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世界历史 >

北美历史上欧洲与大西洋彼岸的冒险故事(三)

今天我们接着上篇文章继续了解16世纪的欧洲。伊丽莎白时期的一位评论者约翰·胡克把西班牙人视为道德上的劣等人,“因为他们集所有的残酷暴虐于一身……他们征服了一个赤身裸体、逆来顺受的民族,从这些人的身上,他们寻求的只是利益,而不是任何宗教或公共福利的创建,他们施行最残酷的暴政,惨无人道地把土著民烧烤至死,正像他们自己所撰写的历史中所展现的那样。”同时,这个英国人又赞佩“西班牙人的勤奋刻苦、吃苦耐劳,他们超负荷地给这么多的船只装载货物,连续不断地为他们进一步的努力和行动提供着补给,以及他们在完成那些有质量、有难度的事情上所表现出的大无畏精神,最后,是他们坚持不懈的殖民决心。”随着西班牙人在美洲的定居,不可避免的是,葡萄牙人也竞相效尤。


容易遭受西班牙入侵的葡萄牙,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它与这位块头更大的邻居之间的、建立在严格法律基础之上的海外关系。早在1479年,西班牙与葡萄牙之间就签署过一份协定,以调整它们各自在欧洲海域之外的贸易范围。经商议,教皇画了一条想象中的经线,在亚述尔群岛延伸100里格:西边是西班牙的,东边是葡萄牙的。1494年的《托尔德西里亚斯条约》使得这一裁决在这两个强国之间成为永久性的裁定,该条约在佛得角西边画了一条长达370里格的分界线。条约把南美的一大块切给了葡萄牙人,包括现代巴西的大部分。他们至少自1500年起就知道了这片海岸,当时,一支葡萄牙舰队在驶向印度洋的半路上,为了避开逆风而奋力驶向大西洋,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一片大陆突然出现在条约线的东边,而且显然不是非洲。


但他们的资源被严格局限于探测非洲,并取道亚洲和东印度群岛,不可能投入到美洲。他们在巴西的第一块殖民地,直到1532年才得以建立,是按照他们在大西洋岛屿属地的模式建立的,王国政府任命“首领”,是他们投资于那些被称为donatorio的政府赠予土地。这第一波殖民浪潮,大多数都失败了,直到葡萄牙人把基于奴隶制的甘蔗种植体系从佛得角和比夫拉群岛传到了巴西的一个被他们称作伯南布哥的地区,利润才开始被创造出来,殖民者们才得以扎稳脚跟。在巴西,真正的大规模发展,是在1549年才开始的,当时,王国政府投入血本,派出了1,000余名殖民者,并任命马丁·阿方索·德·索萨为总督,他拥有广泛的权力。打那以后,前进的脚步迅速加快,而且不可逆转,大规模的食糖产业越过了大西洋,在16世纪最后四分之一的时间里,巴西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奴隶输入中心,并继续保持着这一地位。


300余年的时间里,巴西吸收的非洲奴隶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多,那里实际上成了美洲黑人的天下。整个16世纪,葡萄牙人一直是大西洋奴隶贸易实际上的垄断者。到1600年,将近有300,000名奴隶经海路被运往各殖民地——25,000名运到马德拉,50,000名运到欧洲,75,000名运到圣多美角,其余的都被运到美洲。事实上,到这一时期,有五分之四的奴隶前往新大陆。重要的是要认识到,这套由葡萄牙人组织、由西班牙人赞助、旨在为他们的矿山和甘蔗园提供劳力的殖民奴隶体系,已经按部就班地运转起来,并稳定地扩大着。很久以前,其他欧洲强国就已经在新大陆获得了立脚点。但西班牙人从美洲的银矿开采中、以及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从食糖贸易中所创造出的巨大财富,却吸引了全欧洲的冒险家。


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小心翼翼地尊重彼此的利益范围,当两国政府于1580年在哈布斯堡王朝统治下联合起来的时候,这种关系至少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而其他国家则没有这样的约束捆住手脚。对于教皇在西班牙和葡萄牙之间对大西洋战利品所作的分配,任何能够遵守这种分配的机会,都被1520年代和1530年代的宗教改革给摧毁殆尽,在此期间,西北欧沿海的大部分地区都拒绝效忠罗马。新教,在大西洋法国和低地国家的商业团体及港口城市,在伦敦,在英格兰西南部的以航海为业的人们当中,都得到了特别的支持。1561年,伊丽莎白一世女王的枢密顾问威廉·塞西尔爵士对大西洋的国际法进行了一次调查,他毫不含糊地告诉西班牙大使,教皇没有权力做出那样的裁决。


不管怎么说,长期以来就存在一项传统,一直被法国的胡格诺派教徒所坚守,他们不承认天主教所主张的原则:和平与战争的常规准则,被孤悬于一条从大西洋中间横穿而过的子虚乌有的分界线之外。这条分界线甚至比教皇最初的裁定更加含糊不清,没有一个人确切地知道它究竟在哪里。但是,“越过那条线就没有和平”的理论(实际上是惯例),却是16世纪的一条生活常识。实际上,非常重要的是,几乎从它的开端起,新大陆就被广泛地视为并不适用法律规则的半球,在那里,人们所能指望的,就是暴力了。从16世纪最早的那些年起,布列塔尼、诺曼底和法兰西的渔民们,就一直在纽芬兰岛外大濑的那些高产渔场里作业了。在他们丰富的捕捞量以及关于陆地如何富庶的传闻的鼓励之下,他们走得更远。

1534年,来自圣马罗的法国航海家雅克·卡地亚上溯到了圣劳伦斯河,在被他称为斯塔达科纳的地方过冬,并一直深入到了荷卡拉加。1541年,他再次回到了这里,寻找“萨格奈的王国”,相传那里盛产黄金和钻石。但所谓的黄金,结果却是黄铁矿,而钻石则只不过是石英结晶而已,他的远征无功而返。正当宗教战争开始把欧洲撕得四分五裂的时候,伟大的法国新教领袖、海军将领加斯帕尔·德·科利尼,派遣了一支远征军,去殖民化位于今天的里约热内卢巨大海港的一座岛屿。此事发生在1555年,第二年,300名援军被派去跟他们会师,其中有许多人是让·加尔文本人亲自挑选的。

但此次远征并不成功,1560年,葡萄牙人认识到殖民地的弱小,便发动袭击,吊死了当地的所有居民。1562年和1564年,法国人也在北佛罗里达的卡罗琳要塞以及萨凡纳河附近的查尔斯要塞先后建立了殖民地。然而,西班牙人正密切注视着入侵者,尤其是新教徒,西班牙伟大的探险家赫尔南多·德·索托在1539~1542年间已经勘探了整个地区。1656年,他们大举进攻卡罗琳要塞,对整个殖民地实施了大屠杀。次年,他们在查尔斯要塞也如法炮制,在圣奥古斯丁和圣凯瑟琳岛建起了自己的要塞。6年之后,即1572年,法国的天主教斗士们上演了圣巴托罗缪之夜大屠杀,科利尼将军在这场屠杀中不幸遇害,法国人横跨大西洋扩张的第一阶段就此落下帷幕。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