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人物 > 袁崇焕 >

第八章 保卫宁远


  在萨尔浒大战中,明朝的军队三战三败。使主动的局势转成了被动。宁远城也因此陷落,顷刻间,京城人心惶惶,山海关也危在旦夕。就在这时,袁崇焕被迅速提拔为山东按察使佥事、山海监军。从此,开始了悲歌式的传奇人生。

  宁远在山海关外200余里,只守8里和守到200多里以外,战略形势当然大有区别。

  宁远现在叫作兴城,有铁路经过,是锦州与山海关之间的中间站。地滨连山湾,与葫芦岛相距非常近。

   天启三年九月,袁崇焕到达宁远。本来,孙承宗已经派了祖大寿在宁远筑城,但祖大寿觉得明军一定守不住的,于是,他只筑了规定的十分之一,便敷衍了事了。 袁崇焕到宁远后,看见这样的情形,他当即大张旗鼓、雷厉风行的进行筑城,并定了规格:城墙高三丈二尺,城雉再高六尺,城墙墙址广三丈,派祖大寿等督工。袁 崇焕与将士们同甘共苦,善待百姓,当他们像是家人父兄一般,所以筑城时人人尽力。次年完工,城高墙厚,成为关外的重镇。这座城墙是袁崇焕一生功业的基础。 这座城墙把后金军重兵挡在山海关外达21年之久,如果不是吴三桂把清兵引进关来,不知道还要阻挡多少年。

  关外终于有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这些年来,辽东辽西的汉人流离失所,若是给满洲人掳去,便成了奴隶。有了宁远城后,关外的汉人纷纷涌到,远近视为乐土,人口大增。宁远城一筑成,明朝的国防前线向北推移了200余里。

   袁崇焕同时开始整饬军纪,他发现一名校官虚报兵额,吞没粮饷,于是大发脾气,当即将这人杀了。但按照规定,他是无权擅自处斩军官的。孙承宗大怒,骂他越 权。袁崇焕叩头谢罪。孙承宗爱惜人才,便饶过了他。但袁崇焕这种刚烈、大胆的行为,显然铸就了他后来擅自杀毛文龙的先斩后奏,在这时已经种下了因。

   孙承宗也是个积极进取型的人物,这时他向朝廷请饷24万两,准备对后金发动进攻。孙承宗是教天启皇帝读书的老师,天启皇帝对老师也是相当不错的,立刻就 批准了。但兵部尚书与工部尚书互相商议说:“军饷一足,此人就要妄动了。”所以决定不让他“饷足”,采取公文旅行的拖延办法,这样,孙承宗的战略就无法进 行了。于是孙承宗进行屯田政策,由军士们自耕自食,却也得到很大的成效。

  天启四年,袁崇焕与大将马世龙、王世钦等人率领12000名 骑兵步兵东巡广宁。广宁就是今天的北镇县,在锦州的北边,离后金重镇沈阳已不远了。袁崇焕还没有和后金交过手,这次已含有主动挑战的意思。但清兵没有应 战。袁崇焕一军经大凌河的出口十三山,从海道还宁远。这时后金兵已退出十三山。

  短短三四年之间,从京师戒严到东巡广宁,军事从守势转为攻势,这主要是孙承宗主持之功,而袁崇焕也贡献了很多方略。孙承宗很赏识他,尽力加以提拔。袁崇焕因功升为兵部副使,再升右参政。孙承宗对他言听计从,委任甚专。

  在陆海出巡中,袁崇焕大笔一挥,写下了颇有气势的《偕诸将游海岛》一诗。

  偕诸将游海岛

  战守逶迤不自由,偏因胜地重深愁。荣华我已知庄梦,忠愤人将谓杞忧。

  边衅久开终是定,室戈方操几时休。片云孤月应断肠,椿树凋零又一秋。

   一场军事巡察,被袁崇焕写得就像一次出游,给硝烟弥漫的战场平添了几分悠游和淡定。这首诗中很清楚的抒写了他当时的心情:是战是守的方略受到了朝廷牵 制,不能自由,见到大好河山,更加深了忧愁。对荣华富贵我早已看得极淡,满腔悲愤,却只怕别人要说是杞人忧天。外敌的侵犯最终总会平定的,但朝廷中争权夺 利的斗争却是大患,不知几时方能停止?看到天上浮云,冷清清的月亮,又想到我父亲逝世,伤心的肠也要断了。

  天启五年夏,一切准备就绪,孙承宗根据袁崇焕的策划,派遣诸将分屯锦州、松山、杏山、右屯、大凌河、小凌河诸要塞,又向北推进了200里,几乎完全收复了辽河以西的旧地,这时宁远又变成内地了。

  后金兵见敌人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推进,四年之中也不敢前来冒犯。然而进攻的准备工作却做得十分积极,努尔哈赤将京城从太子河右岸的东京城移到了沈阳,以便于南下攻明、西取蒙古,保持充分的出击姿态。

   天启六年(1626)正月十四日,努尔哈赤统率13万大军,从沈阳出发,渡过辽河,将要到达石屯卫时,守将周守廉知道后,竟然吓得偷偷逃跑了。后金军到 达时就像进入无人之境,他们迅速占领了右屯、锦州、松山、大小凌河、杏山、连山、塔山等城,直奔宁远而来。听到后金大军西进的消息,高第吓得躲在山海关内 不敢动弹,不发一兵一卒前去救援,根本不顾宁远城军民的死活。8天后,即正月二十三日,后金八旗兵抵达宁远城下,将宁远围得水泄不通,使宁远完全成了一座 孤城。

  袁崇焕驻守孤城宁远,城中士卒不满2万人。但城中兵民,“死中求生,必生无死”,誓与城共存亡。他面临紧急态势,上奏疏,表决心:“本道身在前冲,奋其智力,自料可以当奴。”他采纳诸将的议请,做了如下守城准备:

   第一,制订兵略,凭城固守。宁远大战之前,明军与清军相比实在太弱,力量悬殊也太大。袁崇焕前面面临的是强敌,后面却无援兵,西翼蒙古不力,东翼朝鲜无 助,关外辽西,宁远变成了一座孤城,实是在没有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袁崇焕也只有扬长避短,凭坚城以固守。他曾言:“守为正著,战为奇著,款为旁著。以 实不以虚,以渐不以骤。”他汲取抚(顺)、清(河)、开(原)、铁(岭)、沈(阳)、辽(阳)、西(平)、广(宁)失守的惨痛教训,不出城外野战,决意凭 城坚守,拼死固守。敌诱不出城,敌激不出战。袁崇焕守卫宁远的要略是:孤守、死守、固守。

  第二,激励士气,画地分守。袁崇焕偕总兵满 桂,副将左辅、朱梅,参将祖大寿,守备何可纲纲,《明史·何可纲传》、《明史·庄烈帝纪》、《明史·丘禾嘉传》、《明史·刘光祚传》、《明史·马世龙传》 均作“纲”;《明史·袁崇焕传》作“刚”。通判金启倧等,集将士誓死守御宁远。他“刺血为书,激以忠义,为之下拜,将士咸请效死”。又部署官兵,分城防 守,画定责任:总兵满桂守东面,副将左辅守西面,参将祖大寿守南面,副总兵朱梅守北面;满桂提督全城,分将画守,相互援应。袁崇焕则坐镇于城中鼓楼,统率 全局,督军固守。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