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文化 >

关庙楹联[二十四言联]大观


  浩气塞两间,尽君臣父子兄弟之伦,体用五常,千古日星河岳

  威名齐八表,备忠恕慈悲感应之理,总持三教,万年俎豆衣冠

  ――湖北当阳关陵正殿联 魏□

  “两间”,谓天地之间。指人间。“伦”,《孟子?公孙丑下》:“内则父子,外则君臣,人之大伦也。”即“人伦”,指人与人之间的道德关系。“体用”,古代哲学用以指事物的本体、本质和现象。此指体悟运用。“五常”,谓仁、义、礼、智、信。唐柳宗元《时令论下》:“谓之五常,言可以常行之也。”“日星河岳”,语出宋文天祥《正气歌》:“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上联赞关羽因竭力维护人伦纲常,遂使其浩然之气充塞于天地之间,与“日星河岳”相偕而“千古”共存。“八表”,八方之外,指极远的地方。“忠恕”,《论语?里仁》:“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儒家的一种道德规范。“忠”为尽心为人,“恕”为推己及人。“慈悲”,原为佛教语。谓给人快乐,将人从苦难中拯救出来。亦泛指慈爱与悲悯。“感应”,谓神明对人事的反应。“理”,伦理纲纪。“总持”,总地掌握。下联颂关公因悉备“感应”诸理,故令其能被“三教”一致认同并推举,威望英名自然传播各地,他也理所当然地受到千秋万代的尊崇和谒拜。作者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撰书此联,自有一定的局限性,但集引伦理纲常之言,倾吐由衷颂扬之情,兼之词句承接自然,内容因果相扣,诚属意蕴充盈,匠心可见。

  匹马可独行,仗此生凌霄浩气,会风虎云龙,别自有千年事业

  双眉常不展,悯当时满目群雄,同石牛腐鼠,哪堪登一部春秋

  ――甘肃通渭关帝庙联 李南晖

  李南晖,字仲晦,号青峰,清甘肃通渭人。雍正十三年(1735)举人,曾任威远知县。后主讲书院多年。“匹马”,一匹马。后常指独自一人。联指关羽“千里走单骑”、“单刀赴会”等豪迈之举。“仗”,依仗,凭借。“此生”,终生,一世。唐李商隐《马嵬》诗之二:“海外徒闻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会”,会合,会集。《易?乾》:“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后以“风虎云龙”比喻圣主、贤臣的遇合。上联称颂关羽一生英勇无畏,正气凛然,忠贞辅弼刘备匡扶汉室,终于创建了享誉千年的英雄事业,令人钦仰。“悯”,忧虑,忧伤。“群雄”,旧时多指据地称雄的豪强。《三国志?吴书?陆逊传》:“群雄虎争,英豪踊跃。”“同”,如同,好似。“石牛”,石质牛形之物。古人迷信,以为石牛出现象征祥瑞或预示灾变。联用预示灾变之意。“腐鼠”,典出《庄子?秋水》,后用为贱物之称。下联用“双眉常不展”形象地表现关公之“悯”,即整日心存忧患意识,立志“上报国家,下安黎庶”,将“满目群雄”视为“石牛腐鼠”,又以“哪堪登一部春秋”,表明与之泾渭分明的坚定信念。联语用典精当,借喻传情,对比强烈,爱憎分明,张弛适度,抑扬有致,读来令人扼腕感慨。

  大道久弥新,奚必伤麟叹凤,即今仰德怀仁,又见海疆崇圣学

  典型垂万古,足令慕义效忠,但愿同心继武,莫将成败论英雄

  ――台湾省日月潭文武庙联 佚名

  “大道”,《礼记?礼运》:“孔子曰:‘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指最高的治世原则,包括伦理纲常等。“弥”,更加。“奚必”,何必。“伤麟叹凤”,唐玄宗《经邹鲁祭孔子而叹之》诗:“叹凤嗟身否,伤麟怨道穷。”《公羊传?哀公十四年》:“西狩获麟,孔子曰:‘吾道穷矣。’”孔子作《春秋》,绝笔于获麟。后以“伤麟”感叹不得其时,不能施行正道。上联写文武庙中的“文圣”孔子,称其所倡“大道”不仅没有衰败,而是日“久弥新”,更可喜的是“海疆”宝岛台湾也“崇圣学”,“仰德怀仁”成为时尚,自然没有必要发“伤麟叹凤”之感慨。“典型”,具有代表性的典范。宋苏舜钦《代人上申公祝寿》诗:“天为移文象,人思奉典型。”“慕义”,倾慕仁义。汉贾谊《新书?数宁》:“苟人迹之所能及,皆乡风慕义,乐为臣子耳。”“效忠”,竭尽忠诚。汉王逸《九思?守志》:“伊我后兮不聪,焉陈诚兮效忠。”“继武”,《礼记?玉藻》:“大夫继武。”孔颖达疏:“继武者,谓两足迹相接继也。”比喻继续前人的事业。“成败”,成功与失败。世俗多以“成败”作为评论人物的标准。清沈德潜《咏史》诗:“成败论古人,陋识殊未公。”认为以“成败论人”是狭隘的见识,极不公允。下联写文武庙之“武圣”关羽,就持“不以成败论英雄”的观点,称其虽未完成蜀汉一统的大业,但其精忠仁义当为“典型”,“足令”世人仰慕效法,公开倡导“同心继武”。可谓文武二圣同赞,“大道”、“典型”共颂,既有感染力,又有号召力。

  生死证同盟,兄兄弟弟,君君臣臣,同心同德,古今来不二义气

  始终全士节,怡怡穆穆,肃肃雍雍,大仁大忠,天地间第一圣人

  ――甘肃宕昌哈达铺三义庙联 佚名

  “同盟”,本指古代诸侯国歃血为誓,缔结盟约。后泛指国与国、人与人共缔盟约。联指《三国演义》第一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中关羽同刘备、张飞拜而盟誓曰:“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自此确立了如关羽所说“我与玄德,是朋友而兄弟,兄弟而主臣者”的关系(见《三国演义》第二十六回)。上联以“无双”之意的“不二”盛赞关羽“生死”可证的“义气”。关公异姓骨肉之“义气”,同时涵盖“君臣”相与之伦理。故当代史学家吕思勉在《关岳合传》中称:“夫信义之为生于世也久矣……有能行之者,其唯三国时代之刘先主与关壮缪。”“士节”,士大夫应有的节操。“怡怡穆穆”,愉悦和睦。“肃肃雍雍”,恭敬严整。下联以“天地间第一圣人”的最高评价,颂扬关羽自始至终“大仁大忠”的“士节”。清赵翼《二十二史札记》评说关羽为“艰险不避,生死不渝者”,并感叹“其忠义之气固凛然不可得而及也”。此联明快畅达,洒脱自然,极表尊崇之义,尽抒钦敬之情。

  威名满华夏,真义士,真忠臣,若论千载神交,合与睢阳同俎豆

  戎服读春秋,亦英雄,亦儒雅,试认九霄正气,常随奎壁焕光芒

  ――河南新安汪村关帝庙联 俞樾

  “神交”,谓通过神灵而相交。亦指彼此慕名而未谋面的情谊。“睢阳”,本为地名。即今河南商丘。唐朝安史之乱时,大将张巡守睢阳,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情况下,坚守数月不屈。睢阳失守后,与部将南霁云等同遭杀害。后世称其为张睢阳。上联围绕庙中“并祀睢阳”而写,以两个“真”字,赞关羽同张巡是有心灵感应而又心意投合的“义士”和“忠臣”,同样“威名满华夏”,所以才“合与”同祀,共享隆祭。“戎服”,军装。“奎壁”,二十八宿中奎宿与壁宿的并称。旧谓二宿主文运,故常用以比喻文苑。此指关庙近处又建有文昌阁。下联结合“常随奎壁”而议,针对关羽喜读《春秋》的特点,赞扬他既有武略为“英雄”,又有文韬称“儒雅”,浩然正气直冲云霄,当与文昌共放“光芒”。民国雷□《楹联新话》卷四称此联“并写处颇能融洽,殆史公合传体也”。

  十四年沧桑梦醒,莲社全墟,纵看庙貌重新,回首盍簪如隔世

  一万里云树程远,梓乡暂寄,唯愿神灵默护,保身捧檄到归田

  ――浙江杭州万安桥关帝庙联 王□

  王□,字厚山,号简卿,清浙江杭州人。道光二十四年(1844)举人,曾任内阁中书,后去云南任地方官。“沧桑”,沧海桑田的略语,比喻世事变化很大。“莲社”,佛教净土宗最初的结社,因寺池有白莲,故称。此借用指集社。“全墟”,完全荒废。“盍簪”,《易?豫》:“勿疑,朋盍簪。”用以指士人聚会。“隔世”,相隔一世。“云树”,比喻朋友阔别远离。“梓乡”,故乡。“暂寄”,暂时寄寓。“捧檄”,为使母亲高兴而出仕之典。见《后汉书?刘平等传序》。南唐伍乔《送江少府授延陵后寄》诗:“束书西上谒明主,捧檄南归慰老亲。”“归田”,谓辞官回乡务农。联系作者所云:“余于道光二十七八年间,约同人集文字会课,每月两期,各友咸受观摩之益。自乱离窜难,官内阁十三年,蒙恩拣发滇南,给假还籍省墓,见庙尚存,里人将谋修葺。余敬献一联,抚时寄慨,益申畏神服敬之虔,以答灵庥,而惕修省。”仔细领会自可加深对联语的理解。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