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文化 >

关庙楹联[十七言联]大观


  曰文成化,曰武止戈,守先正之传,道未坠地

  唯天普覆,唯龙潜渊,有圣人在上,海不扬波

  ――福建福州两广会馆联文武庙联 岑毓英

  岑毓英,字彦卿,号匡国,清广西西林人。道光间以诸生从军,光绪初累擢云贵总督。卒谥襄勤。其巡抚福建时,撰题此联。因庙中同祀天后和龙神,故兼及“文、武、天、龙”四家。“成化”,汉班固《西都赋》:“佐命则垂统,辅翼则成化。”指完成教化。“止戈”,“武”字从“止”从“戈”。指停止干戈,平息战事。唐吴兢《贞观政要?征伐》:“兵恶不戢,武贵止戈。”“先正”,亦作“先政”。前代的贤臣。晋陆机《辩亡论下》:“山川之险易守也,劲利之器易用也,先政之策易循也。”上联称尊崇孔子和关公,目地就在于完成教化,止息纷争,将先圣的道义坚守并予以传播。“普覆”,普遍覆盖。喻普施恩惠。《汉书?淮阳宪王刘钦传》:“天子普覆,德布于朝。”“潜渊”,潜伏深渊之中。以龙潜而寓无水患灾难。下联结合同祠的天后与龙王而写,期望竭尽全力,各显神通,惠泽百姓,恩德普施,灵佑江海,波平浪静。总之,愿祭拜之诸神施威显灵,护国佑民。福建与广东、广西均邻近海域,皆有崇祀天后的习俗。此联可谓集众神而敬之,望诸神而佑之,巧在兼而有之,妙在大而化之,实属工而巧之,自可默诵之。

  三分鼎立,揭章武以书年,紫阳纲目千秋鉴

  一人首出,秉烛明而达旦,陈寿志编万古传

  ――甘肃古浪土门关帝庙联 佚名

  “揭”,揭示,开启。“章武”,蜀汉昭烈帝刘备年号(221~223)。“书年”,将年号记入史书。上联写汉末三国鼎立,后人众说纷纭,直到世称紫阳先生的宋代理学家朱熹撰《通鉴纲目》,始以蜀汉为正统,名正言顺地载入史册,关羽的忠义大节也得以千秋明鉴。“首出”,杰出。“秉烛”,谓持烛以照明。《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写在馆驿歇息时,曹操“欲乱其君臣之礼,使关公与二嫂共处一室。关公乃秉烛立于户外,自夜达旦,毫无倦色。操见公如此,愈加敬服。”“陈寿”,西晋史学家。晋灭吴后,他集合三国时官私著作,写成《三国志》,书以三国并列,亦属创例。下联赞关公的高风亮节堪称天下无双,这些都因陈寿将其纳入所编纂的《三国志》内而得以万古流传。

  夫子孰能当,孺妇知名,继文宣于千秋之后

  精忠庸有几,馨香终古,唯武穆可一龛而居

  ――天津关帝庙联 佚名

  “孰”,疑问代词,谁。“孺妇知名”,即“妇孺皆知”,指妇女和儿童全都知道。“庸”,副词。大概;或许。“终古”,久远。《楚辞?离骚》:“怀朕情而不发兮,余焉能忍而与此终古。”朱熹集注:“终古者,古之所终,谓来日之无穷也。”“龛”,供奉神佛或神主的石室。此指庙祠。联意为:谁还有资格被钦仰尊崇为“夫子”,只有妇孺皆知的关公才名正言顺,他是继孔子之后的又一圣人,千秋万代享有盛誉;像关羽这样“精忠”的还有哪些人,永远为后世怀念并虔诚拜祭的,只有南宋抗金名将岳飞可以与关公“一龛而居”。值得一提的是,在浙江杭州西湖岳王祠的楹联中,也有称岳飞“治春秋比壮缪侯(指关公)”、“百世清风关岳并”等语。

  赫濯震天山,通万里车书,何处是张营岳垒

  阴灵森秘殿,饱千秋冰雪,此中有汉石唐碑

  ――新疆天山关帝庙联 徐松

  徐松,字星伯,清顺天大兴(今属北京)人。嘉庆十年(1805)进士,官编修,因事被贬谪伊犁。后历官礼部主事、榆林知府、湖南学政、内阁中书等。“赫濯”,威严显赫。“车书”,《礼记?中庸》:“今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谓车乘的轨辙相同,书牍的文字相同,表示文物制度划一,天下一统。上联专写天山之关帝庙,不仅赞其形貌“赫濯”,并指明虽与内地相隔“万里”,但依然“车书”相通,置身此间,当发思古之幽情,免不了要探寻汉代张骞出使西域所设之“营”,以及清初岳钟琪平叛所筑之“垒”。“阴灵”,旧时迷信谓人死后的魂灵。“森”,幽深。“秘殿”,充满奥秘之殿宇。唐李华《含元殿赋》:“其后则深闺秘殿,曼宇疏楹。”下联由关帝庙“阴灵森秘殿”的实际写起,符合此间“饱千秋冰雪”的特点,结句称这里有“汉石唐碑”(似指《汉敦煌太守裴岑纪功碑》及《唐左屯卫将军姜行本纪功碑》),借以证明其历史之悠久。此联紧紧围绕关帝庙建在天山的特点,一写统一的祖国疆域之辽阔,一写壮丽的山川历史之悠久,这正是作者推崇关羽忠义仁勇精神的自然流露与巧妙抒发,使瞻仰者心逸思飞,顿开襟怀。

  桃园继首阳,或异姓,或同胞,千古难为兄弟

  将军与丞相,一托孤,一寄命,万世知有君臣

  ――台湾省台南市祀典武庙联 佚名

  祀典武庙俗称大关帝庙,建于清康熙年间。“首阳”,山名,在山西永济市南。相传为伯夷、叔齐兄弟耻食周粟饿死之地。夷齐庙有联云:“兄让弟,弟让兄,父命天伦千古重;圣称贤,贤称圣,顽廉懦立百世师。”“难为兄弟”,东汉陈元方、陈季方的儿子为堂兄弟,各论其父功德,争之不能决,遂去问祖父陈□。祖父说:“元方难为兄,季方难为弟。”后用“难兄难弟”指兄弟才德俱佳,难分高下(见《世说新语》)。上联赞誉刘备、关羽和张飞“桃园”结义的“兄弟”之情,称他们“继首阳”而为人称颂,虽为“异姓”,却似“同胞”,雄才大德,名垂千古。“丞相”,指诸葛亮。《论语?泰伯》:“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下联颂扬关羽、诸葛亮与刘备之间的“君臣”之义,称他们是可以托附重任之人,堪称万世之典范。此联突出关羽重情与讲义,并兼及张飞、诸葛亮等人,构思巧妙,妙合贴切,切挚蕴意,意趣盎然。

  鼎立定中原,惜汉祚天移,未与生平完事业

  馨香崇古邺,问曹瞒地下,更从何处避英灵

  ――河南安阳关帝庙联 佚名

  “汉祚”,指汉朝的皇位和国统。《三国演义》第六十九回有诗云:“谁知汉祚相将尽,恨满心胸丧九泉。”“古邺”,古都邑名。建安十八年(213)曹操为魏王,定都于此。曹丕代汉,定都洛阳,邺仍为五都之一。旧址现今部分属河北临漳,部分属河南安阳。“避英灵”之说见《三国演义》第七十五回,曹操得知于禁被擒,庞德被斩,聚文武曰:“孤欲迁都以避之。”联意为:三国鼎立曹魏占有中原,痛惜汉室正统移往别处,致使关羽终生未能完成匡扶大业;这里虽然曾是曹魏定都之地,但是享有虔诚拜祭的却是关公的英灵。试问九泉之下的曹操,如今是否还想避让而迁徙呢?

  赤面秉赤心,骑赤兔追风,驰驱时无忘赤帝

  青灯观青史,仗青龙偃月,隐微处不愧青天

  ――湖北当阳玉泉山显烈祠联 佚名

  此联见《三国演义》第七十七回,小说写关羽死后被封为神,常于玉泉山显圣护民。乡人感其德,特于山顶建庙,四时致祭。庙中悬挂此联。“赤帝”,旧谓汉以火德王,火赤色,因神化刘邦斩蛇故事,称汉高祖刘邦为“赤帝子”。上联赞脸色发红的“赤面”关羽,怀有一颗忠贞的“赤心”,骑着赤兔追风骏马,牢记自己是汉朝武将,为光复振兴汉室纵横驰骋,骁勇征战。“青灯”,光线青荧的油灯。宋陆游《秋夜读书》诗:“白发无情侵老境,青灯有味似儿时。”“青史”,古代以竹简记事,故称史籍为“青史”。宋苏轼《题永叔会老堂》诗:“嘉谋定国垂青史,盛世传家有素风。”下联称关羽在灯下拜读《春秋》典籍,用以修身励志,并依仗手中青龙偃月刀屡立战功,即使在心灵隐秘之处,也没有丝毫对不住苍天的地方。此联紧密结合关羽外貌、坐骑、兵器,以及爱好与品德诸方面的特点,予以评价和颂赞,尤以巧用复辞,“赤”、“青”二字四出,因人串事,剪裁精当,对仗工巧,读来令人追思关羽生平,真如亲睹关帝的雄姿,意境壮美,格外生动。在国内不少关帝庙中均可见到这副佳联,就连建在非洲马达加斯加华侨会馆的关帝庙也选用了此联。

  与帝胄作股肱,蜀统常尊,一片忠贞留汉印

  为人臣诛僭乱,曹瞒虽诈,千秋肝胆照秦台

  ――浙江杭州关帝庙联 佚名

  “帝胄”,皇族。“股肱”,大腿与胳膊。比喻左右辅佐之臣。《三国演义》第二十二回陈琳所写《讨曹檄文》中有句云:“圣朝无一介之辅,股肱无折冲之势。”“蜀统常尊”,指蜀汉为正统而应受到肯定和尊重。《三国演义》第十一回陶潜对刘备说:“今天下扰乱,王纲不振,公乃汉室宗亲,正宜力扶社稷。”所言即是此意。“人臣”,臣子。“僭乱”,越礼逾制,犯上作乱。“秦台”,犹秦镜。传说秦始皇有一方镜,能照见人心的善恶。联意为:关公作为皇叔刘备的辅佐大臣,竭力维护蜀汉的正统,其忠贞仁义有“汉印”可鉴;大汉臣子岂能允许奸贼忤逆篡位,尽管曹操诡谲狡诈,但在秦镜面前原形毕露,唯有关公的忠肝义胆,被世人千秋颂赞。

  史官拟议曰矜,误矣!视吴魏诸人,原如无物

  后世尊崇为帝,敢乎?论春秋大义,还是汉臣

  ――浙江杭州金沙港关帝庙联 佚名

  清梁章钜《楹联丛话》卷三载:“有传关帝乩笔一联。”即指此联。“乩”是旧时迷信者求神降示的一种方法。“乩笔”指扶乩中假托神灵书写的字迹。此联因用关羽的口吻写出,故传为“关帝乩笔”。

  “矜”,自恃,骄傲。史官陈寿在《三国志》中曾评关羽“刚而自矜”,《三国演义》第七十八回写关羽被害后,诸葛亮也说:“关公平日刚而自矜,故今日有此祸。”关羽的致命弱点就是“刚而自矜”,“此联为帝辩‘矜’字,其意甚善。然‘视如无物’云云,似仍不脱‘矜’字”。倒是下联“以示谦冲”,表明关羽对被“后世尊崇为帝”并无多大兴趣,看重的还是执《春秋》大义的蜀汉忠臣这一名分。

  梁章钜并不相信“关帝乩笔”之说,指明“此才人之笔,托名于降乩者也”。有指“才人”为清代王荦的,但联作与此略有不同。“误”易作“谬”,“如无物”变成“同孺子”,“还”改为“终”。

  对“史官拟议”关羽之“矜”,有的联语也婉转地表示了认同。例如,湖南长沙广福庵关帝神座之联,原句为:“平生为昭烈帝誓殄国仇,虽傲矜亦义勇所在;今日与文宣王抗衡庙食,是豪杰可圣贤之征”。

  三山今在人间,神之来兮,弱水千寻迎节杖

  五月每逢诞日,民有过者,清泉一掬荐蒲花

  ――日本函馆关帝庙联 张謇

  此联是作者应邀赴日本考察时特意撰写的。“三山”,传说中的海上三神山。即方丈、蓬莱、瀛洲。“弱水”,古代神话传说中称险恶难渡的河海。“千寻”,古以八尺为一寻。千寻形容极高或极长。“节杖”,符节仪仗。

  上联将日本函馆喻为海上仙境,称其尽管与中国有“弱水千寻”阻隔,但依然挡不住被尊奉为“神”的关公到来,并受到隆重的礼遇。“诞日”,出生之日。相传农历五月十三日为关羽诞辰(此为明世宗嘉靖皇帝为关公钦定的生日。现今以六月二十四日为其诞辰,而将五月十三称为“关公磨刀日”)。

  下联写此间民众每逢关帝的生日这天,都会按当地的礼节前来拜祭。联语充分证明了关公文化在异国的影响,值得一读。

  明袁中道《五月十三日玉泉道中》诗:“千山万山雨忽至,大珠小珠沸溪里。此是关公洗刀雨,沾身也带英雄气。”湖北当阳关陵也有提及“五月十三”之联,句为:“东拒孙吴,西定巴蜀,南镇荆襄,北吞曹魏,普天率土,只想那两朝八百;情怜兄弟,义重君臣,生全忠节,死显威灵,众姓皆知,共庆这五月十三。”

  红面关,黑面张,白面子龙,面面护着刘先主

  奸心曹,阴心瑜,贼心董卓,心心夺取汉江山

  ――湖北石首三义庙联 佚名

  “子龙”,即蜀汉五虎上将之一的赵云,字子龙。较之关羽、张飞,其面白净。《三国演义》第四十一回有诗赞道:“血染征袍透甲红,当阳谁敢与争锋?古来冲阵扶危主,只有常山赵子龙。”“瑜”,指东吴大都督周瑜。所云“阴心”是按《三国演义》故事加以评议,称他屡次设计加害刘备和诸葛亮。但均被诸葛亮识破而未得逞,最终导致自己被活活气死。胡适在《三国志演义》序中,对“把一个风流儒雅的周郎写成一个妒忌阴险的小人”表示不满,称这是“很浅薄的描写”。上联颂扬关羽、张飞、赵云辅佐刘备匡扶汉室的英雄气概。下联斥责曹操、周瑜、董卓潜怀废立妄图篡权的险恶用心。联语以五“面”对五“心”,“面”的体表三色“红、黑、白”,对“心”的内情三态“奸、阴、贼”,形象鲜明,对比强烈,铸意融情,爱憎分明。

  汉封侯,晋封王,有明封帝,圣天子可谓厚矣

  内有奸,外有敌,中原有贼,大将军何以待之

  ――北京正阳门关帝庙联 邢某

  据清梁章钜《楹联丛话》卷一载,明“崇祯间,有卜者邢姓,设肆庙前。甲申(1644)三月初旬,卜者书联于庙门”。按此语乃明左光斗弹劾权宦魏忠贤时所写。用作联语,意思是历代皇帝不断升级晋封,对关羽“可谓厚矣”。如今内有奸臣,外有强敌,中原还有反贼(指农民起义军)作乱,天下极不太平,请问关“大将军”将如何对待。“是昔梦入前殿,见关帝坐帐中,告以明运以尽,天命有归。”邢某“明日遂缢于庭树”。联语堪称邢某的绝笔,以“大将军”尚且无可奈何的感叹,表达了对时局的忧虑及对未来的绝望。联语庄谐结合,别具一格,有如对“大将军”的“将军”,也可以说是对关帝神灵庇佑提出的怀疑,读来令人深思。

  匹马单枪出许昌,大丈夫直视中原无名将

  备酒赠袍饯灞陵,真奸雄岂知后世有贤声

  ――河南许昌关帝庙联 佚名

  许昌是三国时曹魏的帝都,有较多的三国文化遗迹,灞陵桥即为其中之一。关羽挂印封金去寻兄长刘备,曹操追至此桥赶来送别,赠送锦袍一领。关羽唯恐有诈,用刀尖挑锦袍披于身上,然后称谢。桥旁原有明末名将左良玉题写的“汉关帝挑袍处”石碑。今扩建为灞陵桥景区,内有关帝庙。元郝经《重建庙记》诗:“跃马斩将万众中,侯印赐金还自封。横刀辞书去曹公,千古凛凛国士风。”所言“国士”,即联中之“大丈夫”也。联语上句所写即《三国演义》第二十六回与第二十七回中“关云长挂印封金”和“美髯公千里走单骑”的故事,结句则是对此故事的评述。因关羽杀颜良,诛文丑,又过五关斩六将,堪称“大丈夫”,“直视中原无名将”。曹操尽管被称做“真奸雄”,但灞陵桥与关羽饯别之举,还是被世人称道的。

  灞桥自古有行人,问谁策马而驰,传名不朽;

  曹魏于今无寸土,赖此绨袍之赠,遗像犹存。

  ――河南许昌关帝庙联 佚名

  “遗像”,灞陵桥旧有“关羽辞曹”的石刻图。灞桥原名八里桥,因距当时的许州城八里而得名。旧有诗云:“野水四堤浸柳条,道边残碣记前朝。长髯勒马横刀处,万古英风八里桥。”描写的正是关羽灞桥别曹的英姿雄风。

  此联与上联相似,称从灞桥上走过的行人难以计数,但只有“千里走单骑”的关公,因其仁义忠贞而“传名不朽”。同样,曹公也“赖此绨袍之赠”,得以“遗像犹存”。

  “绨袍”,战国时魏人范□先事魏中大夫须贾,遭其毁谤,笞辱几死。后逃秦改名张禄,仕秦为相,权势显赫。魏闻秦将东伐,命须贾使秦,范□乔装,敝衣往见。须贾不知,怜其寒而赠一绨袍。迨后知范□即秦相张禄,乃惶恐请罪。范□以须贾尚有赠袍念旧之情,终宽释之。

  参见《史记?范蔡泽列传》。后多用为眷恋故旧之典。

  在重视历史文化、拓宽旅游市场、促使经济繁荣的今天,许昌市有关部门将昔日的许州府衙,扩建改造成曹丞相府,府前魏武帝广场上,耸立着高6.95米的大理石曹操雕像一尊,这是目前全国最为高大的曹操雕像。比之当年的“遗像”,自然风光气派多了。

  溯奔流直接荆州,试看吴魏山河,空留片土;

  感旷世幸同梓里,愿与家乡父老,共拜灵旗。

  ――湖北汉口山陕会馆关圣殿联 佚名

  “溯”,逆着水流的方向走。“奔流”,流淌急速。此指长江。“旷世”,经历很长久的时间。犹言举世无双。《后汉书?蔡邕传》:“伯喈旷世异才,多识汉事,当续成后史,为一代大典。”“梓里”,故乡的代称。五代翁承赞《奉使封闽王归京洛》诗:“此去愿言归梓里,预凭魂梦展维桑。”“灵旗”,本指战旗。出征前必祭祷之,以求旗开得胜,故称。此指神灵之旗。清谭嗣同《桃花夫人庙神弦曲》之一:“帝子灵旗千里遥,渚宫玉露萍花泣。”联意为:逆流而上可直接到达关羽当年镇守过的荆州,试看孙吴曹魏昔日的山河空留着一片土地,并无什么纪念他们的建筑;令人感慨的是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故里更因关公的威名而感到荣幸,愿我们这些外出经商者,与家乡父老共同参拜关圣这面神灵之旗。

  别开图画五千年,奉将汉寿亭侯,浮居海国

  载得明珠十万斛,采遍秦时书籍,归献天家

  ――日本东京广东会馆关帝庙联 佚名

  昔日海外华侨以广东人居最,故在一些国外的名城商埠多建有广东会馆,馆内又多祀关帝,故有此联。“别开”,开创新的形式或风格。“图画”,本指用线条或色彩构成的形象。比喻壮丽的河山。宋苏轼《郁孤台》诗:“入境见图画,郁孤如旧游。”此处喻指美好的祖国。“五千年”,泛指历史悠久。“奉将”,敬辞。犹奉请行祀。“汉寿亭侯”,关羽最初的封号。“浮居”,居处不固定。此指浮游海上,后居于别处。“海国”,临海之国或海外之国。此指日本。上联以祖国有“五千年”文明史而感到自豪,并指明“汉寿亭侯”关公正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杰出代表,所以尽管在异国建馆,也不忘虔诚地将其供奉。

  “明珠”,光洁晶莹的珍珠。喻指宝物。“斛”,古代计量单位,十斗为一斛。“十万斛”,极言丰盛众多。“天家”,对天子的称谓。汉蔡邕《独断》:“天家,百官小吏之所称。天子无外,以天下为家,故称天家。”下联用秦始皇二十八年(前219)徐福入海求仙的传说(日本文献中颇多有关徐福的记载,并尊之为司农耕、医药之神),借以说明中日两国交往历史悠久,又以“归献天家”表明海外侨胞的爱国之情,诚如关公忠于蜀汉那样坚定不移。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