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文化 >

关庙楹联[十六言联]大观


  乃圣乃神,乃武乃文,扶四百载承尧之运

  自西自东,自南自北,如七十子服孔之心

  ――北京正阳门关帝庙联 赵翼

  赵翼,字云崧,号瓯北,清江苏武进人。乾隆二十六年(1761)探花,官至贵西兵备道,后辞官家居,主讲书院。“承尧之运”,秉受圣帝之运命。“尧”是传说中古帝陶唐氏之号。后亦借指贤明能干的君主或圣人。上联起首八字出自《尚书?大禹谟》,赞颂关羽文武双全,有如神圣,立志实现承继高祖建汉至今已“四百载”的匡扶大业。下联的结句出自《孟子?公孙丑上》:“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旧以“七十二贤”称孔子门下才德出众的学生,言“七十”举其成数。指出关圣像孔门弟子尊师那样,令东西南北普天下之人心悦诚服与钦仰崇敬。作者在所著《二十二史札记》中这样评价关羽:“汉以后称勇者必推关张……不唯同时人望而畏之,身后数百年,亦无人不敬惊之;威声所垂,至今不朽,天生神勇固不虚也。”又在《陔余丛考》中说:“今且南极岭表,北极寒垣,凡儿童妇女,无有不震其威灵者,香火之盛,将与天地同不朽。”

  铜驼五百年,俎豆弓兵,英雄不离神仙劫

  铁桥三万里,河山风雨,鼙鼓犹思将帅功

  ――贵州安龙关帝庙联 勒保

  勒保,字宜轩,费莫氏。清朝乾隆年间充军机章京,官至武英殿大学士,充军机大臣。谥文襄。“铜驼”,本指铜铸骆驼,多置于宫门寝殿之前。联用以指西汉建立至蜀汉灭亡近500年期间的变故。“劫”,劫数。原为佛教语,指极漫长的时间。后亦指厄运,灾难,大限。上联称关公竭尽全力匡扶汉室,但难以改变上天安排的命运,不过最终还是因其忠义仁勇而受人尊奉,永享祭祀。“鼙鼓”,古代军中所用之鼓。《六韬?兵征》:“金铎之声扬以清,鼙鼓之声宛似鸣。”下联以“铁桥三万里”泛指地域辽阔,又用“河山风雨”隐指危难和恶劣的处境,表达了对关公的深切思念和由衷钦敬。结合作者当时正督师贵州的实际,不难看出,此联言为心声,期盼神灵庇佑,避“劫”而建“功”。

  越境尚留名,况当时斫地遗泉,源流万古

  超凡能入圣,宜后世输金造像,庙庆重新

  ――湖北武昌卓刀泉关帝庙联 佚名

  “越境”,越过省境和国境。《孙子兵法?九地篇》:“去国越境而师者,绝地也。”联中泛指中国南方诸地。“斫地遗泉”,相传关公在湖北武昌用刀斫地而得泉,后称“卓刀泉”。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于洪武五年(1372)将其第六子朱桢分封到武昌为王。朱桢一到封地,就为“卓刀泉”添筑保护性的石台,并修建关帝庙以供瞻仰祭祀。武昌崇祀关公之风由此盛行。清伍肇岑《游卓刀泉》诗:“更试卓刀泉一勺,风生两腋兴增狂。”上联即以“卓刀泉”清泉涌溢、源源不绝为喻,赞誉关公英名常在,万古流芳。“超凡”,超出凡俗。“入圣”,谓达到高超玄妙的境界。唐吕岩《七言》诗:“举世若能知所寓,超凡入圣弗为难。”“输金”,献纳捐赠。下联以后人慷慨捐钱为关公建庙塑像为例,说明世人对其“超凡入圣”英雄形象的肃然起敬。

  公威震华夏,千年鹅洞,聊捧金樽当采藻

  人喜际春秋,五月江城,且听玉笛吹落梅

  ――甘肃庆阳鹅池洞关帝庙联 佚名

  “金樽”,酒樽的美称。“采藻”,采集辞藻。《三国志?蜀书?秦宓传》:“君子懿文德,采藻其何伤。”上联以“鹅洞”实指庙之所建之地,又用“千年”概指时间久远,称自古以来人们常借饮酒赋诗,颂扬关公“威震华夏”的名望与功业。唐李白《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诗有“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句。下联借“春秋”时令而巧用李白之诗,由听觉诉诸视觉,又由视觉唤醒直觉,有力地渲染了对喜读《春秋》的关公的深切思念。联语特别选用“五月江城”之句,皆因为农历五月许多关帝庙都有庙会活动。清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每至五月,自十一日起,开庙三日,梨园献戏,岁以为常。”此联以语近情遥、含吐不露见长,既显飘逸文辞,又闻弦外之音,余韵萦绕,回味无穷。

  伟烈壮古今,浩气丹心,汉代一时真君子

  至诚参天地,英文雄武,晋国千秋大丈夫

  ――山东聊城山陕会馆关圣殿联 佚名

  “伟烈”,威武显赫,功名卓著。“至诚”,极其真挚忠诚。《礼记?中庸》:“唯天下至诚,为能经纶天下之大经,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当代史学家吕思勉在《关岳合传》中这样写道:“古之猛将多矣,然其威名远播,未有若关壮缪者。”《三国演义》第二十七回写曹操赞关羽为“真丈夫”,并坦言“吾深敬之”。《三国演义》第六十六回又议论说:“用武则先威,用文则先德。威德相济,而后王业成。”这可视做“英文雄武”的释语。此联即围绕“真君子”、“大丈夫”而颂关公。联意为:关羽的伟业丰功震撼古今,其浩然正气与忠心赤胆,充分证明他是汉代真正道德高尚的君子;关公忠贞至诚的精神感天动地,他不仅是具有文韬武略的英雄豪杰,还是三晋大地上诞生的千古传颂的伟大人物。

  忠义景桃园,亘古馨香,又恰是孙吴旧治

  敬恭联梓里,即今燕聚,且毋忘汾渭遗风

  ――湖北汉口山陕会馆关圣殿联 佚名

  “景”,光明。“亘古”,终古,整个古代。“旧治”,旧时王都或地方官署所在地。此指汉口在三国时属“孙吴”管辖。“敬恭”,犹恭敬。《诗经?小雅?小弁》:“维桑与梓,必恭敬止。”是说家乡的桑树与梓树是父母种的,对它要表示敬意。后以“桑梓”、“梓里”借指故乡。“燕聚”,宴饮聚会。“汾渭”,汾河与渭水。借指山西与陕西两地。此间《重修会馆关圣帝君正殿记》云:“我山陕两省建立会馆于汉之皋,为神灵所凭依,亦商贾之聚集。”联意为:关羽的忠义节操使桃园也因结义之佳话而大放异彩,英雄美名万古流芳,即便会馆设在当年孙吴的治所,也难掩其声誉;恭敬地联谊故乡亲友,尽情地在一起欢聚宴饮,千万不可忘记山陕两地好的传统风尚。

  蒲坂显神灵,荡寇伏魔,本大义以存一统

  汉皋崇庙貌,裕商护国,荐馨香永祀千秋

  ――湖北汉口山陕会馆关圣殿联 佚名

  “蒲坂”,地名,在山西永济市西南蒲州镇。此处指关公故里。上联写关羽家乡百姓对他的颂赞,英雄为求正统而匡扶汉室,荡除贼寇,降伏妖魔,驰骋疆场,功勋卓著,神威永在,英灵尽显。“汉皋”,汉口的别称。“裕商护国”,使商贾富裕,国家安全。此间有“护国扶商”、“富国裕民”等匾额。下联写会馆所在地汉口因尊崇关公亦建圣殿,为的是愿其能护佑国家,同时又致富商贾。为此,关圣将永享祭祀,万古流芳。《三国志?蜀书?关羽传》:“先主收江南诸郡,乃封拜元勋,以羽为襄阳太守、荡寇将军。”清圣祖康熙封关羽为“伏魔大帝”,高宗乾隆也有御赐匾额云“忠义伏魔”。联语是将关公作为武圣与财神一并颂赞的,极其符合商贾建立会馆、供祭关公的意旨。

  麟经炳千秋,浩气弥纶江汉,仕商钦宝训鹤楼高百尺,名区辉映秦晋,桑梓肃明□

  ――湖北汉口山陕会馆春秋楼联 佚名

  “弥纶”,统摄;笼盖。《易?系辞上》:“《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仕商”,为官与经商。“宝训”,本指皇帝的言论诏谕。引申为宝贵的格言。世间有假托关公名义的《觉世经》、《明圣经》等传世,实为劝人忠信行善的“教化书”。“名区”,名胜景区;有名之地。“桑梓”,《诗经?小雅?小弁》:“维桑与梓,必恭敬之。”是说家乡的桑树和梓树是父母栽种的,应该对它表示敬意。后用以借指故乡。楼内就有“恭敬桑梓”、“桑梓被泽”等匾额。“明”,明洁诚敬的献享。联意为:儒学经典《春秋》震古烁今,浩然正气笼盖在江汉之上,置身春秋楼,仕商皆拜谒,钦仰武圣人,宝训铭心中;此间黄鹤楼耸天峭地,瑰丽名胜辉映着秦晋两省,异地建会馆,犹如在家乡,肃然生敬意,祭祀表虔诚。

  素志托麟编,纬武经文,独为当时伸大义

  丹心依蜀汉,孤忠伟节,洵堪万世奉明□

  ――湖北汉口山陕会馆春秋楼联 佚名

  “素志”,平素的志愿。清唐孙华《诸葛武侯祠》诗:“三分非素志,八阵渐成功。”关羽一生喜读又称“麟经”的《春秋》,多有感悟。遂以“声禁重,色禁重,衣禁重,香禁重,味禁重,室禁重”定为人生准则,治家格言。“纬武经文”,谓运用文才武略以治理国家。《周书?文帝纪论》:“非夫雄略冠时,英姿不世,天与神援,纬武经文者,孰能与于此乎。”“孤忠”,忠贞自持,不求人体察的节操。“伟节”,高尚的节操。“洵”,诚然,实在。联意为:关公平素的志向来自《春秋》,使之既有文韬,又有武略,论仁勇大义当年首屈一指;关公赤诚的丹心力扶蜀汉,正是孤忠坚贞,伟节高尚,诚当享有万世虔恭的祭祀。

  大义振纲常,自天子达于庶人,无敢戏怠

  精忠贯日月,由中国施及蛮貊,莫不尊亲

  ――甘肃陇西县署关帝像联 佚名

  “庶人”,平民,百姓。“戏怠”,逸乐怠惰。《书?盘庚下》:“无戏怠,懋建大命。”“中国”,上古时代,我国华夏族建国于黄河流域一带,以为居天下之中,故称中国,而把周围其他地区称为四方。后泛指中原地区。“蛮貊”,古代称南方和北方落后部族。亦泛指四方落后部族。

  “莫不尊亲”,语出《礼记?中庸》:“唯天下之至圣,为能聪明睿知足以有灵也……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郑玄注:“尊亲,尊而亲之。”孔颖达疏:“此节更申明夫子蕴蓄圣德,俟时而出,日月所照之处,无不尊仰。”

  联意为:关公的凛然大义使礼教道德得以树立,自天子皇帝及黎民百姓,一道遵从而不敢戏侮懈怠;关公的精诚忠贞让红日明月感到荣光,从中原大地到四面八方,皆都建庙而虔诚祭祀崇仰。

  载酒到堂中,有东坡伴读春秋,恕同文武

  乘风来日下,见南海升腾雾霭,云护仁天

  ――海南儋州中和镇关帝庙联 常江

  常江,本名成其昌,满族,吉林省吉林市人。中国地质大学教授,中国楹联学会创始人之一,并任首届秘书长。现为名誉会长。

  “载酒”,北宋文学家苏轼(字东坡)谪居儋州时,与知军张中载酒访黎子云。后人建“载酒堂”以为纪念。有联云:“高人庭院故依然,何时载酒寻诗,重约田家笠屐;学士文章今见否,此地标奇览胜,请看大海风涛。”因关帝庙与载酒堂相邻,故上联称关羽同苏轼可开怀饮美酒,相伴读《春秋》。“恕”,推己及人,仁爱待物。“恕同文武”原本指关公和孔子。苏轼是著名的文豪,与武将关羽称“恕同文武”亦名副其实。

  “日下”,指京都。古代以帝王比日,因以皇帝所在地为“日下”。“雾霭”,雾气。“仁天”,仁义之天。下联针对关帝庙工作人员专程赴京约请作者撰联而写,又借关帝庙所在之处的自然现象和气候特点,引出“云护仁天”,意与关帝庙中常见匾额“义薄云天”相同。

  “南海”对“东坡”,妙不可言。“恕同文武”、“云护仁天”均为点睛之笔。此联将此间的景致写活,同时又将相关的人物巧妙结合,既有情趣,又有神韵,读来兴味盎然。

  刚大塞乎两间,气以伸而神,德以盛而圣

  典谟同有千古,日在天之上,心在人之中

  ――河南社旗山陕会馆大拜殿联 佚名

  大拜殿为会馆的主体建筑,由大殿和拜殿两部分组成。“刚大”,即《孟子?公孙丑上》中所说“至大至刚”的“浩然之气”。“两间”,指天地之间。亦指人间。“伸”,扩展;扩大。“气以伸”即指“浩气”。“盛”,丰盛;盛大。“德以盛”即指“盛德”。“而神”、“而圣”即“乃神乃圣”。

  “典谟”,《尚书》中《尧典》、《舜典》和《大禹谟》、《皋陶谟》等篇的并称。《书序》:“典谟训诰誓命之文凡百篇,所以恢弘至道,示人主以轨范也。”后用以指经典,法言。清嘉庆本《关帝圣迹图志全集》中收有《关公又致曹书》:“窃以日在天之上,心在人之内。日在天上,普照万物;心在人内,以表丹诚。丹诚者,信义也。”

  联意为:关羽至大至刚的浩然正气,充塞于天地之间。他以凛然正气和高尚品德,被后世奉为神明,尊为圣贤;关圣遵循古代千古不变的经典,所以他也千古流芳,如红日在高空照耀,永远活在世人心中。

  去也明,来也明,寄曹宿债处,浊水之清莲

  仰不愧,俯不怍,扶汉孤忠御,碧天之红日

  ――韩国首尔关王庙联 佚名

  “寄曹”,指刘备兵败后,关公以“降汉不降曹”暂住曹操处。“宿债”,佛教指前世所欠的债。亦指旧债。联指关羽“寄曹”期间曹操对关羽的赏赐与厚待。《三国演义》第二十六回写关羽得知兄长刘备下落,决计前去寻找前说:“人生天地间,无终始者,非君子也。吾来时明白,去时不可不明白。”遂有了“挂印封金”、留书辞别之举措。接下来一回中写曹操得知关羽离去后,说:“不忘故主,来去明白,真丈夫也。”联语借此将关公喻为“浊水之清莲”。宋周敦颐《爱莲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

  《孟子?尽心上》:“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意思是仰头无愧于天,俯首无惭于人。这是孟子提倡的“君子三乐”之一。“孤忠”,忠贞自持。下联赞关公忠贞“扶汉”,问心无愧,有如“碧天之红日”,光芒四射,温暖人间。此联情文兼至,浑然一体,生动隽永,气韵清奇,诚为佳作。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