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文化 >

关庙楹联[十言联]大观


  西方圣人,犹是东山名士

  后日棣萼,何如前代桃园

  ――河南社旗山陕会馆牌坊联 佚名

  “西方圣人”,指关羽。以祖籍山西相对山东而言。“东山名士”,即孔子。以祖籍山东相比山西而称。古文通常也称二人为“关西夫子”、“关东夫子”。明徐渭《蜀汉关侯祠记》:“蜀汉前将军关侯之神与吾孔子之道,并行于天下。”“棣萼”,典出《诗经?小雅?棠棣》。以棠棣花之艳丽,比喻兄弟关系之亲密。后以“棣华”、“棣萼”等喻指兄弟。《晋书?孝友传序》:“夫天伦之重,共气分形,心睽则叶□荆枝,性合则华承棣萼。”联意为:“西方圣人”关羽,犹如“东山名士”孔子一样闻名遐迩;后世同胞兄弟的情分,很难比得过刘关张当年“桃园”结义的友情。此联“西”与“东”、“后”与“前”互对,既表明了地域之广,又揭示了时间之久,用字看似平易,对仗更显工稳,颂赞更见真情。

  骂使绝婚,总是委心汉室

  斩良诛丑,岂真报效曹瞒

  ――河南社旗山陕会馆大拜殿联 佚名

  “委心”,犹倾心,竭尽诚心。《史记?淮阴侯列传》:“仆委心归计,愿足下勿辞。”《三国演义》第七十三回写孙权诸葛亮兄诸葛瑾为使,对关羽言:“吾主吴侯有一子,甚聪明。闻将军有一女,特来求亲。”关羽勃然大怒曰:“吾虎女安肯嫁犬子乎!不看汝弟之面,立斩汝首。”上联即写此事,称赞关羽这样做正是真心匡扶汉室。同书第二十五和二十六回写关羽“约三事”而暂依曹操,并为之连斩袁绍两员大将颜良和文丑。下联便写此事,解释说这样做并非真心报效曹操,而是兑现自己所说:“吾终不留此。要必立效以报曹公,然后去耳。”目的还在“若知皇叔(指刘备)所在,虽蹈水火,必往从之”。联语既表现关羽的忠贞,又证明关羽的英勇,读之如闻其声,如见其人。

  正气尝伸,刚大塞乎天地

  圣人复起,忠义本于春秋

  ――四川南溪武庙联 王培荀

  王培荀,字雪峤,清山东济南人。道光二年(1822)举人,历知荣昌、丰都、新津诸县。“正气”,浩然之气。“尝”,通“常”。“伸”,扩展,扩大。“刚大”,刚直正大。金王若虚《进士彭子升墓志》:“言论慷慨,仪度不凡,刚大之气,困而不折。”上联用《孟子?公孙丑上》中论述“浩然之气”时所说“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语,又以“尝伸”二字进一步肯定关羽之“正气”与世长存。下联之“复起”,指出关羽是继孔子之后又一位被尊崇的“圣人”,并阐明其之所以能成为“圣人”,根本原因在于遵循《春秋》之“道”,培育出令人钦佩的“忠义”品德。联语互为照应,读来印象极深。

  河北醉归,怒斩曹瞒六

  将江南赴宴,笑倾鲁肃三杯

  ――湖北当阳关陵圣像亭联 佚名

  上联依《三国演义》第二十七回故事而写,关羽过五关时“怒斩”的“曹瞒六将”即孔秀、孟坦、韩福、卞喜、王植、秦琪。书中有诗赞曰:“挂印封金辞汉相,寻兄遥望远途还。马骑赤兔行千里,刀偃青龙出五关。忠义慷慨冲宇宙,英雄从此震江山。独行斩将应无敌,今古留题翰墨间。”下联依同书第六十六回故事而写,鲁肃、吕蒙等为讨回荆州,设鸿门宴邀关羽前往,云长“入席饮酒……谈笑自若”,后佯醉要鲁肃“莫提起荆州之事”,将其扯至江边。鲁肃“魂不附体”,东吴诸将“恐肃被伤,遂不敢动”。眼睁睁地“看关公船已乘风而去”。书中也有诗赞曰:“藐视吴臣若小儿,单刀赴会敢平欺。当年一段英雄气,犹胜相如在渑池。”联语简洁凝练,绘声绘影,以豪杰风光之事,赞英雄威武形象,读来有如眼前尽展画卷,耳际常留余音。

  香袅金炉,一道扶炎正气

  花生宝炬,千年达旦余光

  ――湖北松滋关帝庙联 佚名

  “金炉”,金属铸的香炉。亦为香炉之美称。南朝梁江淹《别赋》:“同琼□之晨照,共金炉之夕香。”“扶炎”,即匡扶汉室。汉自称以火德王,故称炎汉。“宝炬”,蜡烛的美称。《华严经?世主妙严品》:“宝地普现妙光云,宝炬焰明如电发。”“达旦”,直到天明。联用表明关羽忠贞刚毅的“秉烛达旦”故事。“余光”,充足的光辉。喻指美德、威势所显现或留下的影响。明李东阳《江都县学科贡题名记》:“后进之士仰遗风,慕余光,志感行励,必有勃然于此者。”上联说庙中香炉烟雾袅袅,升腾而起的是关羽扶持蜀汉的浩然之气。下联说庙内蜡炬火花频生,永不熄灭的是关羽忠贞仁义的道德之光。

  至大至刚,是集义所生者

  宜兄宜弟,其为仁之本欤

  ――湖北松滋关帝庙联 佚名

  上联语出《孟子?公孙丑上》:“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指“至大至刚”的浩然之气是“义”在内心积累才得以产生的。下联“宜兄宜弟”,语出《诗经?小雅?蓼萧》:“宜兄宜弟,令德寿岂。”指既宜于兄,也宜于弟,兄弟皆好。用于称关羽同刘备、张飞的结义兄弟情深。《礼记?大学》曰:“宜兄宜弟,而后可以教国人。”称只有兄弟和睦相处,然后才可以教育国人。“本”,事物的根基或主体。《礼记?中庸》:“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义者宜也,尊贤为大。”指出事君之忠、事长之顺,皆本源于“仁”。联语指出关羽正是以仁爱为根本,才成为忠义的化身。简明扼要,鞭辟入里,内涵丰盈,启人心智。

  此吴地也,不为孙郎立庙

  今帝号矣,何须曹氏封侯

  ――浙江富阳关帝庙联 佚名

  江苏南京关帝庙也有此联。“吴地”,三国时东吴政权管辖之地。“孙郎”,指三国时吴国的建立者孙权。他为吴郡富春(今浙江富阳)人,黄龙元年(229)称帝后迁都建业(今江苏南京)。联语提出一个令人关注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吴主出生、建都的“吴地”之上,却看不到为“孙郎”所立之庙,到处可见的都是祭祀被东吴所杀害的关羽的建筑。联语通过令人信服的反衬,证实关羽的形象影响极为深远。历代统治者不断地为关羽加封,已经有了至尊至圣的“帝号”,曹操当初所封“汉寿亭侯”还有什么意义呢?联语又通过发人深省的反问,强调关羽的威望愈发显得崇高。

  两道蚕眉,锁住汉室社稷

  一双凤眼,睁看曹氏奸瞒

  ――甘肃文县关爷楼联 佚名

  民间对关羽有“关爷”、“关老爷”、“关二爷”等诸多称谓,语虽直白浅俗,却更显亲近钟爱。关庙也因此称为“老爷庙”。同样,“关爷楼”也是供奉关羽的建筑。《三国演义》第一回中这样描写关羽:“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此联围绕关羽形如卧蚕的眉毛、好似丹凤的眼睛来写,赞其力“锁”怒“看”,即倾力匡扶汉室,慧眼识破奸贼。比喻形象,生动传神。以“凤眼”、“蚕眉”着墨所撰之联甚多。如浙江金华重建关帝庙联:“凤眼喜观今一统;蚕眉长恨旧三分。”甘肃甘谷关帝庙联:“浩气丹心,凤眼观春秋一部;鞠躬尽瘁,蚕眉锁汉室三分。”湖北当阳关陵联:“百尺铜台,千寻铁锁,笑割据河山,过眼奸雄安在;双珠凤目,八采蚕眉,睹辉煌冕藻,举头灵爽长存。”湖北当阳玉泉寺关帝庙联:“凤眼传神,蚕眉笑像,想当年姿爽英灵,弥天亘地;宝刀偃月,骏马追风,羡此日馨香报赛,航海梯山。”就连非洲岛国马达加斯加关帝庙也有联云:“日月高悬丹凤眼;江山长秀卧蚕眉。”

  三教同心,忠恕慈悲感应

  上善若水,澄潜混沌深沦

  ――云南大理紫云山关帝庙联 佚名

  佛教传入我国后,称儒、释、道为“三教”。明陶宗仪《辍耕录?三教》:“释如黄金,道如白璧,儒如五谷。”《三教源流搜神大全》中有三教推崇关羽的详细记载。“忠恕”,儒家的一种道德规范。“忠”谓尽心为人,“恕”谓推己及人。“慈悲”,佛教语。谓给人快乐,将人从苦难中拯救出来,亦泛指慈爱与悲悯。“感应”,道家有《太上感应篇》,谓神明对人事必有反响。上联以儒释道“三教同心”均推崇关羽为例,指出他们所主张的“忠恕慈悲感应”,都在关羽的身上得到体现。《老子》八章:“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称最高的品德像水那样,滋润养育万物却安静处下不争。下联以“水”为喻,称颂关羽高尚品德对世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此联妙在“同心”兼指后面六字同有心字(“应”字繁体为□),而“若水”后面的六字皆为三点水偏旁。清张鹏翮在《关帝志》卷三中说:“天下后世之人,因得以景仰神灵,感奋激发,学其存心,考其行事,而慨然想见其为人,读斯志也可以兴矣!”所言正是表明“感应”之神奇功能。

  汉代精忠,耿耿日星并焕

  台城肇基,巍巍宫阙重新

  ――中国台湾台南关帝庙联 佚名

  “精忠”,精诚忠贞。形容赤诚的忠心。素庵居士《春秋阁怀古》诗:“精忠足昭日羽,知我其唯《春秋》。念念不忘汉室,一如孔子尊周。”“耿耿”,明亮;鲜明。宋苏轼《梦与人论神仙道术》诗:“照夜一灯常耿耿,闭门千息自□□。”“焕”,焕发光彩,放射光芒。宋尚用之《和韵》:“佳篇疾读韵琅琅,真疑星斗焕光芒。”“台城”,宋洪迈《容斋续笔?台城少城》:“晋宋间谓朝廷禁省为台,故称禁城为台城。”此指台湾省台南。既嵌“台”字,又显庄重。“肇基”,谓始创基业。“巍巍”,巍峨高耸。“宫阙”,古时帝王所居宫门前有双阙,故称宫殿为宫阙。联意为:蜀汉关羽的忠贞品德,和“耿耿日星”一样,焕然明亮,永放光芒。台南“肇基”而建的关帝庙,犹如“宫阙”巍然耸立,庙貌“重新”。此间另有联云:“浩气满乾坤,万古勋名光史册;丹心贯日月,千秋义勇壮山河。”

  诡诈奸刁,到庙倾诚何益

  公平正直,入山不拜何妨

  ――福建泉州关帝庙联 佚名

  泉州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枕山面海,风光秀美,名胜古迹星罗棋布,不光吸引着大量的游客前来观光,同时也让无数的香客慕名而来。此联就是针对拜谒关帝庙的香客而写的。“诡诈”,狡诈,欺诈。《三国演义》第十九回写陈宫对曹操说:“(吕)布虽无谋,不似你诡诈奸险。”“奸刁”,奸诈,刁顽。上联正告那些“诡诈奸刁”之徒,即使进到庙内竭尽所能以示虔诚,也会被神灵识破而得不到佑护。下联寄语那些“公平正直”的人,称只要崇奉关帝的品德,即便入山见庙未曾拜祭,也无妨大碍,神灵依然降福于你。联语实际是借关帝庙表达对“诡诈奸刁”的斥责,对“公平正直”的赞许,褒扬贬斥,观点鲜明,直言快语,震撼人心。

  伐魏征吴,谁比一时事业

  称王颂帝,孰同千古馨香

  ――泰国曼谷关帝庙联 佚名

  “一时”,一代,当代。三国魏曹丕《与吴质书》:“诸子但为未及古人,自一时之隽也,今之存者,已不逮矣。”在三足鼎立的汉朝末年,“伐魏征吴”自是蜀汉的首要任务。关羽作为“五虎上将”之首,更是首当其冲,义不容辞。上联即赞誉其在讨伐征战中所建立的“一时事业”,堪称功丰德厚,无人可与媲美。“孰同”,谁能与之同日而语。“馨香”,既喻可流传后代的名望,又指供奉神佛的香火。绍剧《龙虎斗》第十场:“生为英雄死为神,千秋万岁受馨香。”下联记述关羽“称王颂帝”的封号愈发隆耀,必将流芳百世,试问谁能像他这样威名远播,永享崇祀。

  铁石为心,汉室擎天一柱

  春秋得力,尼山拔地齐峰

  ――马达加斯加苏瓦雷斯关帝庙联 佚名

  “铁石”,《晋书?忠义传序》:“守铁石之深衷,厉松筠之雅操。”比喻坚定不移。“铁石为心”即“铁石心”,宋陆游《后园独步有怀张季长正字》诗:“半生去国风埃面,一片忧时铁石心。”形容人刚强的秉性。《三国演义》第七十六回写诸葛瑾“奉吴侯命”劝关羽归顺,遭疾言厉色拒绝后,回见吴侯曰:“关公心如铁石,不可说也。”孙权也感叹道:“真忠臣也!”“擎天一柱”,托得住天的柱子。喻可以担负重大任务的人。上联赞关羽忠贞不贰,实为匡扶汉室的坚强柱石。下联写关羽的成功,主要得力于“尼山”(即孔子)所著《春秋》,二圣有如“齐峰”并耸,令人钦仰。清林庆铨《楹联述录》卷二载,清乾隆年间,山东庠生张大梦病笃,魂游之际见关帝,遵命撰此联后得救。实际是突显关帝崇拜之灵验,颇具传奇色彩。此联今又见于海外,更添一段佳话。原联为十一言,即上下联后面为七字句,首字分别为“是”和“与”。

  白马乌牛,引出忠心一点

  青龙赤兔,赢得鼎足三分

  ――福建漳州东山关帝庙联 佚名

  《三国志?蜀书?关羽传》称:“先主与二人寝则同床,恩若兄弟,而稠人广坐,侍立终日,随先主周旋,不避艰险。”所说指关羽、张飞与“先主”刘备“桃园三结义”之事。“白马乌牛”,古代盟誓时所用之祭牲。《三国演义》第一回写三人于桃园结义时,就“备下乌牛白马祭礼等”。关羽自从结义之后,“忠于昭烈,威震华夏,名之美也”(见清张镇《壮缪谥法考辨》)。事实上,关羽追随刘备后,始终处在艰难困扰的境遇里,但他能拒曹魏高官厚禄之诱,能拒孙吴儿女联姻之惑,足见其矢志不渝之“忠心”。可谓是“引出忠心一点”,献尽忠心一生。“青龙赤兔”,指关羽的兵器青龙偃月刀和坐骑赤兔马。联语中“白、乌、青、赤”色彩鲜明,“马、牛、龙、兔”生灵活泼,以此颂扬关羽为开创“赢得鼎足三分”的局面所立的丰功,从中不难看出他忠于结义盟誓的丹心。

  秉烛非避嫌,昼夜思汉室

  释曹岂报德,始终藐奸雄

  ――山东安丘关帝庙联 佚名

  《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写“操欲乱其君臣之礼,使关公与二嫂同处一室。关公乃秉烛立于户外,自夜达旦,毫无倦色。”元潘荣《通鉴总论》:“明烛以达旦,乃云长之大节。”上联即写此事,称关羽之所以如此,并非仅仅为了“避嫌”,而是一心想着汉室大业。《三国演义》第二十六回关羽的《辞曹书》中有“余恩未报,愿以俟之异日”之语。第五十回又写“义重如山”的关羽,“想起当日曹操许多恩义”,于是“心中不忍”而“义释曹操”。有诗曰:“曹瞒兵败走华容,正与关公狭路逢。只为当初恩义重,放开金锁走蛟龙。”诸葛孔明说:“此是云长想曹操昔日之恩,故意放了。”下联正写此事,换言之说“释曹”并非只是“报德”,而是出于对曹操的一贯藐视。此联实质上是对关羽所作所为的巧释与辩解,以表现关羽大义凛然、傲视群雄的非凡气质。出于对关公的尊崇,这样的描述很受人们喜爱,故许多关帝庙中都有类似的联语,文字略有不同。或作十一言:“秉烛岂因嫌,此夜心中忆汉;释奸非报德,当日眼底无曹。”又有:“对嫂非避嫌,此夜心中思汉;赦瞒岂报德,当时眼下无曹。”或作十二言:“秉烛非避嫌,午夜心中唯有汉;华容岂报德,英雄眼底实无曹。”

  继五百闻知乎,麟经独悟

  尽万世人伦也,汉鼎弥光

  ――湖北汉口山陕会馆春秋楼联 佚名

  “五百闻知”,《孟子?尽心下》:“由文王至于孔子,五百有馀岁,若太公望、散宜生,则见而知之;若孔子,则闻而知之。”谓由传闻传授而有所认识。“麟经”,指《春秋》。“独悟”,独自明悟。南朝梁武帝《围棋赋》:“或化龙而超绝,或神变而独悟。”山陕会馆《汉关夫子春秋楼碑记》:“麟经一书,系万古纲常,……关夫子以布衣起戎行,跄跄于金戈铁马之间,而讨贼大义如揭日月,东鲁心传若合符节。”所言“东鲁心传”即指拜读《春秋》“万世人伦”又“系万古纲常”忠诚执行之楷模。“闻知”而“独悟”。“汉鼎”,汉代的鼎,为国之重器。亦用以指汉代社稷。唐司空图《杂题》诗之一:“若使只凭三杰力,犹应汉鼎一毫轻。”称誉关公为匡扶汉室正统而功勋卓著。同时也寓若以精诚忠勇的关公为榜样,定会使江山社稷更加美好之意。

  文武神圣奕奕,两间正气

  君臣兄弟巍巍,千古完人

  ――甘肃兰州太清宫关帝像联 佚名

  “太清”相传为神仙居处,故常被道教用作宫观名。佛教最先把关公拉入教门,推上神坛,但却不如道教给予的封号高贵。这副镌刻在道观中的联语,同样给了关公极高的评价。“文武神圣”,即“允文允武,乃神乃圣”,是集古语对关羽的颂赞之词。“奕奕”:高大;美好。亦指神采焕发。“完人”,指品德行为完美之人。元刘祁《归潜志》卷十三:“士之立身如素丝然,慎不可使点污,少有点污则不得为完人矣。”联意为:允文允武,乃神乃圣,关羽浩然长存,充塞天地,其英雄形象如此高俊伟然;既是君臣,又为兄弟,关羽忠贞不渝,义薄云天,其道德节操堪称尽善尽美。江苏南京三义殿联云:“有是君者有是臣,续两汉成三,三义兴而两雄何在;难为兄矣难为弟,合寸心并一,一统正则寸土谁分?”

  蜀乎魏乎吴乎,名留三国

  圣也神也佛也,道在一人

  ――甘肃兰州荣光寺关帝殿联 佚名

  《三国演义》开篇第一回就说:“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才有了“三国”鼎立纷争的“演义”。终篇的第一百二十回写“三分归一统”,称之曰:“天运循环不可逃。”正是在这“蜀乎魏乎吴乎”的割据征伐之中,才涌现和造就了诸多的英雄豪杰。如今“蜀魏吴”的“是非成败转头空”,而“名留三国”者,首屈一指的当数关羽。正是时势造英雄,英名万古存。关羽因忠于汉室正统而更显仁义之“名”,荣膺“圣也神也佛也”的诸多敕封,可谓社稷重豪杰,三教皆推崇。关羽又以集众多美誉,堪称“道在一人”。所言“道”者,忠信之“道”,仁义之“道”也。

  禅宗道圣英雄,一诚有感

  赤兔青牛鹦鹉,三教同归

  ――甘肃陇西老子关帝观音合祀庙联 佚名

  在甘肃陇西有着一种较为独特的现象,那就是通常要将关羽同其他的崇奉者合祭共祀。此副镌刻在老子关帝观音庙中的联语,格外引人注目。“老子”,相传为道教创始人,被道教奉为教主,是三清尊神之一的“道德天尊”。“观音”,“观世音”的略称。佛教称其为大慈大悲的菩萨。上联指明不论佛禅宗师、道教圣哲,还是儒家推崇的英雄,都应“一诚有感”,即用忠贞诚实来感应悟彻。下联“赤兔”、“青牛”分别为关羽、老子的坐骑,佛教以“鹦鹉车”作喻说禅,故“鹦鹉”代表释佛,进而引出“三教同归”的结论。庙也特别,联也特殊,以特征之物代特定之教,用特制之法抒特意之情,可谓自有雅趣,别具特色。

  师卧龙,友子龙,龙师龙友

  弟翼德,兄玄德,德弟德兄

  ――广西南宁关帝庙联 佚名

  不少地方的关帝庙也有此联,或作“兄玄德,弟翼德,德兄德弟;友子龙,师卧龙,龙友龙师”(新加坡应和会馆内关帝神位联即此)。褒扬庙主关羽,却借其“师卧龙”(指称为卧龙先生的诸葛亮)、“友子龙”(指五虎上将之一的赵云,字子龙)、“弟翼德”(指桃园结义之三弟张飞,字翼德)、“兄玄德”(指桃园结义之大哥刘备,字玄德)而做文章,有如此之“龙师龙友”、“德弟德兄”,庙主关羽自然而然地应当受到颂赞。巧在其“师”其“友”与“龙”相关,其“弟”其“兄”同“德”相关,运用这相关的人物、相关的词语来衬托相关的主体,可谓视角独特,妙不可言。另有甘肃和政关帝庙联云:“兄玄德,弟翼德,威震孟德;师卧龙,友子龙,扶持真龙。”广东潮州鹤龙关帝庙联云“兄玄德,弟翼德,威施孟德;仗青龙,封真龙,恩及鹤龙。”

  汉封侯,宋封王,清封大帝

  儒称圣,释称佛,道称天尊

  ――湖北荆州龙堂寺关羽神龛联 黄馨陔

  黄馨陔,清湖北沙市人,光绪年间秀才。关羽在汉时封为“寿亭侯”,宋时封为“义勇武安王”,清时封为“关圣大帝”,儒家称其为“文衡圣帝”,释家称其为“盖天古佛”,道家称其为“翊汉天尊”等。总之,关羽的封号在不断地升级,“侯而王,王而帝,帝而圣,圣而天,褒封不尽”,奇迹般地跨越了时代历史,最终达到登峰造极的高度,同时又被儒、释、道三家共同推崇,从而成为忠义化身、道德榜样,并走上了神坛,成为千百年来上下共仰、中外同奉的超级偶像。联语以三个并列复句层层递进,记述了对关羽愈“封”愈隆、愈“称”愈尊的事实,让人也愈读愈思,愈思愈议,愈议愈明,愈明愈敬。

  文夫子,武夫子,两个夫子

  作春秋,读春秋,一部春秋

  ――香港特别行政区文武庙联 佚名

  香港文武庙始建于清道光年间,奉祀“文武”二位“夫子”。“文夫子”指孔丘,“武夫子”即关羽。孔丘“作春秋”,关羽“读春秋”。河南省北舞渡山陕会馆《创建戏楼碑记》中明确写道:“山左有孔子,道德高于万山,世人重其文也。然有文以之为纬,必有武以之为经。唯我关夫子生于山右,仕于汉朝,功略盖天地,神武冠三军。尤可称秉烛达旦,大节垂于史册,洵足媲美孔子,躬当武夫子之称。”联语正是针对文武庙合祀的特点,将其概括为“两个夫子”和“一部春秋”。可见和谐交融,贴切工整。相同的联语在内地的关帝庙也多见,类似的联作又有台湾新竹关帝庙联,句为:“山别东西,前夫子,后夫子;圣分文武,著春秋,读春秋。”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