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文化 >

关庙楹联[十五言联]大观


  汉室在心,汉水在目,唯尔有神光大汉

  江南者吴,江北者魏,何人雪涕对晴江

  ――湖北汉口关帝庙联 夏力俊

  夏力俊,生平不详。“光”,恢复;收复。此指匡扶汉室正统,使之得以传承。“雪涕”,晶莹泪珠。亦指擦拭眼泪。《北齐书?神武帝纪上》:“神武亲送之郊,雪涕执别,人皆号恸。”“晴江”,即长江。因江畔有晴川阁而名。为汉口的关帝庙撰写联语,特意用三对“汉”、“江”二字,以“汉”联系“汉室”与“大汉”,盛赞关公为之竭力光复的功业。又用“江”划出南之孙“吴”与北之曹“魏”,表明关羽魏征吴的历程,而“雪涕晴江”之语,正是对其壮志未酬的惋惜与哀痛。联语扣合巧妙,对仗工稳,概括凝练,充满深情。湖北汉口山陕会馆关圣殿也有十五言联,一曰:“至大至刚,悉本至情,青史流芳唯翼汉;称王称帝,何如称圣,丹心不易岂降曹。”二曰:“大义据春秋,伐魏征吴,威德当年丕著;精忠昭日月,称王颂帝,蒸尝亘古长钦。”

  其智如神,其仁如天,巍巍然孰与为匹

  唯皇至尊,唯灵至大,荡荡乎民无能名

  ――甘肃宕昌哈达铺关帝庙联 佚名

  《论语?子罕》:“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知”同“智”。智、仁、勇是孔子所提倡的三种美德。《论语?泰伯》:“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朱熹集注:“巍巍,高大之貌;荡荡,广远之称也。言物之高大,莫有过于天者,而独尧之德能与之准。故其德之广远,亦如天之不可以言语形容也。”此联即用《论语》中孔子称颂三皇五帝之一尧的句意,盛赞关羽智勇超神,仁德胜天,名位至高,威灵极远。总而言之,关羽的道德崇高,恩泽博大,不仅没有人能够同他相比,同时人们再也想不出该如何去颂赞他的词语。以“文圣”之语而颂“武圣”之德,珠联璧合,堪称绝妙。

  惠陵烟雨,涿郡风雷,在昔埙□兴一旅

  魏国山河,吴宫花草,于今蛮触笑三分

  ――甘肃文县关帝庙联 吴镇

  “埙篪”,古代两种乐器。合奏时声音相应和,故用以借指兄弟,比喻兄弟之间亲密和睦。上联并提刘备(其坟墓史称惠陵)、张飞(其故里河北涿郡),称二人“在昔”同关羽结为生死兄弟,胜似同胞,传为佳话。《庄子?则阳》:“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曰触氏;有国于蜗之右角者,曰蛮氏。时相与争地而战。”后以“蛮触”为典,喻指为小事而争斗者。下联接连用唐李益“魏国山河半夕阳”诗句(《鹳雀楼》)和唐李白“吴宫花草埋幽径”诗句(《登金陵凤凰台》),讥讽曹魏、孙吴虽一时□赫,到头来也似夕阳坠落,花草凋零,“蛮触”之争,可笑可悲。唯有到处可见的关帝庙,令人追思,令人钦仰。清梁章钜《楹联丛话》卷三称此联“语颇壮丽。然亦嫌‘埙篪’二字装点,未免有《演义》语横梗胸中也”。余小霞曰:“若改‘埙篪’字为‘同胞’,改‘蛮触’字为‘裂土’,则无遗憾矣。”

  黔疆烟雨,滇界风霜,终古兼圻威一镇

  魏国山河,吴宫花草,于今裂土笑三分

  ――贵州盘县关帝庙联 佚名

  此联显然是由上一联改易而成。贵州简称“黔”,云南简称“滇”,盘县正在黔滇交界处,与云南的富源相邻,中有胜境关。清代总督多管辖两省或三省,谓之“兼圻”。梁启超《上鄂都张制军书》:“身既膺兼圻之威,言即有九鼎之重。”上联的“烟雨”、“风霜”既指黔滇的气候现象,又寓社会的变幻势态。正因此,所建关帝庙不只镇守一方,而是“兼圻”两省。下联又用唐李白、李益诗句之意,称连这偏远之地都崇奉关帝,可见其影响范围之广。一个“笑”字,充满了对曹魏、孙吴的蔑视,也充溢着对关帝的钦仰。“于今裂土”四字振聋发聩,是面对当时社会动乱、战事频仍局面发出的呐喊,寓含唯愿人们像关公匡扶蜀汉、立志统一那样仁勇忠贞,联语也因此而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

  至诚之道,孚及豚鱼,虽阿瞒莫敢不服

  大义所归,坚如金石,唯使君乃得而臣

  ――福建蒲城关帝庙联 朱秉铭

  朱秉铭,字缄三,号雪龛,清福建浦城人,孝廉。《礼记?中庸》:“唯天下至诚,为能经纶天下之大经,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朱熹集注:“至诚之道,非至圣不能知;至圣之德,非至诚不能为。”宋苏轼《道德》也云:“以至诚为道,以至仁为德。”《易?中孚》:“豚鱼,吉,信及豚鱼也。”王弼注:“鱼者,虫之隐微者也;豚者,兽之微贱者也。争竞之道不兴,中信之德淳著,则虽隐微之物,信皆及之。”上联以此盛赞关羽无比忠诚的至圣之德,称就连小名阿瞒的曹操也不得不服。参见《三国演义》第二十七回,曹操对张辽说:“云长挂印封金,财贿不足以动其心,爵禄不足以移其志,此等人吾深敬之。”下联“使君”指刘备,称颂关羽作为“臣”的仁义气节及忠贞丹心。联语借曹公、刘备而写关羽,读之倍感亲切,令人信服。

  求仁得仁,是以至大至刚,气塞乎天地

  先圣后圣,只此能好能恶,义取诸春秋

  ――湖北嘉鱼关帝庙联 佚名

  “求仁得仁”,语本《论语?述而》:“求仁而得仁,又何怨?”是孔子回答子贡提问时所说,称他们求仁德而得到了仁德,还有什么怨恨呢?后多用为适如其愿之意。“至大至刚”,语出《孟子?公孙丑上》,形容浩然之气极其广大坚强。“先圣后圣”,指先封的文圣孔子和后封的武圣关羽。“能好能恶”,指有共同的喜好与憎恶。“春秋”,指儒家经典《春秋》,五经之一。相传为孔子所著,关羽熟读并遵从所述之义理。明钱福《东光关帝庙碑记》谓:“史称其(指关公)好读《春秋》,其得力学问亦自有不可诬者。”此联亦用“文圣”之语赞“武圣”之德,雅切隽永,甚是得宜。

  忠义发乎情,虎卫龙骧,想见汉时兄弟

  英雄尚以道,湘清岳峻,如临蜀地君臣

  ――湖北嘉鱼关帝庙联 佚名

  有成语作“龙骧虎视”、“龙骧虎啸”等,形容威武非凡的气概。“龙”又比喻君主帝王,“虎”则比喻勇将猛士。河南社旗山陕会馆大拜殿门前两侧的墙上,就刻有清慈禧太后所书的“龙虎”二字。上联的“虎卫龙骧”则是将关羽视为虎将,把刘备看成帝王的。借以称颂桃园结义的兄弟情首推“忠义”。《三国演义》第二十八回有诗赞“会古城主臣聚义”曰:“当时手足似瓜分,信断音稀杳不闻。今日君臣重聚义,正如龙虎会风云。”《三国演义》第三十八回有诗云:“龙骧虎视安乾坤,万古千秋名不朽。”“湘清岳峻”,如湘水般清澈,似山岳般高峻。喻指人格纯正,道德高尚。下联将两湖的湘岳视如“蜀地”,联想到作为“君臣”的刘备和关羽,褒赞“英雄”关公精忠扶汉之正道。联语比喻形象,情景交融,虚实相映,寄意深沉。

  扶汉仰侯功,一心一德,浩气直吞吴魏

  伏魔崇帝号,乃神乃圣,明威尚震华夷

  ――湖南湘潭关帝庙联 佚名

  “扶汉”,匡扶汉室正统。山西运城解州关帝庙中门的头匾即“扶汉人物”四字。“侯”,古代爵位名。关羽生前曾封汉寿亭侯,去世后最早的谥号为壮缪侯。“一心一德”,即同心同德。语出《书?泰誓中》:“乃一德一心,立定厥功,唯克永世。”上联赞关公的浩然之气可“吞吴魏”,其忠心耿耿,为匡扶蜀汉建有丰功。“伏魔”,降伏妖魔。明神宗加封关公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清康熙皇帝所题匾额即“伏魔大帝”四字。“明威”,神明的威慑力。“华夷”,指汉族和少数民族。《晋书?元帝纪》:“天地之际既美,华夷之情允洽。”下联写对关羽的谥封愈发隆崇,皆因其有“伏魔”之“明威”,当护国佑民,永享祭祀。

  三教尽皈依,正直聪明,心似日悬天上

  九州隆享祀,英灵昭格,神如水在地中

  ――山西运城解州关帝庙联 秦大士

  秦大士,字鲁一,号涧泉,清江苏江宁(今南京)人。乾隆十七年(1752)状元,官至侍讲学士。“三教”,指儒、释、道三家。“皈依”,佛教语。犹归依,与“信奉”同义。即身心都归向佛祖。此处有钦佩之意。“昭格”,光明正大。“日悬天上”与“水在地中”,取自“日月经天,江河行地”。语出《后汉书?冯衍传》。形容光明正大或永存不废。联意为:关羽被儒释道三教共同推崇,其正直聪明,仁义之心像悬挂在天空的太阳;全国各地到处建庙立祠,使之享受隆盛的祭祀,其高尚的品德与可贵的精神,如奔涌的江河流遍大地。河北承德关帝庙也选用了此联。湖北汉口山陕会馆关圣殿亦有此联,只是将上下联起首二字换成代称故乡的“□榆”,以及实指汉口的“江汉”。这样一来,更与汉口山陕会馆相符。当代对联艺术家俞德泉也有联云:“三教尽尊崇,为帝为神,楷式常昭人际遇;九州传信义,在天在地,英灵总护汉山河。”

  王业不偏安,拒曹和权,诸葛犹非知己

  春秋大一统,寇魏帝蜀,紫阳乃许同心

  ――山西运城永济蒲州关帝庙联 佚名

  三国蜀诸葛亮《后出师表》:“先帝虑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故托臣以讨贼也。”意谓要复兴汉室王业,就不可偏处于蜀地一隅而苟安。正因此,诸葛亮始终坚持“拒曹和权”的策略。《三国演义》第六十三回写他在将镇守荆州的印绶交给关羽时,特意强调“北拒曹操,东和孙权”这八个字,叮嘱关羽要“牢记”在心。关羽也表示曰:“军师之言,当铭肺腑。”而后来的实际,说明关羽并没有按诸葛亮所说去做,而是导致吴蜀同盟趋于解体,最终使荆州丢失,自己也落败的结局。正因此,上联特用“犹非知己”四字来评述关羽同诸葛亮的关系。“紫阳”,宋代理学家朱熹有“紫阳书室”,后人以“紫阳”为其别称。朱熹在所著《通鉴纲目》中尊蜀汉为正统,后经各种文学艺术作品的宣扬,使得“寇魏帝蜀”的观念得以流行,关公的形象也愈发受到尊崇。下联发出感叹:看来只有朱熹才是与关帝“同心”的智者。联语围绕“拒曹和权”、“寇魏帝蜀”的是非观念立意评述,自有见解,可谓别具一格,不同凡响。湖北汉口山陕会馆关圣殿也有一联,略有不同,句为:“春秋大一王,拒北和东,诸葛尚非知己;纲目存正统,崇刘抑魏,紫阳方是同心。”

  山不改蜀汉色,宜乎帝子,庙宇在斯间

  花犹带荆襄春,可矣君侯,节钺镇此处

  ――四川成都关帝庙联 佚名

  “宜”,古代祀典的一种。《礼记?王制》:“天子将出,类乎上帝,宜乎社,造乎祢。”郑玄注:“类、宜、造,皆祭名。”“帝子”,帝王之子。唐朝著名诗人王勃《滕王阁》诗:“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联指关帝,“子”为敬称。“斯间”,此处。上联以“山不改蜀汉色”的生动比喻,颂赞关羽对“蜀汉”的忠贞,其意志如“山”一样坚定,形象似“山”一样高峻。因此,才将他尊崇为“帝”,并为之建庙,让其永享祭祀。“君侯”,指关羽。他曾封汉寿亭侯,又谥为壮缪侯。“节钺”,符节和斧钺。古代授予将帅,作为加重权力的标志。唐张祜《送周尚书赴滑台》诗:“鼓角雄都分节钺,蛇龙旧国罢楼船。”下联用“花犹带荆襄春”的形象描绘,以示关公曾经镇守过的“荆襄”对其充满缅怀思念之情,“春”回大地,“花”献英雄。“山花春色”的巧妙嵌入,使得联语诗情浓郁,激情洋溢,文采斐然,愈发感人。韩国首尔的关帝庙中也可见到此联。

  邙北当年郁圣陵,首回伊阙,魂回汉阙

  洛南此处埋忠骨,地在天中,心在人中

  ――河南洛阳关林联 粘本盛

  粘本盛,字道恒,号质公,明末清初福建安溪人。康熙五年(1666)官云南乡试正考。“邙北”,即北邙山。在今河南洛阳市东北。汉魏以来,为王侯公卿归葬之处。清颜光敏《洛阳》诗:“千山紫翠朝中岳,万古歌钟对北邙。”“伊阙”,古地名。在今河南洛阳市南。因两山相对如阙门,伊水流经其间,故名。现称“龙门”。“忠骨”,忠烈者的遗骨。浙江杭州岳飞墓联:“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关林此联意为:邙山之北于当年修筑了翠柏环绕的关圣陵墓,尽管其回到了伊阙之地,可魂灵依然还在蜀汉之宫阙;洛阳之南有忠勇仁义的关公陵墓,此间位于华夏中部,诚如天之中,当引四方之众前来拜祭,皆因关公的形象与精神,永远活在人们心中。此联构思巧妙,对仗工整,联想丰富,类比自然,对一代名将的赤胆忠贞深表敬意,由衷颂赞。

  拜斯人便思学斯人,莫混帐磕了头去

  入此山须要出此山,当仔细扪着心来

  ――浙江江山仙霞岭关帝庙联 周亮工

  周亮工,字元亮,号栎园,河南祥符(今开封)人。明崇祯十三年(1640)进士,官御史。入清,官至户部右侍郎。仙霞岭奇峰错列,巨壑纵横,关隘众多,极为险峻。清黄子云《度仙霞岭》诗:“鸟道纡回上,猿声缥缈闻。峰盘三百级,身入万重云。”关帝庙就建在号称“东南锁钥”的仙霞关上。尽管此间地势险要,登临极难,但还是有不少善男信女前来朝拜,期间屡有事故发生。为此,楹联作者特意撰写了这副用心良善、旨在规劝的联语。上联告诫前来拜祭者“莫混帐磕了头去”。此处的“混帐”,指浑浑噩噩,稀里糊涂。联语意为虽然前来磕头祭祀,但不要企望真能得到神的佑助,而应通过“学斯人”(指关公)可学之处以达到目的。下联要朝拜者“当仔细扪着心来”。“扪心”,摸摸胸口,反省自问的意思。告诫人们要认清道路,千万别迷失方向,否则进得来出不去,到那时悔之晚矣。此联幽默风趣,别具一格,通过对毫无头脑的盲目朝拜者的有益劝诫,不仅给热衷迷信的糊涂人以警示,同时对于到此游览的人们也有启迪作用。

  绍尼山大一统心传,遗憾三分缺汉鼎

  为守土留两间正气,声灵万古濯荆江

  ――湖北沙市金龙寺春秋阁联 李宝常

  李宝常,字寄尘,湖北沙市人。中国近代诗人、书法家。春秋阁原在沙市西部金龙寺,20世纪30年代迁建于市中心,期间作者撰写此联。“绍”,承继。“一统”,统一。多指全国统一于一个政权。古典文学名著《三国演义》第一回:“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心传”,佛教语。犹言修行时以心传心。宋儒为宣扬道统,借指圣人以心性精义相传。湖北省汉口山陕会馆《汉关夫子春秋楼碑记》就此写得十分清楚:“考《春秋》,系鲁史东周以还,王纲欲坠,我孔子惧万世君臣之大义不明,不得已而以宗鲁者尊周,托《春秋》以见志。……关夫子欲以存蜀者存汉,志《春秋》之志,此《春秋》之所以有其人也。”上联说关公继承了文圣孔子主张的“一统”思想,为此而竭尽全力,最终遗憾的是未能匡扶汉室,只赢得魏蜀吴三足鼎立的局面。下联写关羽镇守荆州数年,浩然之气留在天地之间,声名英灵如同奔流不息的荆江万古不朽。联语夹叙夹议,顺畅工稳,成功地刻画了关羽关帝圣君的感人形象。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