曾与吕蒙定袭取关羽之计,后任大都督,用火攻取得与蜀相争夷陵之战的胜利。官至丞相。“小儿”,小孩子。此指对人的蔑称。《三国演义》第七十五回写东吴来使告知陆逊代吕蒙守陆口,关羽听后便说:“仲谋(孙权字)见识短浅,用此孺子为将。”所说“孺子”即同“小儿”。上联写关羽本为匡扶汉室而四出征战,没想到被吕蒙、陆逊二人算计,使得“正统”难以传承,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割据纷争局面。“黄龙”,府名。契丹天显元年(926)置,治所在今吉林省农安县。《宋史?岳飞传》:“飞大喜,语其下曰:‘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后以“黄龙”借指敌方的都城、巢穴。以“黄龙痛饮”指彻底击败敌人,欢庆胜利。“秦万”,南宋佞臣秦桧、万俟□(读音莫其榭),两人合谋,以“莫须有”罪名陷害岳飞,向金称臣纳币,为人所切齿。“大憝”,极为人所厌恶。后用以称极奸恶的人。下联写岳飞抗金大获全胜,宋朝旧都开封收复在即,却遭到秦桧、万俟□等人的陷害,铸成千古奇冤。那些诬害忠良的权奸佞臣,面对也曾读过的《春秋》,应当感到羞愧而无地自容。联语笔力沉雄,情致深婉,意境高远,强化了赏读者抚古思今的历史意识,颇多感慨,颇多思忖。与之相似的还有贵州关岭关岳庙联:“赤兔欢嘶,义辞奸相,且看烛影腾空,好追寻刘氏同盟兄弟;黄龙痛饮,愤激孤军,只恨风波早起,难收拾宋家半壁河山。”

  挟天子以令诸侯,威力假人,纵有什么骁勇华雄,难挡关前一大汉;

  幸司徒而献美女,忠心为国,弄得这个痴情董卓,反遭手下两孤官。

  ――某地演《温酒斩华雄》戏台联 佚名

  随着关公故事的广为流传,至少从宋代起就有了关公戏。元代著名剧作家就写有《关大王独赴单刀会》(后简称统一为《单刀会》)的代表作。又名《汜水关》的戏剧《温酒斩华雄》,其故事见《三国演义》第五回,书中有诗赞道:“威震乾坤第一功,辕门画鼓响冬冬。云长停盏施英勇,酒尚温时斩华雄。”上联的“关前一大汉”即指关羽。“挟天子以令诸侯”,挟制天子,并用其名义号令诸侯。董卓、袁绍、曹操等人皆有此为。“威力假人”,凭借他人的力量。联指董卓用吕布的部将华雄。《三国演义》第九回又写司徒王允施“连环计”,献义女貂蝉离间董卓与吕布的关系,后让李肃以天子禅位骗得董卓到场,吕布持戟将其刺死。下联的“手下两孤官”即吕布与李肃。书中也有诗叹曰:“司徒妙算托红裙,不用干戈不用兵。三战虎牢徒费力,凯歌却奏凤仪亭。”故事扣人心弦,戏剧引人注目,联语耐人寻味。又有专为演《单刀会》而撰的戏台联:“请某岂无因,若提起荆襄,开腔话等周仓说;谅他原有意,倘埋藏刀斧,挡箭牌拿鲁肃当。”湖北通城关帝庙戏台有用鹤顶格嵌“关帝”二字的长联,句为:“关心事借优孟传出,卧蚕眉锁住江山,丹凤眼撑开世界,虽操雄魏北,权驻东吴,想公镇守荆州,视若辈几如儿戏;帝道昌从忠义得来,赤兔马遍寻故主,青龙刀惯斩奸臣,况谊结桃园,功成汉室,仰斯人谁不胆寒?”

  国贼数曹,谁曰不然,顾权无以异也,张挞伐,建纲常,天地低昂神鬼泣

  圣乡说鲁,□乎尚矣,唯解亦相侔焉,仰威灵,明祀事,山川磅礴庙堂巍

  ――山西运城解州关帝庙联 郭象蒙

  郭象蒙,清末民初人,曾任解州县长。“国贼”,危害国家或出卖国家主权的败类。“数曹”,曹操尤为突出。在《三国演义》中是将曹操作为“国贼”、“奸相”加以描写并予以贬斥的。“谁曰不然”,谁说不是如此。进一步肯定前面所议。“顾权”,再来看东吴的孙权。“无以异也”,和曹操没有什么区别。“挞”为打击,“伐”为攻伐。见《诗经?商颂?殷武》:“挞彼殷武,奋伐荆楚。”后合“挞伐”谓征讨之意。“纲常”,“三纲五常”的简称。封建社会中人与人关系的道德标准。“低昂”,起伏;升降。此指苍天低头,大地昂首。“神鬼泣”,唐杜甫《寄李十二白二十韵》:“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文笔和诗篇使鬼神为之感泣。现常以“惊天地泣鬼神”形容非常令人吃惊或感动。“圣乡说鲁”,指“文圣”孔子的家乡在简称“鲁”的山东曲阜。“□乎尚矣”,位尊至高。“相侔”,相等,同样。“威灵”,神灵。“祀事”,祭祀之事。“磅礴”,广大无边貌。晋陆机《挽歌》之二:“磅礴立四极,穹崇效长天。”上联借斥操贬权而烘托关公,赞其驰骋疆场所建之丰功,颂其维护纲常所立之榜样,“天地”为之感佩,“神鬼”为之感泣,世人为之感动。下联以尊孔说鲁而称誉关庙,言其巍峨高耸可媲美孔庙,叙其祭关祀典亦礼仪隆崇,“威灵”得以钦仰,神明得以告慰,馨香得以流芳。此联文字极富感情色彩,斥操贬权虽有偏激之虞,但结合作者的身份也好理解。

  荆州吾旧业,恨刘封孟达协力□吴,至今一局残棋,须还我汉家疆土

  陈寿尔何人,党司马夏侯私心阿魏,谁知百年定论,要援他孔氏春秋

  ――重庆江津关庙联 钟云舫

  钟云舫,清四川江津(今属重庆)人。廪生,以教读为业,工诗文词联,有“长联圣手”之誉。清同治年间,江津吴、刘、孟、陈四姓豪绅相互勾结,买通官府,强夺关庙的庙产。乡人敢怒而不敢言,钟云舫正直豪爽,为表心中愤慨,特于关庙上题书此联。“荆州吾旧业”,表面写关羽镇守荆州之事,暗指关庙庙产。“刘封”是刘备义子,“孟达”为蜀将。“□”本指急迫,此处通“匡”,意为匡助。关羽曾差人向刘、孟求援,二人托故不允,致使关羽兵败。联中借指刘、孟与吴氏劣绅狼狈为奸。“一局残棋”,指庙产被占,但事情并未了结。“疆土”指荆州,本为“汉家”刘表所据,原非东吴固属,故云。联中仍指庙产。“陈寿”是西晋史学家,在蜀汉为观阁史令,因不屈事宦官黄皓,屡遭谴黜。入晋著《三国志》,间或有抑蜀汉而扬曹魏之文笔。此处借其姓斥豪绅陈某“尔何人”(你算什么东西),实则并非对陈寿本人进行臧否。“党”指结党营私。“司马夏侯”指司马炎、曹奂(本姓夏侯)等,“阿魏”,讨好曹魏。此处借指腐败官府。“孔氏春秋”,孔子所著史书。因褒贬分明,“为乱臣贼子惧”。结句意为后人将明辨是非,评说功过,官府及豪绅之丑行劣迹,必遭谴责。此联就《三国演义》故事而言,亦追昔抚今,抑扬有致。结合庙产被夺抒发感慨,更是借古讽今,矛头所指,笔锋犀利,令人称快。

  当蜀道三千里,巍然据荆襄上游,想神武之英灵,匹马单刀,掀髯似昔

  别彝陵五六年,好是践江山旧约,问疮痍于父老,瓣香樽酒,按部重来

  ――湖北宜昌关帝庙联 严树森

  严树森,字渭春,清四川新繁人。道光二十年(1840)举人,历任湖北、广西巡抚。“彝陵”,即夷陵。湖北宜昌的古称。《三国演义》第八十四回有诗云:“彝陵吴蜀大交兵,陆逊施谋用火焚。”“掀髯”,同书第二十五回写汉帝见关公一纱锦囊垂于胸次,问之,答曰:“臣髯颇长,丞相赐囊贮之。”帝令当殿披拂,过于其腹。帝曰:“真美髯公也!”因此人皆呼关羽为“美髯公”。“掀髯”拂须也成了关羽惯见的动作。“践约”,履行约定的事。“疮痍”,创伤,比喻遭受破坏或灾害后的景象。“瓣香”,佛教语。犹言一瓣香。喻崇奉敬仰。“樽酒”,犹杯酒。“按部”,巡视部属。此指作者曾任湖北巡抚。上联首先标明宜昌的地理位置,以“巍然”二字形容所建关帝庙雄伟高大,拜祭时可见关公栩栩如生的威武形象。下联结合自己来写,称虽已离开“五六年”,但不会忘记当初的约定,还会回来看望生活在苦难中的百姓,当然更要以“瓣香樽酒”的礼仪,去虔诚地祭拜关帝。联语有的放矢,文意连贯,将自身置于其中,更觉亲切真实,感人至深。

  经文纬武立功勋,将封侯,侯封王,王封帝,帝封天尊,皓皓乎不可尚已

  出圣入神成变化,汉至宋,宋至元,元至明,明至大清,荡荡乎无能名焉

  ――黑龙江宁安县关帝庙联 佚名

  “经文纬武”,谓以文才武略治理国家。上联盛赞关羽的不朽“功勋”,称其由将而侯、王、帝、天尊的封号理所当然,末句语出《孟子?滕文公上》:“江汉以濯之,秋阳以暴之,皓皓乎不可尚已。”原文是说孔子去世后,有人提议以礼侍奉貌似孔子的有若,以慰思念恩师之情。但曾子坚决反对,说圣人之洁白是其他人无法超越的。借以说明关羽的封号已经登峰造极,至高无上。下联重在强调关羽死后历经五朝“出圣入神”的“变化”,末句亦出自《孟子?滕文公上》:“大哉,尧之为君!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无能名焉。”原文是说尧之伟大,以至于百姓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赞美他。借以表明关羽也应享有同样的盛誉。值得一提的是,《尚书?大禹谟》有“帝德广运,乃圣乃神,乃武乃文”句,孔传云:“圣,无所不通;神,妙无方;文,经天地;武,定祸乱。”后即用“文武圣神”称颂贤明君主或其他杰出人物。联中以“经文纬武”、“出圣入神”之对,将“文武圣神”四字全部嵌入,可见对庙主关羽推崇备至。尤以上下联末句皆引经书成句,更具感染力。类似的联语还有:“儒称圣,释称佛,道称天尊,三教尽皈依,式瞻庙貌长新,无人不肃然起敬;汉封侯,宋封王,明封大帝,历朝加尊号,矧是神功卓著,真所谓荡乎难名。”所云“式瞻”指敬仰、景慕。“矧是”即亦是。

  力扶汉鼎,道阐麟经,秉忠义伐魏拒吴,统南北东西,四海咸钦帝君仙佛

  气禀乾坤,心同日月,显威灵伏魔荡寇,合古今中外,万民共仰文武圣神

  ――山西运城解州关帝庙联 佚名

  “力扶”竭力扶助。“汉鼎”,古代以“鼎”为立国的重器,此指汉朝的帝业。“道阐”,使道义之理得以阐明。“麟经”,指孔子所著《春秋》。“秉”,秉承。“忠义”,忠贞义烈。《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写曹操见关羽说道:“素慕云长忠义,今日幸得相见,足慰平生之望。”“咸钦”,全都钦敬。上联写关羽遵从孔子《春秋》所述之义理,殚精竭虑匡扶汉室正统,在“伐魏拒吴”的征战中,可见其忠肝义胆。由此而被封为“帝君仙佛”,受到“南北东西”各地的尊崇,庙祀遍及“四海”。“气禀”,指人生来就有的气质。“气禀乾坤”则仍用《孟子?公孙丑上》句意,指关羽的浩然正气“至大至刚”,充塞于天地之间。“威灵”,显赫的声威。“伏魔荡寇”,降伏妖魔,荡除贼寇。关羽有“伏魔大帝”、“荡寇将军”等封号。下联写关羽浩气充盈天地,丹心明如日月。英雄威名大振,“威灵”尽显,让世间妖孽魔寇无处可逃。“允文允武”、“乃神乃圣”的关公,理所当然地让“古今中外”的“万民”同敬“共仰”。

  荆州形胜即中原,得之则进取易,失之则退守难,天意苍茫,莫怪公犹立马

  壮武大名垂宇宙,生不为曹氏臣,死不作孙家妾,人心维系,遂令我欲登龙

  ――湖北荆州关帝庙联 佚名

  “形胜”,谓山川壮美。亦谓利用有利的地形制胜。《史记?高祖本纪》:“秦,形胜之国,带河山之险,县隔千里。”“立马”,使马停下不走。指驻扎守卫。宋高宗建炎二年(1128)时敕封关羽为“壮缪义勇武安王”,简称“壮武”。“大名”,《逸周书?谥法》:“是以大行受大名,细行受细名。行出于己,名生于人。”谓尊崇的名号。唐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之五:“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遗像肃清高。”“维系”,牵绊,挂念。“登龙”,乘龙。此联结合关羽守荆州、失荆州的故事而写。荆州自古就是兵家必争的战略重地,人皆知晓,“得之则进取易,失之则退守难”。《三国演义》将荆州之失释为不是失于少谋,也不是失于惧战,而是失于大意,实乃“天意”使然,故莫要“怪公”。因为关羽对曹魏是挂印封金,对孙吴是骂使拒婚,其仁义忠贞,“大名”令“人心维系”,欲“登龙”而追随其后。联中“得失、进退、易难、生死”等皆为自对,朴实自然,韵味醇厚。联语所述实际是为尊者讳,避开了关羽因刚矜致败的要害,归咎于“天意苍茫”难测,深蕴对关帝的惋惜之意与钦敬之情,不失为一种聪辩黠慧的写法。

  史策几千年未有,上继文宣大圣,下开武穆孤忠,浩气长存,是终古彝伦师表

  地方数百里之间,西连汉寿旧封,东接益阳故垒,英风宛在,想当初戎马关山

  ――湖南常德关帝庙联 左宗棠

  左宗棠,字季高,清湖南湘阴人。道光十二年(1832)举人,官至两江总督兼通商事务大臣。谥文襄。“史策”,史册,史书。“终古”,自古以来。“彝伦”,常理,亦指纲常。“师表”,表率,在道德或学问上的学习榜样。上联以“终古”、“几千年未有”之语,盛赞关羽上承孔圣道义,下启岳飞精忠,其“浩气长存”,永远是人们学习的楷模。“汉寿旧封”,指关羽斩颜良后,曹操表奏朝廷,封其为汉寿亭侯。汉寿为湖南地名,与常德相近。需要说明的是,建安十二年(215)吴蜀平分荆州后,湖南汉寿划归东吴,刘备遂将蜀地之葭萌县改为汉寿,关羽的封邑便从湖南移到了四川(见《图志?爵谥》)。“益阳故垒”,关羽曾在湖南益阳筑堤设防,与驻此间的吴将鲁肃对峙,并有“单刀赴会”的佳话流传后世。“戎马”,古代驾兵车的马。借指军队、战争。“关山”,关隘山岭。下联以关羽“当初”镇守荆州时征战的“数百里之间”为例,颂扬其威名大振,“英风宛在”。此联用“上、下、东、西”的方位词,表明岁月之久长,地域之拓展,借以突出关羽作为“彝伦师表”的巨大影响,读之令人感慨而深思。作者任陕甘总督时,曾撰戏台联云:“都要你拜相封侯,却也不难,这里有现成榜样;最好是忠臣孝子,看来容易,问他做几许功夫”。

  称皇呼帝号天君,庙貌与恒河沙比数,尽忠诚而食厚报者,万年仅见关夫子

  贱霸尊王扶汉室,心胸与□谷日争光,读春秋而明大义者,百世堪追孔圣人

  ――江苏南京燕子矶关帝庙联 李渔

  此联题于清康熙十年(1671)初夏。“天君”,犹天神。起句指关羽的诸多敕封之号。“庙貌”,指庙宇及神像。“恒河沙”,佛教语,形容数量多至无法计算。“食”,享受,受用。“厚报”,丰厚的祭祀。“报”为祭名。《诗经?周颂?良耜序》:“良耜,秋报社稷也。”上联针对当时各地均建有关帝庙及关羽的谥封也愈发崇隆现象,指明因竭尽忠诚而得到世人如此广泛且丰厚祭祀者,从古到今“仅见关夫子”。“贱霸尊王”,蔑视凭借武力、权势等进行统治的“霸道”,尊重依靠仁义治天下的“王道”。“心胸”,胸襟,抱负。“谷”,□《书?尧典》孔传:“□,明也。日出于谷而天下明,故称□谷。”即古称日出之处。“争光”,竞放光彩。《史记?屈原贾生列传》:“推此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下联颂赞关公“贱霸尊王”,匡扶蜀汉,其丹心与襟怀可与旭日竞放光彩,又因雅好《春秋》有得,深明义理,可以说能同文圣孔子相比,一样百世流芳。明王柔《嘉靖重修武安王庙记》:“王(关羽)雅好《春秋》,诵说而有得焉。其于正逆分之间有深辨也。”此联借题发挥,烘托渲染,题旨鲜明,直抒胸臆,既有思想内涵,又有艺术魅力。

  下邑归东吴版图者,凡六十年,论瑞纪天门,不闻俎豆馨香,奉祀虔修孙氏庙

  此邦距西蜀边鄙间,近一千里,问神迎社鼓,可趁交通便利,临歧小住汉官仪

  ――湖南大庸关帝庙联 陈逢元

  陈逢元,字桐阶,清末民初湖南大庸(今张家界)人。擅长诗文联语。年方50醉酒而亡。“下邑”,国都以外所属城邑。“奉祀”,供奉祭祀。“虔修”,恭敬地修建。上联意为:在鼎足而立的三国纷争60年间,这里始终归属东吴管辖,又有吉瑞的美景天门山,但是却找不到为东吴孙氏修筑的庙宇,自然也就没有“俎豆馨香”的虔恭奉祀了。“边鄙”,边远之地。“社鼓”,旧时社日祭神所鸣奏的鼓乐。“临歧”,本为面临歧路,后亦用为赠别之辞。唐杜甫《送李校书》诗:“临歧意颇切,对酒不能吃。”下联意为:大庸距离刘备称帝的西蜀“还有近一千里”的距离,可是这里却多有“问神迎社鼓”的活动,人们也都利用交通便捷的条件到此小住,并按照汉代的官家礼仪祭拜关帝。上下联通过鲜明的对比,明确表达了作者贬“孙氏”崇关公的观点。民国吴恭亨《对联话》卷四称此联:“全首紧抱大庸立说,是为宽题走窄路,孙氏庙反跌,犹若振衣千仞岗。”

  绛灌功名,千年如生,痛袭荆陷桧,两皆未用功名,终是人国不祥,故人国即从而陨获

  江湖门户,九澧之蔽,稽拒魏擒么,独毅然遮门户,战为地方作卫,斯地方永报以馨香

  ――湖南澧县关岳庙联 田金楠

  田金楠,字东溪,民国湖南慈利人。与《对联话》作者吴恭亨友善。“绛灌”,汉绛侯周勃与颍阴侯灌婴的并称。均佐汉高祖定天下,建功封侯。“人国”,国家。《三国演义》第四十三回:“苏秦佩六国相印,张仪两次相秦,皆有匡扶人国之谋。”“陨获”,丧失志气。上联以“绛灌”并称指关岳合祀,称二人“功名”卓著,“千年如生”,痛只痛吕蒙袭荆州,秦桧陷岳飞,致使二人前功尽弃,壮志未酬,皆因为时局混乱,国家遭难,二人的失去使得元气大伤,愈加衰败。“门户”,途径;关键。“九澧”,水名。“蔽”,庇护。“稽”,查考,核实。下联结合澧县“江湖门户”的地理特点,以“九澧之蔽”代指此间所建关岳庙,追思当年关羽拒曹魏、岳飞擒杨么的史实,赞誉二人“毅然遮门户”、“为地方作卫”的功绩,也正因此,“地方”(包括此地,兼及各地)上才建庙崇祭,香火隆盛。联语中“功名”、“人国”、“门户”、“地方”均两次出现,既隐指两人合祀,又明言相同特点,颇具匠心。《对联话》卷二评曰:“作合传不难,难在紧贴澧县立论,而又以‘人国不祥’四字为失败英雄出脱,视吴作(见十四言联‘地居廉让之间’)又上一层矣。”

  不爱钱,不爱酒,不爱妇人,是个老头陀。只因眉宇间带两字英雄,耽搁了五百年入山正果

  又要忠,又要孝,又要风流,好场大冤孽。若非胞胎里有三分痴钝,险些做十八滩顺水推舟

  ――某地关帝庙联 佚名

  “头陀”,梵文意为“抖擞”,即去掉尘垢烦恼。后用以指行脚乞食的僧人。“正果”,佛教语。修道有所证悟,谓之证果。言其修行成功,学佛证得之果,与外道之盲修瞎练所得有正邪之分,故曰正果。“风流”,释意甚多,如流风余韵、风尚习俗、风格流派、杰出不凡等等。此处则用指男女私情事之意。“冤孽”,本为佛教语。指因造恶业而招致的冤报。此处指因缘。《红楼梦》第四回:“这也是前生冤孽:可巧遇见这丫头,他便一眼看上了,立意买来作妾。”这副对联集中围绕《三国演义》第二十五、二十六回的故事来写,曹操“欲乱其君臣之礼,使关公与二嫂共处一室”,然“关公乃秉烛立于户外,自夜达旦,毫无倦色”。曹操后又“送美女十人,使侍关公”,关公“尽送入内门,令服侍二嫂”。当关公得知兄长刘备的下落后,将曹公所赐“挂印封金”,护送二嫂去寻故主。这一切所作所为,令曹操“敬服”、“叹服”,赞之为“真义士”、“真丈夫”,并对属下说:“财贿不足以动其心,爵禄不足以移其志,此等人吾深敬之!”联中却将“真义士”说成了“老头陀”,称如果不是打娘胎里就带几分愚笨迟钝,早就“顺水推舟”成就了“风流”的“大冤孽”之事,也多亏了他“眉宇”之间有“英雄”之气,才“耽搁”了这难得修到的“正果”。事实上,关羽是真正修成了“正果”,其品德使人称赞,节操令人钦敬,英名让人传颂,庙祀引人莅临。联语偏偏要用嬉笑谐谑的手法写来,以致显得多了些谐趣,少了点格调。不过,清梁章钜《楹联丛话》卷三还是将此联收录,并称之为“直是委巷荒唐之语,所当亟为别裁,而俗流颇多脍炙之者,不得不附录而辩之”。所说堪称公允。

  此何地哉,溯郡分吴会,县析魏塘,久无尺寸归孙曹,唯公浩气常留,膺累代崇封,咸仰上仪侔帝制

  神来格矣,看云拥灵旗,雷轰天鼓,犹是声威震华夏,尔日海氛多恶,愿降魔伏寇,俾知中国有圣人

  ――浙江嘉善关帝庙联 江峰青

  江峰青,字湘岚,号襄楠,清江西婺源人。光绪十二年(1886)进士,累官道员、大学士。此联是作者在嘉善任知县时所写。“溯”,逆着水流的方向走。比喻往上推求或回想。“吴会”,东汉分会稽郡为吴会稽二郡,并称吴会。后亦泛称此两郡故地为吴会。《三国志?吴书?孙贲传》:“时(孙)策已平吴会二郡。”“析”,析分另立。嘉善县在嘉兴市东北部,邻接上海市及江苏省,县人民政府驻魏塘镇,明代由嘉兴析置。上联先从嘉善的地理沿革写起,妙在结合此间地名引出三国时的“吴”与“魏”,并以“久无尺寸归孙曹”与之对应,反衬关公庙祀遍天下的事实,借以颂赞关公的浩然之气常存世间,并受到历代皇帝越来越崇的封谥,人们都按照最高的礼仪来祭拜关圣。“来格”,来临,到来。《三国志?魏书?刘馥传》:“阐弘大化,以绥未宾;六合承风,远人来格。”“灵旗”,战旗。出征前必祭祷之,以求旗开得胜,故称。“天鼓”,天神所击之鼓。传说云天鼓震则有雷声。晋葛洪《抱朴子》:“雷曰天鼓,雷神曰雷公。”“声威”,名声与威望。“海氛”,借指海疆动乱的形势。“降魔伏寇”,降伏妖魔贼寇。针对关公“伏魔大帝”、“荡寇将军”等封号而言。下联写期盼尊神关公来此显圣,看“灵旗”翻飞,听“天鼓”轰鸣,“降魔伏寇”的战神声威大震,将列强入侵的“海氛多恶”荡平除尽,让世界知晓“中国有圣人”。联语融情传神,含意深远,借古喻今,颇多警示,极具号召力和感染力。

  识者观时,当西蜀未收,昭烈尚无尺土,操虽汉贼,犹是朝臣,至一十八骑走华容,势方穷促而慨释,非徒报德,只缘急大计而缓奸雄,千古有谁共白

  君子喻义,恨东吴割据,刘氏已失偏隅,权即人豪,讵应抗主,占八十一州称敌国,罪实难逃以拒婚,岂曰骄矜,明示绝强援以尊王室,寸心只有自知

  ――河南许昌关帝庙联 佚名

  “识者观时”,犹言“识时务者为俊杰”。“昭烈”,指昭烈帝刘备。“尺土”,一尺之地,极言其小。“穷促”,窘迫;困厄。“奸雄”,《三国志?魏志?武帝纪》引晋孙盛《异同杂语》曹操问许劭:“我何如人?”答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指弄权欺世、窃取高位的人。联指曹操。“共白”,一道表明。“君子喻义”,《论语?里仁》:“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指君子通晓仁义之理。“偏隅”,一方之地,一隅之地。“人豪”,人中豪杰。联指孙权。“讵”,副词,表示反诘。相当于“岂”、“难道”。“骄矜”,骄傲自负。“寸心”,指心。旧时认为心的大小在方寸之间,故名。全联站在关羽的立场上,对其与曹魏和孙吴影响最大的两件事予以剖析,把关羽在华容道“动故旧之情”义释曹操,说成是“急大计而缓奸雄”;把孙权欲以其子娶关公之女遭拒,解释为“绝强援以尊王室”。可谓是强词辩白,难以服人。因为蜀汉的“大计”就是“联吴拒魏”,关羽的释曹显然要因“报德”而丧失原则,拒婚东吴更是呈“骄矜”而破坏结盟,最终导致兵败麦城,招来杀身之祸。著名作家梁羽生在《名联谈趣》中称此联作者是清乾隆四年(1739)进士袁枚,而陆家骥所著《对联新语》予以否定,称“实为好事者盗袁之名以成者”。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