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文化 >

关庙楹联[十一言联]大观


  心在炎刘,别殿依然随赤帝

  功存普济,离宫犹是福苍生

  ――北京顺义火神庙关帝祠联 徐渭

  “炎刘”,旧指以火德王的刘氏汉朝。“别殿”,即便殿,为宴息之所,因别于正殿,故称。宋苏舜钦《游洛中内》诗:“别殿秋高风淅沥,后园春老树婆娑。”“赤帝”,旧谓汉以火德王,火赤色,遂称高祖刘邦为“赤帝”。上联借主庙祀火神引出“炎刘”,并以关帝祠为“别殿”做文章,称“殿”虽“别”而心“依然随赤帝”,即忠心匡扶蜀汉正统。“普济”,普遍救助。“离”为卦名,代表火。“离宫”即指火神庙。“苍生”,汉史岑《出师颂》:“苍生更始,朔风变律。”刘良注:“苍生,百姓也。”下联指出不论火神还是关帝,皆有功于社稷,造福于民众。另外,“离宫别殿”又指正宫之外供帝王出巡时居住的宫室。在作者徐渭眼中,显然是把关公视同“帝王”看待的。

  浩气丹心,万古忠诚昭日月

  佑民福国,千秋俎豆永河山

  ――北京地安门关帝庙联 爱新觉罗?弘历

  地安门关帝庙始建于清世宗雍正五年(1727),有御书匾额“忠贯天日”。该庙又称白马关帝庙,据《宸垣识略》载:“明英宗梦见(关)帝乘白马,故名。”上下联起句皆自对,誉赞关羽的高尚品德及巨大影响,充分体现了乾隆皇帝对关羽的重视与推崇。正是在乾隆执政期间,特加封关羽为“忠义神武灵佑关圣大帝”,同时颁旨通令各州县立关帝庙以祭祀。从上下联的后半句中,又可看出乾隆皇帝之所以追封并颁旨的缘由和目的。乾隆九年(1744)特颁解州关庙正殿和崇宁殿的祝文,内中就有“浩气凌霄,丹心贯日”等词语,与此联如出一辙,是当时自上而下“关公热”的真实写照。

  威镇雄州,野树尚含荆蒲绿

  神游故国,夕阳偏照蜀山红

  ――江苏宜兴荆溪关帝庙联 齐彦槐

  齐彦槐,号梅麓,清江西婺源人。嘉庆十四年(1809)进士,官苏州同知。“雄州”,地大物博人多,占重要地位之州。宜兴原名义兴,宋时为避讳太宗赵光义之“义”而改今名。此处“雄州”即指宜兴。“荆蒲”,荆溪之畔。“神游”,人死的讳称。明方孝孺《懿文皇太子挽词》:“神游思下土,经国意难忘。”“故国”:前代王朝;旧日封邑。“蜀山”,蜀地山岳的泛称。此指宜兴独山,宋苏轼言此间风景类蜀,改成今名。此联所含“州”、“国”、“荆”、“蜀”四字,即隐指“蜀国”、“荆州”,表明关羽对蜀汉的忠贞及对荆襄的眷顾。以“绿”字表示生命长存,声威永振;用“红”字象征丹心不改,神明弥珍。联语借景抒怀,清新雅逸,生动传神,别有情韵。

  志在春秋,孔圣人未见刚者

  气塞天地,孟夫子所谓浩然

  ――江苏宜兴荆溪关帝庙联 齐彦槐

  三国魏嵇康《与山巨源绝交书》:“且延陵高子臧之风,长卿慕相如之节,志气所托,亦不可夺也。”此联以鹤顶格嵌“志气”二字。上联言“志”。“孔子惧万世君臣之大义不明,不得已而以宗鲁者尊周,托《春秋》以见志。”(见湖北汉口山陕会馆《汉关夫子春秋楼碑记》)关羽之“志在春秋”,即“欲以存蜀者存汉,志《春秋》之志”也(同前)。也即志在实现孔子所著《春秋》提出的主张,但像关羽这样刚烈者,“孔圣人”书中也未曾有过。下联写“气”。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体性》:“气以实志,志以定言。”赞关羽之“气塞天地”,而这正是“孟夫子”在《孟子?公孙丑上》中所说的“浩然”之气。联语借“孔圣人”、“孟夫子”来赞关羽,运笔纵横,造语凝练,内蕴深厚,余味不尽。江苏无锡关帝庙也有联云:“乃圣乃武乃文,孔门未见此刚者;不淫不移不屈,孟子所谓大丈夫。”

  志在春秋,自昔尊王伸大义

  身骑箕尾,于今配帝答孤忠

  ――河南洛阳关林石坊门联 吴源起

  吴源起,清浙江嘉兴人,康熙十三年(1674)曾任洛阳令,期间题刻此联。“尊王”:尊崇王室;崇尚王道。清皮锡瑞《经学历史》载:“尊王攘夷,虽《春秋》大义;而王非唯诺趋附之可尊,夷非一身两臂之可攘。”“大义”:正道;要旨。《旧唐书?李晟传》:“每以大义奋激士心。”上联称尊崇王室正统乃《春秋》典籍之“大义”,喜读《春秋》的关羽正是这样做的,他“志在春秋”,匡扶汉室。“箕尾”,二十八宿中的两个星座。旧诗文中常以“骑箕尾”指国家重臣的死亡。“配帝”,配祭于天帝。“孤忠”,忠贞自持,不求人体察的节操。下联写关羽虽然逝去,但将他钦封关帝,永享祭祀,也算是对“孤忠”的褒扬和答谢。联语题旨鲜明,格调沉雄,用典自如,感人至深。

  滩水夜号,蛟龙饮泣三分恨

  秋山昼啸,草木声诛两贼魂

  ――湖北当阳关陵神道碑亭联 佚名

  “蛟龙”,古代传说中的两种动物,居深水中。相传蛟能发洪水,龙可兴云雨。《荀子?劝学》:“积土为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此处以“滩水”引出“蛟龙”,自然贴切。后也以“蛟龙”借喻指英雄。《三国演义》第二十一回曹操在煮酒论英雄时曾详述龙之变化,概括道:“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同书第五十五回写周瑜在给孙权的信中又有“今若纵之,恐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也”之语。“饮泣”,泪流满面,进入口中。形容极度悲痛。联语用拟人手法,借“滩水夜号”、“蛟龙饮泣”、“秋山昼啸”、“草木声诛”来寄意抒怀,称关羽对未能匡扶汉室而三分天下的局面痛感遗恨,连“草木”都要声讨诛伐杀害关羽的东吴二将吕蒙、潘璋之“贼魂”(亦有称是指蜀汉叛将糜芳、傅士仁的)。联语虚实结合,情景交融,悲壮慷慨,尽在其中,令读者无不扼腕叹息。

  赤兔追风,休错认将军白马

  青龙偃月,从此消浩劫红羊

  ――湖北荆州余烈山关帝庙牌坊联 佚名

  据《宸垣识略》载:“明英宗梦见(关)帝乘白马。”故此间所建为白马关帝庙,牌坊上镌刻此联。上联承认关羽原本骑的是“赤兔追风”骏马,可在此处所见骑的却是白马,提醒众人“休错认”,不要以为眼前换骑白马的不是关大“将军”。下联指出尽管“赤兔”变成了白马,可手中的“青龙偃月”宝刀证明,这还是人们心中的英雄豪杰关公,他依然可以消除人间的“浩劫红羊”。古人以为丙午、丁未是国家发生灾祸的年份。丙丁为火,色红;未属羊。故以“红羊劫”指国难。联中“赤”、“青”、“白”、“红”颜色对,“兔”、“龙”、“马”、“羊”动物对,色彩鲜明,形象生动,语言传神。

  姓衍龙逢,一脉孤忠悬日月

  志宗尼父,终身心事托春秋

  ――甘肃陇西仁寿山关帝庙联 关永杰

  关永杰,明代文人,生平不详。“衍”,扩展,延伸。“龙逢”,亦作“龙逄”。相传夏代大臣龙逢受封于关邑,以关为氏,即关龙逢。他因直言敢谏而被夏桀杀害,后以“龙逢”为忠臣之代称。《山西通志》转引《唐书?宰相世系表》云:“关氏出自夏大夫关龙逢之后,蜀前将军、汉寿亭侯羽,生侍中兴。”“一脉”:一条脉络;一个血统。多以“一脉相通”、“一脉相传”,比喻相互继承的关系。上联即称关羽是关姓始祖“龙逢”相“衍”之后人,就连“孤忠”之志节,也得以“一脉”传承,有如“日月”高悬,永放光芒。“宗”,推崇;尊重。“尼父”,对孔子的尊称。孔子字仲尼,故称。下联言关羽对“尼父”尊崇,有生之年所立之“志”、所表之“心”、所做之“事”,皆都遵循《春秋》之义理。此联巧在以关姓作者颂关姓前辈先贤,融情铸意,真挚感人。

  蕴玉藏珠,善贾固皆蒙乐利

  心耕笔织,寒儒亦可荐馨香

  ――甘肃临洮关帝庙联 吴镇

  吴镇,初名昌,字信辰,号松□,清甘肃临洮人。乾隆十五年(1750)举人,曾官湖南沅州知府,晚年主讲兰山书院。“蕴玉藏珠”,比喻拥有和积聚珍贵的财物。“善贾”,“贾”读音古。指便于经商;善于经商。《韩非子?五蠹》:“长袖善舞,多钱善贾。”亦指诚善的经商者。“蒙”,承蒙,得到。“乐利”,快乐与利益。犹幸福。《国语?晋语》:“义所以生利也……不义则利不阜。”“心耕笔织”,用心耕耘,以笔织造。比喻精心而不辞辛劳。“寒儒”,贫寒的读书人。“荐”,接连。“馨香”,比喻可流传后世的好名声。此联是将关羽视为财神、圣人来一并颂赞的,称只要像他那样忠信义智,那么“善贾”者“皆蒙乐利”,连“寒儒”也“可荐馨香”。联语既蕴古风,又含新意,句锤字练,别具一格。

  圣德参天,好向龙山安帝座

  真灵救世,宜于路口起琼楼

  ――甘肃榆中兴隆山关帝庙联 佚名

  兴隆山为“陇上奇观”,人称“甘省之名山,兰郡之胜景”。因此间峰峦如飞龙起伏,便以“隆”谐音“龙”而名“龙山”。在民间信仰中,关羽被儒教崇为“文衡圣人”,佛教封为“护法伽蓝”,道教尊称“协天大帝”。兴隆山自古即为道家的“洞天福地”,所以上联称应当在此地为“圣德参天”的关公“安帝座”,也就是说安排“协天大帝”理应享有的坐席。“真灵”:真人;神仙。“救世”:拯救世人;匡救时弊。“琼楼”,形容华美的建筑物。通常与“金阙”、“玉宇”连用。下联期盼关公名如其“神”,“真灵救世”,为了实现这一愿望,最适宜的办法就是在人们来往密集的“路口”建造如同“琼楼”玉宇般的关帝庙,让关帝惠风普被,令世人蒙恩受祉。联语倾吐的是百姓真诚的心声,表达了民众朴实的愿望,反映了在当时社会环境中的真实情景。

  姓氏流香,大义与乾坤不朽

  风物特达,孤灯共日月争光

  ――甘肃兰州关帝庙联 唐琏

  唐琏,字汝器,清甘肃皋兰(今兰州)人。工书善画,有“小子畏”(明代画家唐寅字子畏)之誉。“姓氏”,表明家族的字。“姓”和“氏”原本有分别。“姓”起于女系,“氏”起于男系。后合而通称姓。“流香”,以酒之醇香飘溢而喻美好声誉得以传播。“风物”,风光景物。晋陶潜《游斜川》诗序:“天气澄和,风物闲美。”“特达”:突出;显赫。唐任华《杂言寄杜拾遗》诗:“英才特达承天□,公卿谁不相钦羡。”“孤灯”,孤单之灯。多喻孤单寂寞。宋陆游《山寺》诗:“古佛负墙尘漠漠,孤灯照殿雨昏昏。”此处则指关羽秉烛达旦之事。此联盛赞关公“大义”至忠,不仅与日月同辉,还与天地共存,就连“关”姓之氏也为此自豪,秉烛之地也因之扬名。联语烘托渲染,耐人咀嚼。

  德必有邻,把臂呼岳家父子

  忠能择主,鼎足定汉室君臣。

  ――浙江杭州西湖关帝庙联 缪昌期

  缪昌期,字当时,号西溪,明江苏江阴人。万历四十一年(1613)进士,授检讨。天启初迁左赞善,进谕德。杨涟劾魏忠贤,有言涟疏乃昌期代草,遭陷毙于狱。追谥文贞。《论语?里仁》:“德不孤,必有邻。”意谓有道德的人不会孤立,定会有人来与他为邻。“把臂”,握持手臂。表示亲密。上联以关庙与祭祀民族英雄岳飞的岳庙相邻入笔,颂赞关羽同“岳家父子”都是有德之人。“择主”,选择适当的君主。《三国演义》第三回:“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鼎足”,鼎有三足,用以比喻三方并峙之势。下联以关羽“择主”而与刘备形成“君臣”关系入笔,誉赞关羽忠心辅佐,致使蜀、魏、吴三国成“鼎足”之势。此联构思巧妙,用字朴实,虽着墨于庙址之地,却突出写庙主之仁德忠义,读来亲切感人,韵味悠长。

  潭分印心,鼎足三分一轮月

  台影照胆,桃园双影六桥春

  ――浙江杭州西湖关帝庙联 佚名

  西湖有“三潭印月”、“照胆台”等胜景。三潭处有三塔如瓶,浮漾湖上。每当皓月当空,塔内点烛,烛光从洞中透出,宛如一个个小月亮,与天空倒映湖中的明月相映,堪称美景。明张宁《三潭印月》诗:“片月生沧海,三潭处处明。夜船歌舞处,人在镜中行。”上联写“潭”,用“潭分”寓指“鼎足三分”,以“印月”引出“一轮月”以“印心”,颂赞关羽之忠义之心。“六桥”,指西湖苏堤上“映波”、“锁澜”、“望山”、“压堤”、“东浦”、“跨虹”六桥。下联写“台”,用“台影”引出“桃园双影”,以“照胆”称颂“桃园结义”之肝胆相照,其影响也令西湖“六桥”春意盎然。联语笔法新颖,借景抒怀,令人如临其境,照胆印心,钦佩之情油然而生。

  流水如神,掘地得泉非一处

  罡风作气,普天率土仰孤忠

  ――浙江富阳关帝庙联 徐渭

  相传关羽在湖北武昌伏虎山下“以刀卓地”而得泉,喷涌而出,源源不绝。上联所言此间“流水如神”之“神”,即庙中所祭祀之关帝。以当地实有之丰沛“流水”,称其不单单在武昌一处“掘地得泉”,而是惠泽流芳,遍及各地。尤以在吴帝孙权的祖籍富阳,见“流水”而思“掘地得泉”之关公,虔诚视“如神”也。“罡风”,道教谓高空之风。后亦泛指劲风。明屠隆《彩毫记?游玩月宫》:“虚空来往罡风宣,大地山河一掌轮。”“作气”,称可将强劲的“罡风”视为关公的“浩然之气”。“率土”,《诗经?小雅?北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犹言四海之内。下联颂赞关羽的浩然之气,称其在普天之下都受到尊奉与钦仰。联语以日常生活中最为常见、又与人密切相关的“水”、“泉”、“风”、“气”、“土”等比兴描述,充分表明了关公文化的影响极其广泛,也至为重要。

  贯日精忠,立臣子千秋模范

  弥天正气,壮国家一统山河

  ――山西太原晋祠关帝祠联 杨容

  杨容,字函斋,清山西太原人。精医术,工书画。此间关帝祠内的壁画即其所绘。“贯日”,遮蔽太阳。古人用以指精诚感天的天象。“立”,树立,确立。“臣子”,君主时代官吏对君主的自称。“模范”,榜样,表率。汉扬雄《法言?学行》:“师者,人之模范也。”“弥天”,满天。比喻高远充盈。“正气”,浩然的气概;刚正的气节。“壮”,加强,使壮大。“一统”,统一,意思是指全国统一于一个政权。明吕子固有《谒解庙》诗赞关羽:“正气充盈穷宇宙,英灵□赫几春秋。巍然庙貌环天下,不独乡关祀典修。”联语用“贯、立、弥、壮”四个动词串组,指明关羽的浩然“正气”有益于“一统山河”使国家强盛;其赤胆“精忠”理当为“臣子”奉为榜样,无疑是“千秋模范”。

  紫雾盘旋,剑影斜飞江海震

  红霞缭绕,刀芒高插斗牛清

  ――山西运城常平关帝宗祠正殿联 佚名

  “紫雾”,紫色云雾。“盘旋”,徘徊,逗留。“斗牛”,二十八宿中的斗宿与牛宿。相传晋初时,斗、牛之间常有紫气回旋,雷焕以为是宝剑之精上彻于天所致。见《晋书?张华传》。后因以斗牛指代宝剑,亦泛指剑。此联用“剑影”对以“刀芒”,指关羽的青龙偃月宝刀锋芒闪耀。“清”,喻明亮。《三国演义》第五回有诗云:“阵前恼起关云长,青龙宝刀灿霜雪。”又借庙中祭祀关帝的鼎盛香火为喻,称颂关羽流转斗牛的浩气与威震江海的勇猛,声色俱佳,生动形象,意境浑远,颇具传奇色彩。此联亦见于河南洛阳关林、山西太原庙前街大关帝庙等处,文字略有不同。

  护国佑民,万代群黎蒙福祉

  集义配道,千秋浩气满寰宇

  ――河南社旗山陕会馆牌坊联 佚名

  “群黎”,犹“群生”、“众生”。诸多的百姓。祭拜关公的献词、祝文中就有“圣德神功,保国康民”、“屡征异迹,显佑群生”等誉赞之语。“福祉”:幸福;福利。《韩诗外传》卷三:“是以德泽洋乎海内,福祉归乎王公。”此间有“降福孔皆(普遍)”、“蒙恩受祉”等匾额。“集义配道”,出自《孟子?公孙丑上》:“其为气也,配义为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指集聚正义而合乎法则,自会生出浩然之气。此间也有“集义所生”、“道洽麟经”等匾额。“寰宇”,犹天下。旧指国家全境。唐骆宾王《帝京篇》诗:“声名冠寰宇,文物像昭回。”联意为:如能像关羽那样护国佑民,就可使后世的黎民百姓安享欢乐幸福;关羽因为集正义于身而又守君臣之道,所以其浩然之气历经千秋而遍及寰宇。联语匾额,相辅相成,相映成趣,相得益彰。

  节义克全,所以成君子人也

  纲常无忝,此之谓大丈夫矣

  ――河南社旗山陕会馆牌坊联 佚名

  “节义”,谓节操和义行。《管子?君臣上》:“是以上之人务德,而下之人守节义。”“克”:能够;胜任。上联意为:关羽完全具备忠贞仁义的道德节操,所以成为当之无愧的仁德“君子”,令世人由衷钦佩。“纲常”,封建礼教所提倡的人与人之间的道德标准。明神宗钦定的醮典献词云:“恭维关圣帝君,生前忠义,振万古之纲常;身后威灵,保历朝之泰运。”“无忝”,无愧于。唐韩愈《顺宗实录一》:“懋建皇极,以熙庶功,无忝我高祖、太宗之休命。”下联意为:关羽又是无愧于昔日所定三纲五常伦理的道德楷模,而这正符合“亚圣”孟子所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的标准,使人景仰。

  讨魏攘吴,学本春秋存汉史

  安仁处义,道同日月近尼山

  ――河南社旗山陕会馆拜殿联 佚名

  “讨”,讨伐。“攘”,排除。“安仁”,安心于实行仁道。“处义”,以仁义之道处世。《史记?孔子世家》:“祷于尼丘得孔子。”后以“尼丘”、“尼山”指孔子。《论语?子张》中子贡曰:“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也。”将孔子比成日月。联意为:关羽讨伐曹魏,攘除孙吴,都是遵照《春秋》之教义做的,卓越功绩自当载入匡扶汉室的正史;他自觉地以仁义之礼为行为规范,正像礼赞孔子时所说的那样,道德的光辉犹如日月一般,万世长存,永放光芒。甘肃临潭旧城关帝庙联亦云:“清夜读春秋,一点烛光灿今古;孤舟伐吴魏,千秋浩气贯乾坤。”

  仁勇义刚,皇汉当年倚柱石

  精忠大节,丹衷永世昭日星

  ――河南社旗山陕会馆牌坊联 佚名

  “仁勇义刚”,仁爱、勇敢、义气、刚毅。指关公完美的节操和品格。“皇汉”,指称为“皇叔”的刘备所建蜀汉政权。“柱石”,《汉书?霍光传》:“将军为国柱石。”喻担当国之重任之人。“大节”,《论语?泰伯》:“临大节而不可夺也。”指临难而不易之节操。“丹衷”,赤诚之心。清乾隆年间所定祭拜解州关庙正殿和崇宁殿的祝文云:“帝浩气凌霄,丹心贯日。扶正统而彰信义,威震九州;完大节以笃忠贞,名高三国。”此联与祝文意思相同,即:关羽仁厚、勇猛、正义、刚烈,自是当年匡扶汉室正统的栋梁柱石;他精诚忠贞的高尚节操和忠心赤胆,必将如日星一般永世放射光辉。

  义气干霄,近指白云开觉路

  威声走海,遥凭赤手挽洪流

  ――江苏连云港云台山关帝庙联 陶澍

  陶澍,字子霖,号云汀,清湖南安化人。嘉庆七年(1802)进士,曾为川东道,治行称四川第一。官至两江总督。谥文毅。“义气”,节烈、正义的气概。“干霄”,高入云霄。清魏允迪《咏山中积雪》诗:“干霄篁竹翠盈眸,雪压风欺扑地愁。”“觉路”,佛教语。本指成佛之路。亦用以称去愚启智之途径。“威声”,使人敬畏的威名。太平天国洪仁□《资政新篇》:“关、张、赵云,威声素著,故得迎刃而解。”“洪流”,浩大的水流。比喻影响前进、危害极大的事物或情势。联意为:忠义之气直冲九霄,遂使洁白之云好似铺出使人彻悟之觉路;威武之名遍及四海,当令空白之手也能力挽肆虐无羁之洪流。此联巧妙结合连云港近海的特点,引类设喻,吟哦之际,心驰神往,浮想联翩。

  乃武乃文,至德与尼山合撰

  以享以祀,湛恩被粤海同人

  ――江苏镇江广东会馆关帝像联 佚名

  “至德”,盛德。“尼山”,指孔子。“合撰”,一道评述。上联以“乃武乃文”的定评誉赞关公,称他高尚的品德节操,可以和“文圣人”孔子相提并论,享有盛名。“以享以祀”,得以享祀。指供祭品以祭祀礼拜。“湛恩”,深恩。“被”:遍布;延及。“粤海”,指中国南部广东一带的海域,又作为广东或广州的代称。“同人”,称在一起共事之人或同行业的人。下联用“以享以祀”的实际表明愿望,那就是通过虔诚地祭拜,要像关公那样忠勇义信,并期盼在他的护佑之下,让到此的“粤海同人”都能获益受恩。

  乃圣乃神,德遍香江咸被泽

  允文允武,恩敷粤海不扬波

  ――香港特别行政区文武庙联 佚名

  “香江”,香港的别称。《廿载繁华梦》第十八回:“故府方才成瓦砾,香江今又焕门楣。”“咸”,全,都。“被泽”,受到恩泽。清钱泳《履园丛话》:“留村在无锡既膺殊遇,夙驾将行,锡之父老士庶被泽蒙庥者……号泣攀留,行趾相接,不下数万人。”“恩敷”,即敷恩。施予恩泽。联语起首八个字,是通用称颂赞誉文武二圣的四言短联,植入“香江”、“粤海”两处地名,便成了具有香港文武庙特色的专用联语。上联的“咸被泽”,称百姓都能得到惠泽。下联的“不扬波”,写海晏风清而无波澜。总之是祈愿二圣显灵佑护,使得风平浪静,国富民强,和谐美满,幸福安康。此间另有联云:“文德武功双帝祀;神恩圣泽五寰安。”

  翰墨淋漓,光华文德冲霄汉

  声灵赫濯,凛烈英风镇海河

  ――香港特别行政区文武庙联 佚名

  三国魏曹丕《典论?论文》:“是以古之作者,寄身于翰墨,见意于篇籍。”所云“翰墨”即笔墨。借指文章书画。“淋漓”,唐李商隐《韩碑》诗:“公退斋戒坐小阁,濡染大笔何淋漓。”形容文章等酣适畅快。“光华”,宋苏轼《广心斋铭》:“前圣后圣,惠我光华。”比喻才华或精神。“文德”,指礼乐教化。《易?小畜》:“君子以懿文德。”《论语?季氏》:“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上联写文圣孔子,颂赞他的著作所倡导的为人处世、为政治国的原则,闪耀着直“冲霄汉”的明亮光辉。“声灵”,声势威灵。“赫濯”,威严显赫。清许缵曾《睢阳行》:“玺书赫濯神□惊,日丽中天民受祉。”“凛烈”,严肃忠烈,令人敬畏。“英风”,英武的气概,崇高的声望。唐裴次元《赋得亚夫碎玉斗》:“独有青史中,英风冠千载。”下联写武圣关羽,称他的奇伟杰出的英武气概,令虔诚者钦仰,令奸诈者胆寒,定能驱魔镇邪,遂使海晏河清。

  公而忘私,入斯门贵无偏袒

  所欲与聚,到此地切莫糊涂

  ――香港特别行政区文武庙联 佚名

  汉贾谊《治安策》:“人臣者,主而忘身,国而忘家,公而忘私。”后以“公而忘私”称一心为公而忘却私事。“所欲”,《孟子?告子上》:“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与聚”,“与”承“所”言,指所愿集聚。联中所说“公而忘私”,首先是对文武二圣品节的肯定与颂赞,其次也是对有所欲念而来此集聚者的提示和警戒。明确地告知“贵无偏袒”,即秉公办理,决不偏护任何一方。所以凡“到此地”者,理应头脑清醒,聪慧明智,万不可稀里“糊涂”。之所以悬挂这样的警世联语,充分说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文武庙曾是维护社会公理的重要场所,并且起过令人信服的有效作用。此间又有联云:“天上掌文衡,信有灵光凭俎豆;人间尊武圣,永留浩气壮河山。”

  凛烈圣神,岂仅精忠扶汉室

  皓然道义,常普德泽育莲峰

  ――澳门特别行政区关帝古庙联 佚名

  因为此庙建于清代,故称之为关帝古庙。此联写于清光绪八年(1882),堪称古庙之古联。“凛烈”,严肃忠烈,令人敬畏。宋文天祥《正气歌》:“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圣神”,“乃圣乃神”之略语。泛称古代圣人。此指关帝。“岂仅”,用反问的语气表示不仅仅是。“皓然”:显明;光耀。“道义”,道德与正义。“普”:普遍;全面。《易?乾》:“见龙在田,德施普也。”“德泽”:恩德;泽惠。宋陆游《秋思》诗:“中原形胜关河在,列圣忧勤德泽深。”“育”,养育,培育。“莲峰”,当地有莲花山。嵌名联曰:“莲花涵海镜;峰景接蓬瀛。”借指澳门。此联颂赞关帝“圣神”永在,“道义”长存,不仅以“精忠扶汉室”而令人钦敬,更以“德泽育莲峰”而使人感动。联语紧密结合澳门特别行政区来写,自然中更觉欣然,贴切里更觉亲切。

  南控梅山,未许曹兵消渴去

  北延岘岭,应怜伍相过江来

  ――安徽含山关帝庙联 佚名

  “梅山”,山名,位于含山县东南。《世说新语?假谲》:“魏武(即曹操)行役失汲道,军皆渴,乃令曰:‘前有大梅林,饶子,甘酸可以解渴。’士卒闻之,口皆出水,乘此得及前源。”《三国演义》第二十一回对此也有记述,并借之展开“曹操煮酒论英雄”的动人章节。上联巧用“望梅止渴”熟典,以“未许”二字表明对枭雄曹操的厌恶。“岘岭”,即小岘山,位于含山县北。此间昭关旧为吴楚交通要冲。春秋时楚人伍子胥避难,曾过此入吴,后助阖闾夺取王位,因功拜相。下联引用“智过昭关”故实,以“应怜”二字表明对名臣伍相的同情。联语借景用典,切地抒怀,将曹公、伍子胥等历史人物同关公联系在一起,启人思考,加深印象。

  关怀华夏,胸存汉统垂竹帛

  圣览春秋,志昭义勇壮山河

  ――日本横滨关帝庙联 佚名

  横滨关帝庙建于清同治十三年(1874),至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华夏”,原指我国中原地区,后复包举我国全部领土而言,遂又为我国的古称。明朱实昌《嘉靖修庙记》云:“(关公)庙祀遍天下。蛮域华夏,武夫悍卒,儿童妇女,皆称戴之。”“汉统”,以汉室为正统。“竹帛”,竹简和绢,古代用来写字,故借指典籍。“圣览”,本指御览。此处指关公阅览拜读《春秋》。称其“汉统”之忠,“义勇”之“志”,皆由循《春秋》之道、执《春秋》之理而来,可称气“壮山河”,功“垂竹帛”。联语以鹤顶格嵌“关圣”二字,极为恰切。台湾省台北市关帝庙有一联亦用此格,句为:关河百二怅,天下三分未归一统;圣寿无俦仰,帝心永在长荫千秋。

  忠义二字,团结了中华儿女

  春秋一书,代表着民族精神

  ――马来西亚关帝庙联 于右任

  关羽以身尽“忠”,终生守“义”,是一个集忠义、勇武于一身的“古今来名将中第一奇人”(清毛宗岗语)。此联用非常通俗易懂的现代语言,将咏赞关羽联中常见的“忠义二字”和“春秋一书”进行归纳总结,并予以概括升华,言简意赅地涵盖了关公文化在中华民族优秀传统中的作用和地位。尤为可贵的是,此联用以为建在异国他乡的关帝庙题写,这更充分地说明了弘扬关公文化,对于光大中华民族优秀传统,增强海内外华夏儿女的凝聚力,推动祖国的和平统一事业,具有不可低估的重要意义。近年来,方兴未艾的海外关公崇拜风重新骤起,也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马来西亚青云亭关帝庙也有联云:“志在春秋扶汉室;光昭日月庇人间。”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作为“武庙之祖”的山西运城解州关帝庙,山西人民在入口处大门楹柱上,也悬挂了于右任先生所书此联。

  勇壮河山,万里雄风扬四邑

  忠悬日月,千秋义气普三都

  ――澳大利亚墨尔本四邑会馆关帝庙联 佚名

  清咸丰六年(1856),来自广东台山、开平、新会、恩平四县的华裔同仁,在墨尔本建造了旨在加强联谊、共谋发展的“四邑会馆”。出于对“峻德参天”、“信义昭著”的“神中之神”关圣的崇拜,会馆内特意专建关帝庙。“勇壮河山”和“忠悬日月”,皆为关帝庙匾额常用之语,以此起句撰联自当妙合贴切。“三都”,指会馆周边的三处繁华地区。联语突出颂扬体现在关公身上的“勇、雄、忠、义”等显著特征,又以“壮、悬、扬、普”表明其在此间同样受到礼赞并得以传播。这充分地说明了海外侨胞对关公文化的重视,而这也正是各国人民对“真善美”崇高境界的共同追求。

  鸟在笼中,欲张飞无奈关羽

  佛存心上,须八戒方能悟空

  ――某地关帝庙客舍趣联 佚名

  此联妙在双关别解,将“张飞”释为张开翅膀飞翔,把“关羽”看成关合羽毛难飞。对句之“八戒”和“悟空”,既是小说《西游记》中人名,又须按佛教语去领悟,颇为有趣。还有对以“蜂趋巢外,意探春何必袭人。”用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中人物,也见巧妙。四川内江三元塔趣联为:“身居宝塔,眼望孔明,怨姜维实难吕布;鸟在笼中,心思曹操,叹关羽不得张飞。”其中“姜维”、“吕布”、“曹操”谐音为“江围”、“旅步”、“槽巢”。现今还有作者将古今中外人名组合别解成一趣联,即:“公台方殁,文远遂降,吕布白求恩也;云长先逝,翼德又亡,刘备安徒生哉”。“公台”为陈宫,“文远”指张辽。“白求恩”、“安徒生”则为加拿大、丹麦等国家享誉全世界的名人。

  西听梵王钟,感激千秋义气

  东临钵池水,洗淘一片丹心

  ――江苏如皋水绘园关帝龛联 佚名

  水绘园是明代冒一贯的别业,明亡后文学家冒辟疆隐居于此。此间有“枕烟亭”、“洗钵池”、“雨香庵”等景致,为一处别具风格的园林名胜。《法苑珠林》卷四十三:“帝释在前,梵王在后,佛放常光,照耀天地。”所言“梵王”本指色界初禅灭的大梵天王。此处“梵王钟”则指寺庙之钟声。“感激”,感奋激发,感慨激励。“洗淘”,洗濯,洗涤。《易经?系辞》:“圣人以此洗心。”联语借园中之景,寄意抒怀,喻指关羽的“义气”如“梵王钟”声震天地,令人感慨,将人激励;又喻关羽的“丹心”似“钵池水”润泽万物,洗尽浮华,淘尽污浊。这副楹联立意新颖,联想丰富,别添神韵,更增游兴。

  圣德仰配天,美媲尼山泗水

  真经传觉世,普荫慧日慈云

  ――河南社旗山陕会馆牌坊联 佚名

  “配天”,与天相比并。“尼山泗水”,均在山东曲阜境内,后用为孔子的代称。上联写关羽的圣人之德如天空一般高,可以同文圣人孔子媲美。“真经”,严谨真切的经书。清李渔《玉搔头?媲美》:“俺自会诵真经,焚宝篆,把凡心洗。”此指假托关公之名而传世的《关帝觉世真经》、《关帝永命真经》等。“觉世”,启发世人的觉悟。清郑燮《道情序》:“若遇争名夺利之场,正好觉人觉世。”“慧日”,佛教语。指普照一切的法慧。《法华经?普门品》:“无垢清净光,慧日破诸暗。”“慈云”,佛教语。比喻慈悲心怀如云之广被世界、众生。唐太宗《三藏圣教序》:“引慈云于西极,注法雨于东陲。”下联写署名关帝的经书传世之后,自当启发世人的觉悟,如同佛的智慧与慈心将会启迪和荫庇众生一样。

  浩气塞两间,万古纲常永赖

  威灵宣八表,千秋带砺全凭

  ――广西桂林伏波山壮缪庙联 佚名

  蜀汉后主景耀三年(260),追谥关羽为壮缪侯,也省称壮缪。“缪”通“穆”。《谥法》:“布德执义曰穆。”壮缪庙亦即关公庙。“纲常”,封建礼教所提倡的人与人之间的道德标准。“威灵”,显赫的声威。“宣”,显示;彰明。“八表”,八方之外,指极远的地方。三国魏明帝《苦寒行》:“遗化布四海,八表以肃清。”“带砺”,《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使黄河如带,泰山若砺。国以永宁,爰及苗裔。”后以“带砺”为受皇家恩宠,与国同休之典。联语突出壮缪侯关公之“浩气”和“威灵”,并以“永赖”与“全凭”的确指,强调其至关重要的作用和无与伦比的价值,誉赞之情,溢于言表。

  鼙鼓遏行云,仿佛蜀军伐魏

  清歌咽渭水,犹然浩气吞吴

  ――甘肃甘谷关公庙戏台联 佚名

  “鼙鼓”,小鼓和大鼓。古代军中所用。唐白居易《长恨歌》:“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乐队中亦用。《三国演义》第六十八回也有诗云:“鼙鼓声喧震地来,吴师到处鬼神哀。百翎直贯曹军寨,尽说甘宁虎将才。”上联正是将戏剧演出时的鼓乐之声,联想为响遏行云的战鼓声声,如同看到蜀汉大军正出征讨伐曹魏。“清歌”,清亮的歌声。此指不用乐器伴奏的清唱。“咽”,谓声音滞涩。多用以形容悲切。“渭水”,黄河最大支流,源出甘肃鸟鼠山。下联虽称“犹然浩气吞吴”,但关公最终败于吴将,故用“咽”字放悲切之声,以“渭水”扣此间戏台。此间另一戏台联为:“托兴古人,看今日禹甸一统;聊拟故事,演当年蜀魏三分。”河南社旗山陕会馆关帝庙戏楼取名“悬鉴楼”,联一曰:“还将旧事重新演;聊借俳优作古人。”联二曰:“人为鉴即古为鉴,且往观乎;鼓尽神兼舞尽神,必有以也。”联三曰:“幻即是真,世态人情描写得淋漓尽致;今亦犹昔,新闻旧事扮演来毫发无差。”

  直道与天游,招手千人自度

  祠堂并地满,留名万世无双

  ――山西太原晋祠关帝祠联 佚名

  “直道”,犹正道。指确当的道理、准则。《礼记?杂记》:“其余则直道而行之是也。”“与天”,谓凡合乎天道者,则得天助。《管子?形势》:“持满者与天。”尹知章注:“能持满者,则与天合。”上联形象地形容关公的精神如“直道”当行,又得天助,遍游各地,有如随手即可招来,用以自我度化,以趋圣境。因太原简称“并”,故“并地”既可指太原,同时也可释为并及各地。明王世贞《太仓州修庙记》:“故前将军汉寿亭侯关公之祠庙遍天下,祠庙几与学宫、浮屠等。”下联明确地说出全国各地都建有关公“祠堂”的实情,“留名万世无双”自是所言不虚。

  恳关公显灵,驱那毒残鬼魅

  望东岳祈福,佑吾愚弱黎民

  ――湖北房县关帝庙联 佚名

  旧时中国的百姓有着“拜则当灵”的心理,形成了“见神就拜”的习俗。当关公承蒙敕封之后,人们对这位集众神于一身的“万全之神”,更是顶礼膜拜,格外虔诚。此联正是对这一现象的真实记录。“显灵”,旧指所祀之神佛显示威力,应验呈灵。“毒残鬼魅”,毒辣凶残的恶鬼妖魔。“东岳”,指五岳之泰山。联指道教所奉东岳大帝,迷信谓其掌管人间生死。“祈福”,通过祷告祈求福至。“愚弱黎民”,愚昧软弱的百姓。在封建社会里,基层政权薄弱,邪恶势力横行。即使朝廷有明君,也是天高皇帝远,奈何不得。于是平民百姓常寄希望于关帝、东岳大帝等诸多的神明施威显灵,以铲除令人恨之入骨的“毒残鬼魅”,能够让“愚弱黎民”得到佑护与扶持。此联只是历史现象的艺术记录,生活在当今的人们应当明白:恳请“显灵”灵不显,渴望“祈福”福不至。“福至心灵”的是命运须自己掌握,幸福靠勤劳创造,敬“恳”时代更进步,证“显”法律更健全,诚“望”社会更和谐,请“祈”道德更弘扬。

  仰龙德而瞻凤姿,乃神乃圣

  本麟经以树骏烈,允武允文

  ――河南社旗山陕会馆牌坊联 佚名

  “龙德”,圣人之德。《易?乾》:“潜龙勿用,何谓也?子曰:龙德而隐者也,不易乎世。”“凤姿”,英俊之姿。“龙凤”常用以称美才能优异之人。《南齐书?王僧虔传》:“舍中亦有少负令誉弱冠越超清级者,于是王家门中,优者则龙凤,劣者犹虎豹。”“麟经”,《春秋》的别称。孔子作《春秋》,绝笔于获麟。故称“麟史”、“麟经”。古代“四灵”之物就包括有“龙、凤、麟”三种。“骏烈”,盛业。晋陆机《文赋》:“咏世德之骏烈,诵先人之清芬。”联意为:景仰关羽高尚的品德,瞻仰其威严的仪容,如同面对神灵、圣明一般;关羽遵循《春秋》意旨行事,建立了不朽的伟业,称得上是文武双全的豪杰。

  生何氏,殁何年,盖弗可考矣

  夫尽忠,子尽孝,可不谓贤乎

  ――山西运城解州关帝庙圣配祠联 佚名

  圣配祠即寝宫,原有关夫人殿和其子关平殿。此联即为关夫人撰。关夫人姓甚名谁,生卒何年,不但史书中无记载,就连《三国演义》也未提及。由于全无故实,故只能用烘云托月之法,借写其“夫尽忠”、“子尽孝”而赞其“贤”。清李燧《晋游日记》录此联,称为“立言颇得体”。但据清梁章钜《楹联丛话》卷三转引清宋荦《筠廊偶笔》载,康熙十七年(1678),关公故里发现墓道,解州太守朱旦作《关侯祖墓碑记》。言“(关)夫人有氏可考”,即姓“胡”。可证该联当撰于康熙十七年之前。现今解州关帝庙中的胡公祠,所祭祀的就是关羽的岳父母。常平关帝祖祠中则有娘娘庙,关夫人凤冠霞帔端坐正中,侍者或持帕或执笏,恭身而立,所塑皆面目清逸,神态逼真。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