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文化 >

关庙楹联[十二言联]大观


  神趣灵长,文德武功,春秋一传

  谥尊壮缪,佛蓝道翊,日月同明

  ――山西平遥惠济桥庙关帝联 傅山

  傅山,初名鼎臣,字青竹,明末清初山西阳曲(今属太原)人。明亡,着朱衣隐居,号朱衣道人。康熙中开博学鸿词,称疾拒试,授中书舍人,不受。于学无所不通,博通经史诸子和佛道之学,又长于诗文书画医学。“神趣”,神韵趣旨。“灵长”,广远绵长。宋范成大《平内难》诗之三:“佐命诸公趣夜装,争言社稷要灵长。”上联称关公的“文德武功”皆与“春秋一传”有关,他也因此被尊为神明,其高风亮节广为传播,受人景仰。下联写关羽逝后的谥封,初始仅为“壮缪侯”,之后封号越来越尊,还被佛教封为“护法伽蓝”,又被道家称为“翊汉天尊”等等。总之是三教共尊,似“日月同明”,光芒永在。联语借赞关公而言心声,表现出作者高洁的志趣和隽逸的情怀。

  金山叠叠,财源丕振,共沐神恩

  银海茫茫,水陆平安,同沾帝德

  ――澳大利亚巴拉瑞特关帝庙联 佚名

  巴拉瑞特是澳大利亚历史上最著名的淘金古镇,劳工中就有不少是从中国各地来的华人。他们出于期盼得到神灵庇护安全又保佑发财的心理和目的,特意在此修建了一座小型的关帝庙。“叠叠”,层层重叠,形容极多。“财源”,语本《荀子?富国》:“上得天时,下得地利,中得人和,则财货浑浑如泉源,□□如河海。”指钱财之源。“丕振”,大力振兴。“茫茫”,广大而辽阔,形容丰茂。联语结合淘金劳作和与海相邻的特点,以“金山”、“银海”起首写之。唯愿“水陆平安”,更想“财源丕振”,借以呼唤关公的“神恩”和“帝德”。“共沐”和“同沾”四字,容易使人想到“桃园结义”的盟誓之词,也是对关公文化中仁义精神的一种颂赞。

  行义常昭,为圣为神,名垂千古

  天心可协,允文允武,威镇八方

  ――台湾省台北市武圣庙联 佚名

  “行义”,躬行仁义。汉刘向《说苑?指武》:“纵马华山,放牛桃林,示不复用。天下闻者咸谓武王行义于天下,岂不大哉!”“昭”,表明,显示。“天心”,天意。《书?咸有一德》:“克享天心,受天明命。”“协”,协助,辅助。此处则指明神宗万历十年(1582)关羽被敕封为“协天护国忠义帝”一事。祭拜关公的献词称:“庶使边防镇静,四夷无干扰之虞;朝野奠安,海宇乐升平之化。常历岁月,永荷神庥。”联语结合对祭拜献词的理解,巧妙地将已成定评的词句纳入联内,并结合对关公敕封之号的诠释,称赞他那显赫使人敬仰的“名”望,盛赞其凛然不可侵犯的“威”风,见“义”见“心”,理当宜享尊崇。台湾省台中南天宫有嵌宫名联曰:“南阙关圣威震中原昭日月;天枢帝君丹心台疆贯乾坤。”

  玉印署封侯,翊汉忠贞照日月

  钱塘新庙貌,倚亭清啸览春秋

  ――浙江杭州北山关帝庙联 程钟骏

  程钟骏,清代文人,生平不详。“玉印”,玉制之印。庙中原有传说中曹操特为关羽所铸“汉寿亭侯之印”。“署”,书写,题记。此指在“玉印”上镌刻。“翊”,辅佐,协助。清同治年间,关羽的谥号中即增“翊赞”二字。上联由“玉印”写起,赞关公匡扶汉室的“忠贞”之心当与日月同辉。“钱塘”,古诗文中常指现在的杭州。“清啸”,声音清亮而吟咏。《三国演义》第六十三回有诗云:“至今庙貌留巴蜀,社酒鸡豚日日春。”诗中所说“庙貌”即指庙宇及神像。下联从“庙貌”写来,“春秋”既泛指四时,又实指儒学典籍。联语称在对关公终年拜祭的同时,又要像他那样遵循《春秋》的主张才行。

  玉印照吴山,此地居然崇庙貌

  绣袍张蜀锦,吾公自昔爱文章

  ――浙江杭州绸业会馆关帝像联 周家禄

  周家禄,字彦升,清江苏海门人。同治九年(1870)优贡,官江浦训导。“吴山”,三国吴故地之山。上联以在东吴故地为蜀汉名将建庙塑像为证,充分说明关公文化的影响。“绣袍”,用彩线刺绣所制袍服。汉以后用为朝服。“张”,张设,举用。“蜀锦”,蜀地所产之锦,喻华丽的文采,也用以喻声名高贵。“文章”,既指错杂的色彩或花纹,又指文辞或独立成篇的文字。下联兼用多义,表面写关公喜欢用蜀地之锦制作的衣袍,实际颂赞关公忠于蜀汉,更因爱《春秋》而名声大振。联语妙在与会馆所冠名之“绸业”联系紧密,借喻抒怀,雅切精简,颇具匠心。

  统系让偏安,当代天王归汉室

  春秋明大义,后来夫子属关公

  ――浙江杭州北山关帝庙联 张岱

  张岱,字石公,号陶庵,明末清初浙江山阴(今绍兴)人。著名学者。侨寓杭州。“统系”,旧时指宗族系统。此处指正统。“偏安”,谓封建王朝不能统一全国而苟安于一方。三国时期蜀国政治家诸葛亮《后出师表》:“先帝虑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故托臣以讨贼也。”联中“天王”、“夫子”均指关羽,称他在三国鼎立时辅佐蜀汉,实为“明大义”之举,皆缘于读《春秋》而行正道。《三国志?蜀书?关羽传》裴松之注引《傅子》云:“事君不忘其本,义士也。”此联写于明末清初,实寓作者效仿关公忠“汉室”而“不降魏”之意,以示自己亦为“明大义”之忠节之士。所以当清兵南下之后,张岱便祝发入山,潜心著述,终不为新朝所用。

  仍是旧江山,何处荒祠吴大帝

  依然新庙貌,陋他疑冢汉将军

  ――浙江杭州北山关帝庙联 王兆瀛

  王兆瀛,清代文人,生平不详。“荒祠”,荒疏破败的祠庙。上联说浙江富阳是东“吴大帝”孙权的家乡,而杭州又是浙江的首府,可是在这里却看不到祭拜孙权的祠庙。即便曾经有过,恐怕也因荒废而为人所不知。“庙貌”,指庙宇及塑像。“陋”,鄙视,轻视。“疑冢”,为迷惑人而设的坟墓。《三国演义》第七十八回写曹操临死“遗命于彰德府讲武城外,设立疑冢七十二,勿令后人知吾葬处”。下联写“汉将军”关羽因受世人钦仰而“庙貌”常新,“宜享尊崇之报”。故对曹公“恐为人所发掘”而设“疑冢”的做法予以蔑视。联语以“荒祠”、“疑冢”同“依然新庙貌”的对比和反衬,对“神明如在”、“灵应丕昭”的关公予以颂赞,言简意赅,匠心独运。补充说一点,2009年12月27日,河南省文物局公布,经考古发掘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专家研究初步确认,在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发掘的高陵,为三国时期魏武帝曹操的陵墓。

  两水抱云封,容与清光争日月

  四山环锦嶂,嶙峋佳气郁松楸

  ――湖北当阳关陵三园门联 魏□

  魏□,字亮采,号苍霞,清河北柏乡人。“两水”,指横贯当阳的沮、漳二水。“封”,积土为坟。《礼记?礼器》:“宫室之量,器皿之度,棺椁之厚,丘封之大,此以大为贵也。”联用以指关陵。“容与”,放任,任由。从容闲适貌。上联称两条河流环抱着陵墓,关帝的精神和风采堪与日月争辉。“四山”,泛指四周之山峦。“嶙峋”,本指山峰突兀高耸。借以形容气节高尚,气概不凡。“郁”,浓郁,集聚。“松楸”,松树、楸树。墓地多植,因以代称坟墓。唐刘禹锡《酬乐天见寄》诗:“若使吾徒还早达,亦应箫鼓入松楸。”下联称锦屏似的山峦环绕着圣陵,汇聚在此的关帝忠魂气节将与天地共存。楹联作者以关陵此间的山水为喻,表达对关帝的钦慕颂扬,可谓节义有如“两水”长,精忠更比“四山”高,情景交融,感人至深。

  峻德可参天,宜向云中开帝阙

  丹心常耀日,相传岭上布仙霞

  ――浙江江山仙霞岭关帝庙联 李渔

  李渔,字笠鸿,号笠翁,明末清初浙江兰溪人。明亡而弃绝仕途,四处流寓各地,从事著述。能为小说,尤精谱曲。有《笠翁十种曲》传世。“峻德”,高尚的品德。《礼记?大学》:“《帝典》曰:‘克明峻德。’”郑玄注:“峻,大也。”古时帝王所居宫门前有双阙,“帝阙”即指宫殿。唐骆宾王《宿温城望军营》诗:“兵符关帝阙,天策动将军。”“耀日”,闪耀太阳般的光辉。仙霞岭原名古泉山,奇峰错列,巨壑纵横,关隘众多,地势极为险要,有“东南锁钥”之称。清褚篆《归度仙霞岭》诗:“天南气象开蛮府,岭上风云动越山。”此联结合关帝庙所在之地特点而写,称庙如“参天”之“帝阙”,美轮美奂,胜似“仙霞”。又以山之峻拔誉关帝德之崇高,用日之光耀喻其心之丹赤。联想丰富,比喻生动,渲染烘托,题旨鲜明,读来自是感人。

  汉室赖三人,留得住百年社稷

  桃园尊一结,解不开万世肝肠

  ――湖北武昌卓刀泉关帝庙联 李渔

  根据民间传说,相传关羽率部至武昌伏虎山,一时找不到饮水,众人口渴难熬,军心浮动。情急之下,关羽以刀卓地(以所执之物竖向叩击称“卓”),泉水喷涌而出,味甘如醪,源源不绝。后人将此地称为“卓刀泉”,并就近建关帝庙。“社稷”:社,土神;稷,谷神。古代帝王、诸侯所祭之神。后用为国家的代称。《三国演义》第十四回有诗云:“秦鹿逐翻兴社稷,楚骓推倒立封疆。”“一结”,既指桃园盟誓一道结义,又指共同的情结。“解不开”之“解”,用分裂、离散义。“肝肠”,喻指内心。李渔《慎鸾交》诗:“只因肝肠不近身,才见相知别有因。”联意为:匡扶汉室正统,护佑江山社稷,历史重任三人勇担;难忘桃园结义,真情令人钦敬,忠心赤胆万世流芳。

  义气薄云天,生不二心汉先主

  忠肝贯金石,后有千秋岳鄂王

  ――上海关帝庙联 恽毓龄

  恽毓龄,字季申,清江苏阳湖(今常州)人。其余不详。“义气”,正义的气概,刚正的气节。亦指为情谊而甘愿替别人承担风险或付出自我牺牲的气度。“先主”,开国君主。“汉先主”即指三国蜀汉昭烈帝刘备。“忠肝”,指忠义之心。“贯金石”,谓金石虽坚,亦可穿透。形容心诚志坚,力量无穷。典出汉刘向《新序?杂事四》。汉刘歆《西京杂记》卷五也云:“至诚则金石为开。”“鄂王”,指宋抗金名将岳飞。宁宗嘉定四年(1211)追封鄂王。联语誉赞关公“生不二心”辅佐刘备的“义气”,直“薄云天”,令人景仰。同时又以岳飞的英雄事迹为例,说明关羽可“贯金石”的“忠肝”,对后世英雄的成长,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

  斥卤几沧桑,扶海如仍汉家土

  风云会车马,崇祠常傍范公堤

  ――江苏南通骑岸镇关帝庙联 张謇

  张謇,字季直,号啬庵,清江苏南通人。光绪二十年(1894)状元,实业家、教育家。“斥卤”,盐碱沼泽地带。“沧桑”,“沧海桑田”的略语。比喻世事变化很大。“扶”,护持。上联结合南通近海滩涂屡有变化的地域特点,指明无论怎样变换,也要护卫“汉家土”。以关羽忠贞蜀汉为例,寓含护国保家之意。联系当时列强入侵的实际,更有借古励今的针对性。“风云”,以叱咤风云比喻高情远志。“车马”,比喻来人众多。“范公”,北宋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曾倡议在南通等地筑堤。下联以“崇祠”关庙与“范公堤”近傍,称颂“关公”、“范公”皆是叱咤风云的英雄豪杰,均为后人所敬仰。张謇另有题江苏海门长乐关帝庙联云:“中国尊为圣人,庙食何论吴地尽;此地故沿长乐,钟声犹似汉家无?”

  匹马斩颜良,河北英雄皆丧胆

  单刀会鲁肃,江南名士尽低头

  ――湖南湘潭关圣殿联 王□运

  王□运,字壬秋,清湖南湘潭人。咸丰举人,后授翰林院检讨,加侍讲衔。辛亥革命后任清史馆馆长。上联所述见古典文学名著《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写曹操见颜良所排阵势严整有威,便对关公说:“河北人马,如此雄壮!”关羽却说:“以吾观之,如土鸡瓦犬耳!”说罢奋然上马,如入无人之境,瞬间把颜良刺于马下,将其首级拴于马项之下。河北兵将大惊失色,不战自乱而溃退。下联所说见《三国演义》第六十六回,写关羽不畏凶险,从容赴会,佯醉避谈归还荆州事,“右手提刀,左手挽住鲁肃,……鲁肃魂不附体,被云长扯至江边。吕蒙、甘宁各引本部军欲出……恐肃被伤,遂不敢动”。联语引用关羽颇具传奇色彩的这两个故事,以对手的“丧胆”、“低头”,突显其胆识过人、扬眉吐气,盛赞其勇猛威武和机敏聪慧。类似的关帝庙联还有:“匹马斩颜良,百计成空应笑魏;单刀入虎穴,三杯吸尽势吞吴。”(湖北利川)“杯酒斩颜良,豪气英风惊袁绍;单刀赴吴会,紫髯碧眼小孙侯。”(湖南耒阳)另外,王运还写有一副戏台联:“演段亦声容,居然晋舞秦讴,慷慨鸣□增壮气;传芭祠义烈,遥想荆城益濑,往来风马卷灵旗。”其中“益濑”即指关羽濑。在民间传说中,湖南益阳青龙洲相传为关公单刀赴会之处。

  高树爽明漪,本来清净宜常住

  危峰当杰阁,会有英灵在上头

  ――福建福州涌泉寺关帝楼联 陈宝琛

  陈宝琛,字伯潜,号庵,清福建闽侯(今福州)人。同治七年(1868)进士,累官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为末代皇帝溥仪之师。涌泉寺是福州鼓山的著名景区,始建于五代后梁开平二年(908)。“明漪”,明净的细小波纹。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精神》:“明漪绝底,奇花初胎。”“清净”,清洁纯净。亦用以称心境洁净,不受外扰。宋朝著名爱国诗人陆游《夏日独居》诗:“平生本清净,垂老更肃然。”上联实写涌泉寺环境清幽,适宜常住,内含拜祭关帝当使心净神清之意。“危峰”,高峻的山峰。涌泉寺最高处为苈□峰。清徐元文《登苈□游》诗:“高峰直上势崔嵬,闽越雄州一柱开。”登临沿途可见“宜勉力”、“欲罢不能”等石刻,激励游人攀登去看“在上头”之胜景。“杰阁”,高耸的楼阁。下联明写峰、阁之高,实喻“英灵”关帝形象之伟,又以“在上头”表明世人对其钦羡仰慕之情。生动形象,令人遐思无限。

  北斗在当头,帘箔开时应挂斗

  南山来对面,春秋阅罢且看山

  ――山西运城解州关帝庙春秋楼联 翁广居

  翁广居,清末民初山西洪洞人,其余不详。春秋楼结构精巧,气势宏伟,楼内底层神龛塑有关公帝王装全身坐像,二楼暖阁塑有关公侧首夜读《春秋》微服像,皆生动逼真,栩栩如生。“北斗”,《晋书?天文志上》:“斗为人君之像,号令之主也。”后因以“北斗”喻帝王。上联直言置身此楼卷帘可见北斗星,借喻被尊为“帝”的关羽如悬挂当头的明亮之星,指明方向,励人前行。下联借写春秋楼南面之中条山,切楼名而写“春秋阅罢”,“且看山”之喻耐人寻味。山之高险奇秀或使人惊心动魄,或令人心旷神怡,内中奥妙须“阅罢”方知,看过才晓。联语实写暗寓,相得益彰,互为依照,韵味悠长。

  圣德与天齐,真不愧协天两字崇荃从地起,也须知拔地千寻

  ――山西运城解州关帝庙春秋楼联 翁广居

  “协天”,指明神宗万历十年(1582)封关羽为“协天护国忠义帝”,而“协天”的本义即协助上天。与上一联相同,此联也是盛赞至高无上的“圣德”,妙在以“与天齐”的夸饰之词,引出“协天”的敕封之号,两个“天”字前后呼应,“真不愧”的称颂自然而出。“崇荃”,本指高洁盛美的香草,亦用以喻帝王君主。“从地起”三字,既指香草在土地里长出,又寓指关羽是脚踏实地成长的英杰。由“从地起”引出的“拔地千寻”,极富哲理,耐人寻味,故言“也须知”。须知“拔地千寻”喻指关公崇隆的封号,称他虽高如帝王,仍植根于百姓。联语设喻贴切,颇具匠心。作者另有一联云:“圣德服中外,大节共山河不变;英名振古今,精忠同日月常明。”

  青灯观青史,着眼在春秋二字

  赤面表赤心,满腔存汉鼎三分

  ――山西运城解州关帝庙春秋楼联 佚名

  “青灯”,油灯。其光青荧,故名。“青史”,古人记事于竹简,因称史书为“青史”。“春秋”,儒家经典。《史记?太史公自序》:“故春秋者,礼义之大宗也。”关羽以勇武忠义著称,还以擅读《春秋》、至诚至刚而受历代尊崇。清朝著名文学评论家毛宗岗评刻《三国演义》时说:“历稽载籍,名将如云,而绝伦超群者,莫如云长:青灯对青史,则极其儒雅;赤心如赤面,则极其英灵。”上联切楼名,指明关羽以儒家经典《春秋》培育自己的品德操守,这才使得“青史”留名。下联颂赞“赤面”的关羽更以“赤心”可贵,竭尽全力护卫汉室江山,使之与魏、吴“三分”天下,鼎足而立。联语“青灯”照“青史”,“赤面”见“赤心”,对仗极为工稳,贴切更显得体。以“青灯”、“赤面”为联者甚多,不少关帝庙中也都悬挂。如七言联有:“赤面赤心扶赤帝;青灯青史对青天。”十四言联有:“赤面秉赤心,骑赤兔追风,赤帝功垂;青灯观青史,使青龙偃月,青史名标。”十七言联有:“赤面秉赤心,身骑赤兔嘶风,千里长怀赤地;青灯读青史,手执青龙偃月,一生不负青天。”

  佐昭烈开基,手扶炎汉三分鼎

  配文宣称圣,志在春秋一部书

  ――湖北汉口山陕会馆关圣殿联 佚名

  “佐”,辅佐,帮助。“昭烈”,本指显赫,显著。联指谥号昭烈帝的刘备。“开基”,开创基业。《三国演义》第五十四回:“自我高皇帝斩蛇起义,开基立业,传至于今。”“炎汉”,汉自称以火德王,故称。南朝梁萧统《文选序》:“自炎汉中叶,厥涂渐异。”李周翰注:“汉火德,故称炎。”联意为:关羽忠肝义胆辅佐刘备开创基业,同心同德匡扶汉室正统,虽然壮志未酬,但也取得了可与曹魏、孙吴鼎足三分的不朽功绩;关羽之所以可同被封为文宣王的孔子齐名称圣,全在于他深得孔子所著《春秋》之要旨,执其礼而为,遵其道而行,成为忠义的化身,道德的楷模。此间还有十二言联一云:“发强刚毅足以执,未有夫子也;进退存亡不失正,其唯圣人乎。”联二曰:“驰驱戎马之间,志在麟经一部;睥睨魏吴之际,心伤汉鼎三分。”

  军府旧开牙,授受成仁心皎日

  神牌新表额,御灾捍患水恬波

  ――湖北荆州关帝庙联 爱新觉罗?弘历

  古时驻军,主帅或主将帐前树牙旗以为军门,称“牙门”。《三国演义》第二十四回有诗云:“怎奈牙旗折有兆,老天何故纵奸雄?”“授受”,给予和接受。“仁心”,仁爱之心。“皎日”,明亮的太阳。古代多用于誓词。三国魏曹植《黄初五年令》:“此令之行,有若皎日。”上联赞颂关羽当年受命镇守荆州,其竭力扶汉,后杀身成仁,忠心可鉴,与日同辉。“神牌”,为祭奠死者所立的牌位。“表额”,镌刻表彰显扬文字的匾额。此指清雍正皇帝御赐“乾坤正气”匾。“御灾捍患”,抵御灾害,防御险患。“恬波”,平息波澜。亦喻使局势平静。下联宣称如匾额所说,凭借关羽的“乾坤正气”,定可激励民众抵御各种灾患,使得波恬澜安,国富民强。

  作圣有何奇,认真忠义两个字

  慕公无别法,熟读春秋一部书

  ――湖北阳新关帝庙联 佚名

  关公英名的传播,一靠的是神勇,二靠的是忠义。他“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仗得虽是神勇,可动力来自忠义。神勇同忠义相互结合,密不可分。明李东阳《咏汉寿亭侯》云:“汉寿侯,义且武。”此联就围绕“忠义”而写,指明要想成为圣人并不是什么奇难之事,只要像关羽那般认真“忠义”二字就成;仰慕关公也没有什么别样之法,如同他那样仔细熟读《春秋》即可。与诸多的关帝庙联相似,此联强调的是“忠义”,推举的是《春秋》,论说的是“慕公”,期盼的是“作圣”。其实“慕公”未必非要“作圣”,务实“做人”方是根本。其中一点可以借鉴,那就是仅凭“熟读”未必能成,须知“读”须用于“行”,无论“读”还是“行”,更有“认真”二字当铭记在心。

  大义在春秋,慷慨一言成骨肉

  丹心悬日月,艰难百战识君臣

  ――湖北当阳关陵春秋阁联 佚名

  “慷慨”,情绪激昂。“慷慨一言”指桃园三结义的盟誓:“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骨肉”,比喻至亲,指父母兄弟子女等亲人。通常以“骨肉相连”比喻关系极为密切。明吕楠云:“欲观王(关羽)心者,唯当观天上之日耳。”明焦□也曰:“其(指关公)皎然与日月争光。”(均见《关夫子编年集注》)联语以关羽同刘备既为“骨肉”又是“君臣”的关系入手,称其不忘结义时的“慷慨一言”,勇敢地投身“艰难百战”,由此可见其“大义”与“丹心”,定当使《春秋》增色,自可与日月同辉。日本横滨关帝庙中亦有此联。

  大义凛春秋,万古威灵镇荆楚

  神功昭华夏,千年庇荫永□榆

  ――湖北汉口山陕会馆春秋楼联 佚名

  此间有《汉关夫子春秋楼碑记》云:“愿登斯楼者,无徒咏汉阳芳草之句与晴川黄鹤同作眺览嬉游之想,盖所以作忠臣义士之准,而非以供骚人墨士之娱。”意思是说建春秋楼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给“骚人墨士”提供娱乐场所,而是为那些也想成为“忠臣义士”的人们树立学习的榜样。有成语“大义凛然”,形容为维护正义而显出严峻不可侵犯的样子。“威灵”,显赫的声威。“荆楚”,荆为楚之旧号,略为古荆州地区,在今湖北、湖南一带。“□榆”,本为木名,榆之一种。汉高祖刘邦故乡的里社名。后借指帝乡,亦泛指故乡。联意为:关帝的大义凛然源自《春秋》,享誉四时,“威灵”常存,永“镇荆楚”;关公的神明功绩光照“华夏”,令人钦仰,庇佑荫德,魂系故乡。

  鸿仪昭中天,西汉来人伦之至

  麟经炳夜烛,东鲁外斯文在兹

  ――湖北汉口山陕会馆春秋楼联 佚名

  “鸿仪”,《易经?渐卦》:“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吉。”孔颖达疏:“处高而能不以位自累,则其羽可用为物之仪表,可贵可法也。”后以“鸿仪”比喻高位。联指享有隆崇敕封的关羽。“中天”,天运正中,比喻盛世。《后汉书?刘陶传》:“伏唯陛下年隆德茂,中天称号。”“人伦”,旧时所规定的人际之间所遵循的伦理道德。宋周密《齐东野语?巴陵本末》:“人伦睦,则天道顺。”上联称关公之所以在盛世又得到荣耀的封号并享有隆重的祭祀,皆因为他是自“西汉”以来在“人伦”方面达到极致的典型。下联又以其为人所熟知的“麟经炳夜烛”故事,进一步佐证上联的评述。同时又明确指出:除了“东鲁”的文宣王、“文圣人”孔子之外,礼乐教化的又一圣人当属“在兹”的关公。“在兹”者,既指拜谒之场所,又指钦仰之襟怀。

  泉府荷神庥,万宝源流江汉永

  □乡隆祀典,千秋强富晋秦多

  ――湖北汉口山陕会馆财神殿联 佚名

  “泉府”,官名。在《周礼》为司徒的属官,“泉者,欲其如泉之流而不滞也”。后也指储备钱财的府库。联指财神殿。“荷”,承受,承蒙。“神庥”,神灵护佑。前蜀杜光庭《王虔常侍北斗醮词》:“答往愿于当年,期降恩于此日,永当修奉,以荷神庥。”“万宝”,指有如珍宝的万物。上联结合会馆建在汉口的实际,期盼被尊为武财神的关公和财神爷一道保佑,让财源滚滚永如“江汉”之水,奔涌而至。“□乡”,故乡的代称。下联结合会馆是山陕商人合资而建的特点,称到此如在故乡,举行隆盛的祭祀大典,就是期盼“晋秦”(即山西和陕西)两地的富足之人越来越多。

  天地一完人,文武才情忠义胆

  古今几夫子,英雄面目圣贤心

  ――湖南湘潭关圣殿联 佚名

  湘潭关圣殿始建于清康熙四年(1665),初为“五省(晋豫甘陕鲁)会馆”,后经重修扩建而成关圣殿。元刘祁《归潜志》载:“士之立身如素丝然,慎不可使点污,少有点污则不得为完人矣。”可见“完人”是对德行高尚者的称誉。“才情”,才思,才华。“面目”,面孔,面貌。“圣贤”是圣人和贤人的合称,亦泛称道德才智杰出者。联语从文韬、武略、才智、情谊、忠义以及形貌、内心等诸多方面,对关公予以极高的评价,可谓将极致的美誉集于一身,足见关圣影响之广,化人之深。殿中还有十二言联云:“大义秉春秋,辅汉精忠悬日月;威灵存宇宙,干霄正气壮山河。”

  得文昌为邻,握手讲春秋大义

  与菩萨说法,同声觉海宇群生

  ――湖南双峰观音阁关圣殿联 佚名

  “观音”,即观世音。中国佛教四大菩萨之一。《妙法莲花经》:“苦恼众生,一心称名,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以是名观音。”将观音、关公同祀,自明清以来多见。“同声”,声音相同。比喻志趣相同,亦称众口一词。汉贾谊《新书?胎教》:“故同声则处异而相应,意合则未见面而相亲。”联中针对“观音”之“音”而用“同声”二字。“海宇”,犹海内,宇内。谓国境以内之地。上联结合关圣殿同祭祀孔子的文庙相邻的特点,指明不论孔子写《春秋》,还是关公读《春秋》,二人皆推崇义礼之道。下联根据殿内设观音阁的实际,指出关圣大帝与观音菩萨共同弘扬大法,旨在使海内芸芸众生得以觉醒。联语睿智有趣,内涵深刻。

  异姓胜同胞,笑他人同胞异姓

  三分归一统,恨当年一统三分

  ――云南石屏关帝庙联 佚名

  上联称刘备、关羽、张飞桃园结义,虽然“异姓”却情同手足,胜过“同胞”兄弟。与之相反,令人可笑的是,魏国的曹丕、曹植本是“同胞”兄弟,却煮豆燃萁,相煎太急,为争名夺利而有如“异姓”陌路之人。下联所言“三分”,指东汉末年“一统”之江山分成魏、蜀、吴三国鼎立,而此“三分”之势最终皆亡,都被司马氏所建之晋而“一统”。联语巧用复辞格,“异姓”与“同胞”、“三分”与“一统”,两组词又分别进行序换,由此产生了强烈的对比效果,首尾呼应,相映成趣。四川成都三义庙有联云:“异姓胜同胞,应不数曹氏昆季;丹心昭日月,能再延汉室河山。”甘肃甘谷大像山三义殿也有一联,竟如佛家之语,否定中实寓肯定,句为:“漫道为缔盟,就是同胞兄弟,少不得曲罢酒阑人散;奚啻值纷争,即如一统河山,也作了鸟啼花落春归”。

  片语定君臣,三分天下非公意

  熙朝崇节义,千载明□识圣心

  ――重庆江津关帝庙联 佚名

  “片语”,简短的话。多用作“片言只语”。联指关羽同刘备、张飞结义时的盟誓之语。在元代《三国志平话》及元杂剧《桃园三结义》中,三人的誓言最多不超过25个字,称“片语”名副其实。到罗贯中撰写《三国演义》时增加至67个字,也还不算太长,谓“片语”也可说得过去。“熙朝”,兴盛的朝代。“崇”,重视,尊崇。“节义”,谓节操和义行。“明□”,洁敬,指明洁诚敬的献享。联意为:桃园结义时的盟誓之语,确定了日后的君臣关系,尽管出现了“三分天下”的局面,但这并非关公匡扶蜀汉、一统江山的本意;盛世之朝仍需推崇仁义节操,千载不变的洁敬礼祭,旨在识得关帝的圣德忠心。

  一道辞曹书,媲美武侯笺二表

  三分尊蜀鼎,定评朱子笔千秋

  ――台湾省台北市武圣庙联 佚名

  《三国志?蜀书?关羽传》:“曹公知其必去,重加赏赐。羽尽封其所赐,拜书告辞。”所云“拜书告辞”即“一道辞曹书”,但志中并没有“书”之详文。《三国演义》第二十六回中始见82字的“辞曹书”。“武侯”,诸葛亮死后谥为忠武侯,后世称之为武侯。“笺”,同“”,文体名,书札、奏记一类。上联将关羽同“武侯”诸葛亮相提并论,写关羽得知刘备下落,“去志已决,岂可复留?即写书一封,辞谢曹操”。指出关羽的“辞曹书”可与诸葛亮所写《前出师表》、《后出师表》相“媲美”,同样表明了对蜀汉正统的忠心赤胆。明马淑援《关帝庙》诗:“吞吴灭魏赍遗恨,鞠躬还同诸葛公。”称关公鞠躬尽瘁的忠心同著名政治家诸葛亮一样。“朱子”,对宋代理学家朱熹的尊称。下联把关羽和朱熹一并提及,认为匡扶蜀汉的关羽与推崇正统的朱熹观念相承,当获“定评”,忠贞可敬,必将永载史册。此间另有十二言联:“武威华夏,良将军扶汉于三国;圣著春秋,善读者推公第一人。”

  与天地同参,澳水汇流存浩气

  崇古今永祀,屿山高峙凛丹心

  ――香港大屿山大澳关帝古庙联 佚名

  香港特别行政区各界对忠勇仁义的关帝尤为崇拜,所建之庙集中地反映了民间信仰的传统习俗。“同参”,本为佛教语。谓共同参拜一师。此处之“参”,义为罗列,并立。“与天地同参”即与天地共存的意思。上联写“澳水”,巧嵌大澳之“澳”,并借水之“汇流”积聚,喻赞关公文化得以广泛传播,热情颂扬关羽的浩然正气,必将长存于天地之间。下联写“屿山”,直陈此间之“屿”,借用山之“高峙”巍峨,喻颂关公英雄形象的高大俊伟,真诚钦赞关公的忠贞丹心,定会受到世人代代崇祀。“澳屿”之嵌切地,“山水”之喻抒情,读之引人注目,印象更深。

  炎运竟难回,往事祗堪问伯约

  丹心同不老,遗踪犹来访汉升

  ――甘肃甘谷觉皇寺关公殿联 李蔚起

  李蔚起,民国年间文人,其余不详。“炎运”,五行家称以火德而兴的帝业之运。此指刘汉皇朝。“祗堪”,只可,只能。“伯约”,三国蜀将姜维之字,其为甘肃甘谷人。假降钟会欲复蜀汉,事败被杀。《三国演义》第一百一十九回有诗赞姜维:“天水夸英俊,凉州产异才。系从尚父出,术奉武侯来。”“汉升”,三国蜀将黄忠之字,他曾在定军山(今陕西勉县境内)斩曹操大将夏侯渊,迁征西将军。《三国演义》第八十三回有诗赞黄忠:“胆气惊河北,威名震蜀中。临恨头似雪,犹自显英雄。”此联将与关公同为蜀将的姜维、黄忠联系在一起,忆“往事”,访“遗踪”,叹“炎运”,颂“丹心”,文辞简洁,意趣俱佳,兴味盎然,发人深省。

  襄水淹七军,神装身常驰赤兔

  金原还二帝,精忠恨未饮黄龙

  ――甘肃正宁关岳祠联 胡聚五

  胡聚五,民国时期文人,其余不详。《三国演义》第七十四回写“大水骤至,七军乱窜”,蜀军大胜,关公“威震天下,无不惊骇”。书中引后人诗曰:“夜半征鼙响震天,襄樊平地作深渊。关公神算谁能及?华夏威名万古传。”所叙即“水淹七军”故事。“二帝”,是指宋徽宗、宋钦宗两位皇帝。靖康二年(1127)被金兵所掳。“黄龙”,府名,治所在今吉林农安。为金初起时的战略要地。《宋史?岳飞传》:“飞大喜,语其下曰:‘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清赵翼《岳忠武墓》诗:“生平誓踏贺兰山,未饮黄龙一杯酒。”联为关岳祠而撰,上联写关羽,赞其神威英勇;下联写岳飞,颂其精忠赤忱。对仗工稳,题旨鲜明,感情充溢,读来令人钦佩。

  后嗣亦超群,此地有山留姓氏

  盛朝方易谥,古人无笔壮英灵

  ――贵州关岭关索镇关帝庙联 李元度

  李元度,字次青,号笏庭,清湖南平江人。道光二十三年(1843)举人,官至贵州布政使。善文章,熟悉民俗掌故。“后嗣”,指子孙。联指关羽三子关索。实为戏曲和演义中的人物,正史中并无记载。民间相传诸葛亮南伐孟获时,关索出任先锋,后镇守云贵一带,民间至今还演有以关索为主角的傩戏。上联结合山名“关岭”、镇名“关索”而又建有“关庙”的实际,说明关羽后人同样出类拔萃,为人尊重,内中缘由更多的是对关公的崇拜与敬仰。清朝从世祖顺治到德宗光绪九个皇帝,都先后对关羽有过追谥,封号最终多达26个字,这正是下联所说的“盛朝方易谥”。也正因此,“盛朝”清之前的谥号要略显逊色,这也就是“古人无笔壮英灵”的含义。1981年12月31日,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正式建立,政府驻地即在关索镇。此联妙在借地名之巧,言传说之奇;以易谥之崇,抒思情之真。此间另有联写关羽关索父子,句为:“双庙隔云呼父子;百蛮罗地拜英雄。”

  忠义莫灰心,千古扬名千古显

  奸贼休得意,一番择演一番诛

  ――辽宁义县关帝庙戏楼联 佚名

  随着关公故事的广为流传,关公戏也很快登上了戏剧舞台,并通过不断地丰富发展,逐渐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受到世人的关注与喜爱。这座戏楼因建在义县关帝庙内,故联语特意围绕关帝的“忠义”起笔。之所以提出“莫灰心”三字,显然是针对关公因“忠义”殉难而言,接着以“千古扬名千古显”的明确结论,充分说明关公“忠义”精神之可贵,他也因此受到后世的尊崇和颂扬。下联的“休得意”三字,不光是对关公戏中“奸贼”的怒斥,也是对世间所有“奸贼”的正告,即无论多“奸”多“贼”,最终逃不脱“一番择演一番诛”的下场。“诛”者,轻当诛责之,重必诛杀也。又有以三国人物借题发挥的戏台联,句为:“击鼓听三挝,想老贼阿瞒,曾经夺魄;误弦邀一顾,怜小乔夫婿,未免痴情。”

  从真英雄起家,直参圣贤之位

  以大将军得度,再现帝王之身

  ――浙江杭州北山关帝庙联 宋兆□

  宋兆□,明广东揭阳人,崇祯元年(1628)进士。《三国演义》第二十一回称:“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三国演义》第二十八回有诗赞关公:“马骑赤兔行千里,刀偃青龙出五关。忠义慨然冲宇宙,英雄从此震江山。”上联说关羽是按照真正英雄的道路逐渐立业成名,最终登上了乃圣乃贤的位置。“得度”,道教语,谓得道成仙。《太平经》记载:“高才有天命者得度,其次或得寿。”明神宗敕封关羽时有献词曰:“关圣帝君,生前忠义,振万古之纲常;身后威灵,保历朝之泰运。”这使关公由“王”升成了“帝”。后来又进一步升为“大帝”,乃至“天尊”。下联写关公是凭借大将军的功绩不断得到历朝统治者追封的,现今已有了称帝称王的身份。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