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文化 >

关庙楹联[九言联]大观


  行之以忠,未有夫子

  也学而不厌,其唯春秋乎

  ――河北保定关帝庙联 佚名

  《论语?里仁》:“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朱熹集注:“尽己之谓忠,推己之谓恕。”可见“忠”就是忠诚。也就是说,为人做事要尽心竭力,克尽厥职。上联的“行之以忠”,即为此意。同时又用“未有夫子也”的肯定语,称颂在尽“忠”方面,没有人能超过关“夫子”。“学而不厌”,语出《论语?述而》:“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指对于学习永远不可以满足。下联又用“其唯春秋乎”的感叹语,指明关羽在读《春秋》一书时正是如此。清张鹏翮《关帝像赞》云:“义存汉室,致主以忠。《春秋》之旨,独得其宗。”读之更有助于理解联意。此间还有一联云:“自修齐,至平治,不啻四书内十章大学;寓褒贬,别善恶,恍若五经中一部春秋。”

  义勇腾云,一朝兄和弟

  忠心贯日,千秋帝与王

  ――中国台湾台南关帝庙联 佚名

  “腾云”,传说中指驾云飞行。此处比喻崇高。“一朝”,一时,一旦。此指关羽和刘备张飞“桃园结义”之时。“兄和弟”,指结义后亲如骨肉兄弟。“千秋”,既为人死的婉言,又形容岁月长久。“帝与王”,指关羽去世之后历经多年获有诸多封号。清赵翼《二十二史札记》称:“蜀汉一朝君臣相与之际,实旷三代后所无有也。”联以“腾云”与“贯日”喻赞关羽的“义勇”和“忠心”,尤为允当。充分证明关羽的异姓骨肉深情,涵盖君臣纲常伦理。湖北松滋关帝庙有联云:“至大至刚,是集义所生者;宜兄宜弟,与为仁之本欤。”江苏南京三义殿也有联云:“是君是臣,大业三分撑汉室;宜兄宜弟,高风千古仰桃园。”

  独来独往,为英雄本色

  大仁大勇,真圣哲楷模

  ――中国台湾屏东关帝庙联 于右任

  于右任,字伯循,近代陕西三原人,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举人。早年参加同盟会,辛亥革命时为陕西靖国军总司令,后任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等职。“独来独往”,本指特立独行的人,摆脱万物的挂碍,自由往来于天地间。联中指《三国演义》第二十七回所写“美髯公千里走单骑”和第六十六回所叙“关云长单刀赴会”之“英雄”壮举,也即联语所云“为英雄本色”。书中有诗赞曰:“独行斩将应无敌,今古留题翰墨间。”“圣哲”,指具有超人道德才智的人。亦以称帝王。“楷模”,典范,榜样。下联提及关羽最具代表性的“大仁大勇”,以“真圣哲楷模”概括并颂扬之,言之有据,言之有理,言之有情。

  一曲阳春,唤醒古今梦

  两班面目,演尽忠奸情

  ――安徽亳州大关帝庙花戏楼联 佚名

  亳州是曹操的故里,花戏楼为大关帝庙的组成部分,建于清康熙十五年(1676)。冠以“花”字,既指戏楼雕刻彩绘绚丽夺目,又因亳州自古有“花市”之誉。戏楼的上下场门书有“想当然”、“莫须有”、“白雪”、“阳春”字样。“阳春”,古代楚国曲名,为高雅音乐的代表。联中借指好的戏剧。“面目”,面貌,脸面。联中指传统戏剧的脸谱。上下联均以戏剧形象起兴,指出其既能唤醒人们对古往今来曲直是非的彻悟,又能帮助观众更加清楚地分辨忠奸廉浊、真假美丑。联系关羽之“忠”和曹操之“奸”,置身此间,自会对戏剧的教化作用有更多的感慨和更深的体会。另有专为演出《过五关》所题戏台联,句云:“为嫂降曹,自是因权变;尊兄斩将,无非以义行。”江苏无锡惠山的戏台联也耐人寻味:“谁云皮里阳秋,直绘出神仙面目,奸佞心肠,是是非非,凭半日小轮回,唤醒瞌睡汉;我亦登场傀儡,须扮就名士风流,英雄气概,磊磊落落,做一个奇角色,留与后人看。”

  千秋浩气,忠义参天地

  万古文光,春秋赞圣贤

  ――甘肃榆中兴隆山关帝庙联 佚名

  兴隆山自五代起就为道教活动场所,人称道教兴隆之地,故名。现为西北避暑胜地之一,又因有关帝庙而远近闻名。《三国演义》第七十七回有赞关羽之诗句为“气挟风雷无匹敌”,所说之“气”即“千秋浩气”。“忠义”,忠贞义烈。同书第二十七回也有“忠义慨然冲宇宙”诗句颂关羽。“文光”,绚烂的文采。清黄遵宪《岁暮怀人》诗:“赤嵌城高海色黄,乍销兵气变文光。”联语指出关羽之所以受到人崇敬,贵在其“忠义”之“浩气”,善读《春秋》而有“文光”。正因此,方被世人尊为“圣贤”。

  正气塞两间,神圣文武

  丹心昭万古,日月江河

  ――甘肃民乐洪水城关帝庙联 佚名

  “正气”,指有如《孟子?公孙丑上》所云充塞天地间的至大至刚的浩然之气。上联称关羽正是凭借其刚毅坚贞的气节,才得以享有“神圣文武”的美名。“丹心”,赤诚之心。《三国演义》第二十四回有诗云:“赤胆可怜捐百口,丹心自是足千秋。”清嘉庆本《关帝圣迹图志全集》中收有关羽所写《辞曹操书》:“窃以日在天之上,心在人之内。日在天上,普照万方;心在人内,以表丹诚。丹诚者,信义也。”下联赞关羽丹诚之心如“日月”经天,永放光芒;似“江河”行地,“万古”颂扬。联语引类设喻,意味隽永,简明扼要,生动感人。

  兵法读春秋,必有文章

  官箴严月旦,无作神羞

  ――江苏南京署中关帝庙联 彭元瑞

  此联见清梁章钜《楹联丛话》卷三,是作者奉旨视学江苏时,为署中关帝庙所题。“兵法”,用兵作战的策略和方法。“文章”,本指文辞或独立成篇的文字。上联写关羽读《春秋》不仅明“道”立“志”,同时还将其视为兵书来读,从而获得运筹帷幄的韬略和胆识。“官箴”,做官的戒规。“月旦”,谓品评人物。典出《后汉书?许劭传》:“劭与靖俱有高名,好共核论乡党人物,每月辄更其品题,故汝南俗有月旦评焉。”“神羞”,使神蒙羞。《书?武成》:“惟尔有神,尚克相予,以济兆民,无作神羞。”下联指明为官应牢记戒规,接受品评,万不可让神仙替你感到羞愧。此处之“神”,即所拜谒之关帝也。也可将“兵法”、“官箴”分开,以“兵”、“官”作名词,“法”、“箴”作动词,作为对署中当“兵”任“官”者的忠告。此联语不求丽,意则深长,启人思考,既有警策,又有激励,读之有益。

  我意祈麦秋,泽随地遍

  公灵震华夏,日在天中

  ――北京西四阜成门关帝庙联 李光地

  李光地,字晋卿,号厚庵,清福建安溪人。康熙九年(1670)进士,官至文渊阁大学士。此联见清梁章钜《楹联续话》卷一,称作者“为直隶巡抚,祈雨于关庙,有应,谢以联。”民间原本就有关公是“南海龙王转世”之说,故将封帝称王之后的关公,视为“灵应丕昭,显佑群生”之尊神。故“祈雨”之事,也求关公。“麦秋”,麦熟的季节。通指农历四五月。《礼记?月令》:“(孟夏之月)靡草死,麦秋至。”陈□集说:“秋者,百谷成熟之期。此时虽夏,于麦则秋,故云麦秋。”作者为使“麦秋”丰收,特意祈雨,所云“泽随地遍”,既是写实祈盼甘霖普降,又喻关帝显灵施以恩泽。可谓切事成联,饱含誉赞。

  翊汉表神功,龙门并峻

  扶纲伸浩气,伊水同流

  ――河南洛阳关林拜殿联 爱新觉罗?弘历

  清乾隆十五年(1750),高宗巡视中州,特为洛阳南郊埋葬关羽首级的关林拜殿撰书此联,另有御赐匾额“声灵于铄”。“翊”,辅佐。“龙门”,在关林南,两山对峙若门而名,以石窟蜚声海内外。上联颂赞关羽辅佐蜀汉的“神功”,称其“神功”将与“龙门并峻”,千秋永存。“扶”,护持。“纲”,纲常,法度。“伊水”,即伊河。由南向北穿龙门而过,龙门由此又称“伊阙”。下联盛誉关羽“扶纲”之“浩气”。“浩气”语出《孟子?公孙丑上》:“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称关羽之“浩气”当与“伊水同流”,奔腾不息。联语简短精当,借物誉人,极为贴切,相得益彰。此间另有九言联云:“先师圣矣,文心凭地载;汉寿神哉,武德与天齐。”

  本正大之情,放海而准

  礼神明之德,如川斯流

  ――山东东营河口关帝庙联 爱新觉罗?弘历

  “正大”,端正弘大。《易?大壮?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见矣。”“放海而准”,即“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略语,出自《礼记?祭义》。指用到任何地方、任何方面都可作为准则。“神明”,天地间一切神灵的总称。《易?系辞下》:“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变,以通神明之德。”联语以此颂扬关羽的“正大之情”,即正直仁义的情怀。巧在此联是为黄河入海口处的关帝庙而题,用“放海而准”着实妙不可言。《礼记?中庸》:“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为大也。”以“川流”形容盛行不衰。联语又结合黄河的川流不息颂扬关羽的“神明之德”,诚为生花妙笔,余韵如缕,读来令人心悠神远,浮想联翩。

  数行辞曹书,千载不朽

  一枝达旦烛,日月争光

  ――河南社旗山陕会馆大拜殿联 佚名

  清初毛宗岗在修订评刻《三国演义》时,对关公“挂印封金”的故事,予以极高的评价:“独至关公,而心恋旧主,坚如铁石。金银美女之赐,不足以移之;偏将军汉寿亭侯之封,不足以动之……天壤间不受驾驭、不受笼络者,乃有如此之一人。即欲不吁嗟敬仰,安可得乎?”上联用《三国演义》第二十六回故事,写关羽得知大哥刘备的消息后,“即写书一封,辞谢曹操”。下联用同书第二十五回故事,写关羽为护二位皇嫂,“秉烛立于户外,自夜达旦”。连曹操闻之也叹服不已。清甄汝舟《咏春秋楼》诗:“秉烛中宵暂避嫌,宅分两院亦从权。依曹不久仍归汉,留得英风在颍川。”故联中所言“千载不朽”者,非“辞曹书”也,乃坚贞之大节;“日月争光”者,也非“达旦烛”,乃忠义之高德。

  高义薄云天,威震华夏

  忠肝贯金石,志在春秋

  ――湖北汉口山陕会馆关圣殿联 佚名

  “高义薄云天”,本指诗文所表达的义理、境界极其高妙。《宋书?谢灵运传略》:“屈平、宋玉导清源于前,贾谊、相如振芳尘于后,英辞润金石,高义薄云天。”后亦多用来形容为人很讲义气。明李开先《赠少棠张举人》诗“万丈文光摇北斗,一生高义薄云天。”上联突出誉赞关公的仁义,称其皆由此而享有“威震华夏”的盛名。“忠肝”,指忠义之心。《宋史?儒林传八?王应麟》:“是卷古谊若龟镜,忠肝如铁石。”即礼部尚书王应麟在文天祥考卷上的批语。“贯金石”,谓金石虽坚,亦可穿透。形容精诚忠勇威力无穷。明李贽《关王告文》:“惟神(指关帝)忠义贯金石,勇烈冠古今。”下联着重称颂关公的精忠,称其皆因拜读《春秋》而有此“志”。会馆中《汉关夫子春秋楼碑记》也证实了这点,曰:“关夫子欲以存蜀者存汉,志《春秋》之志,此《春秋》之所以有其人也。”

  威名满华夏,浩气长存

  戎服读春秋,英风宛在

  ――海南琼山关帝庙联 佚名

  唐代置琼山县,以山为名。宋代置琼管安抚都督台,又建琼台。宋李光《琼台》诗:“玉台孤耸出尘寰,碧瓦朱甍缥缈间。爽气遥通天际月,沧浪不隔海中山。”“琼台福地”即为此间胜景之一,诸多建筑中就有关帝庙。“威名”,威望,名声。《三国演义》第七十四回有诗赞道:“关公神算谁能及?华夏威名万古传。”“浩气”,浩然正气,正大刚直的精神。“戎服”,戎装,军服。以身穿戎装而读《春秋》,充分表明关羽文武双全,志有所依,道有所循。“英风”,英武的气概,崇高的气节。古代海南为蛮荒偏远之地,多少失意的名臣才俊就被贬谪到此。所以关帝庙的兴建,本身就证明了关羽“威名满华夏”。

  守君臣范围,如布有幅

  明春秋大义,似尺当平

  ――某布店关公像联 佚名

  西晋傅玄写有《衣铭》和《被铭》,前者曰:“衣以饰外,德以修内。内修外饰,礼有制也。”后者云:“被虽温,无忘人之寒。无厚于己,无薄于人。”因“衣”、“被”皆离不开“布”,故旧时布店有通用联:“衣人德自暖,被世岁无寒。”小中见大,言简意赅。这副题布店关公像的联语同样令人称道。“幅”,布帛的宽度。古制一幅为二尺二寸。亦泛指宽度,亦谓使有限度。《左传?襄公二十八年》:“夫民生厚而用利,于是乎正德而幅之。”孔颖达疏:“言用正德以为边幅,使有度也。”“平”,公平。此联妙在结合布店的特点,以“布有幅”喻“守君臣范围”,以“尺当平”喻“明春秋大义”,实在是涉笔成趣,别出心裁。

  度一切众生于梦幻后

  存千秋大义在天壤间

  ――云南昆明关帝庙联 王惟诚

  王惟诚,字孚远,号太仆,清道光年间人。曾任广西布政使。“度”,佛教语。意为引其离俗出生死。“众生”,凡指人和一切动物。《红楼梦》第二十五回:“我笑如来佛比人还忙:又要度化众生,又要保佑人家病痛,都叫他速好。”“梦幻”,梦中幻境。多喻空妄。晋陶潜《饮酒》诗之八:“吾生梦幻间,何事绁尘羁。”佛教本有“众生好度人难度”之语,意指除人以外的动物本性率真,易于救度;而人心巧伪,难以济度。上联则写对关公的祭拜当使“众生”消除一切空妄不实的“梦幻”,得以度化点拨而务实求真。这是因为有如下联所言,关公的“千秋大义”在“天壤间”长久留存,自会使“众生”深受启迪,彻底醒悟。借以表明关羽的优秀品格对世人有极强的潜移默化作用。昆明西山关公石窟也有联云:“作孝作忠今古圣神常在;允文允武山川风气全开。”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