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文化 >

关庙楹联[二十二言联]大观


  博厚所以载,高明所以覆,悠久所以成,可以与天地参矣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岂不诚大丈夫哉

  ――江苏如东□山关帝庙联 赵曾望

  赵曾望,字绍亭,清江苏丹徒人。同治九年(1870)举人,官至内阁中书。后乞假归里,聚徒授学。上联句见《礼记?中庸》:“博厚所以载物也,高明所以覆物也,悠久所以成物也。博厚配天,高明配地,悠久无疆。”竭力渲染“至诚”的功用广大深厚、崇高明睿、漫长久远,其神奇的作用可以同天地的功用相媲美。下联句出《孟子?滕文公下》。作者引儒学典籍中的名句集撰成联,排比递进,妙合天成,热情颂赞关羽“乃神乃圣”的高风亮节,读来气魄雄浑,意境高远,令人肃然起敬。甘肃西峰市关帝庙也有联云:“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四时合其序,智者勇者圣者欤,纵之将圣;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忠矣清矣仁矣夫,何事于仁。”上联集自《易?乾》,堪称集四书五经之大成者。

  息马仰真容,忆当年泰岱同瞻,衮冕常新,俨与岳宗南面

  卓刀留圣迹,看此地长江环抱,渊泉时出,不随浩渎东流

  ――湖北武昌卓刀泉关帝庙联 李云麟

  李云麟,字雨苍。从曾国藩参戎幕,官至布伦托海办事大臣,署伊犁将军。“泰岱”,即东岳泰山。泰山又名岱宗,故称。亦比喻敬仰的人。“衮冕”,衮衣和冕。古代帝王与上公的礼服和礼冠。此指关帝塑像之着装。“南面”,古代以坐北朝南为尊位,故帝王诸侯见群臣,或卿大夫见僚属,皆面向南而坐。泛指居至尊之位。

  清朱应镐《楹联新话》卷二录此联,曰:“盖山东兖州有息马地,相传帝尝驻马其处。庙像乃示梦于众所塑,与世间画者不同,神座后可望泰山。”李云麟少时曾遍游五岳,故上联追忆“当年”在“息马仰真容”,见“衮冕常新”而生感慨,“同瞻”意为既观瞻泰山胜景,又瞻仰关公圣像。同时又以泰山之雄伟,喻指关公形象之高大,地位之尊崇。卓刀泉因关羽“以刀卓地得泉”而名,自宋代起便为武昌胜景之一。

  “渊泉”,源泉。“浩渎”,大江。作者在下联借“圣迹”缅怀圣人,并以喷涌而出的“渊泉”没有汇入“浩渎”大江东去为喻,表明黎民百姓对关公的热爱和崇敬,即关圣形象深入人心,与世长存。此联引类设喻,舒卷自如,读来浮想联翩,备添逸兴。

  忠肝得汉主同盟,魏不敢死,吴不敢生,六旬历史三知己

  庙食与尼山并盛,作者重文,读者重武,一部春秋两圣人

  ――湖南临湘武圣庙联 吴獬

  吴獬,字凤笙,清湖南临湘人。光绪十五年(1889)进士,选江西知县。不乐仕进,乃改教职。主湖南衡山、岳麓书院40年,门生数以千计,遍及东南诸省。“忠肝”,指忠义之心。“同盟”,共结盟约。上联写关羽与“汉主”刘备结为兄弟,“誓同生死”,忠义仁勇,披肝沥胆。魏国曹操爱慕才华不愿其死,吴国孙权为夺荆州不愿其生,所以在他将近60年(亡年59岁)的生涯中,依然是刘关张三人最为“知己”。“庙食”,谓死后立庙,受人奉祀,享受祭飨。元傅若金《题张齐公祠》诗:“自古英雄须庙食,精灵何待楚辞招。”下联写关公“与尼山”孔子一样,享受隆盛的祭典和奉祀。不同的是“重文”的孔子是《春秋》的“作者”,“重武”的关公为《春秋》的“读者”。正因此,故曰“一部春秋两圣人”。联语概括恰切,叙说精要,颇具史论特色。作者还为此间戏台撰联云:“神似日行天,天行日即行,哪管孙,哪管曹,哪管江东河北;戏将人换世,世换人不换,甚么唐,甚么宋,甚么往来古今。”

  亦知吾故主尚存乎,从今后遍逐天涯,再休言万钟千驷

  曾许汝立功乃去耳,倘他日相逢歧路,岂敢忘杯酒绨袍

  ――河南许昌八里桥关帝庙联 佚名

  《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写曹操破徐州后,关羽经好友张辽劝说,以降汉不降曹的名义暂附曹操,并相约“若知皇叔所在,虽蹈水火,必往从之”。曹公为收服关羽,三日一小宴,七日一大宴,厚待有加。当关羽已知“故主”刘皇叔“尚存”人间,决计“从今后遍逐天涯”去追寻大哥刘备,曹操酌酒饯行并馈赠绨袍。后来曹操兵败赤壁,在华容道与关羽“相逢歧路”,关羽未忘当日“樽酒绨袍”之旧情,义释曹操。此联正是表述这段故事,妙在以关羽口吻写关羽心声,自叙其离曹、放曹之理由,从而突显其忠勇仁义之品德,实属匠心独具。

  清朝著名文学评论家毛宗岗修订评刻《三国演义》时,对第五十回“关云长义释曹操”一事这样评述:“怀惠者小人之情,报德者烈士之志。虽其人之大奸大恶,得罪朝廷,得罪天下,而彼能不害我,而以国士遇我,是即我之知己也。我杀我之知己,此在无义气丈夫则然,岂血性男子所肯为乎?使关公当日以公灭私恩,曰:‘吾为朝廷斩贼,吾为天下除凶。’其谁曰不宜?而公之心,以为他人杀之则义,独我杀之则不义,故宁死而有所不忍耳。”

  在《三国演义》第二十回“曹阿瞒许田打围”中,写“云长大怒,剔起卧蚕眉,睁开丹凤眼,提刀拍马便出,要斩曹操。玄德见了,慌忙摇手送目。关公见兄如此,便不敢动。”针对许田欲斩及之后的华容义释,毛宗岗又评道:“或疑关公与操,何以欲杀之许田,而不杀之于华容。曰:许田之欲杀,忠也;华容之不杀,义也。顺逆不分,不可以为忠;恩怨不明,不可以为义。如关公者,忠可干霄,义亦贯日。真千古一人!”

  清李伯言《南亭联话》卷一评曰:“唯此一联,全组织华容道中事,笔墨淋漓,有游戏三昧之妙,虽事不可稽,而联语深情婉转,跌宕非常,必名士之作也!”民国吴恭亨《对联话》卷二也称此联:“扫尽摇笔即来之颂祷语,对幅言情,厥深无底。”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