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人物 > 雍正 >

雍正皇帝:第二章 皇子争斗

  康熙四十六年,皇帝第六次南巡,仍安排太子胤礽在京城监国。胤礽接此重任后,四阿哥胤禛、八阿哥胤禩等皇子心里极为妒忌,他们都想趁着父皇离京之机, 干掉太子胤礽的性命,太子胤礽得此消息,加紧防范。数月来,胤礽居住的无逸斋时常闹斗,胤禩、胤禛等暗地里多次调兵遣将去行刺太子,太子胤礽防备森严,避 了大祸,而那班行刺或防备的好汉却在刀下舍了性命。太子胤礽每次得到刺客被杀的捷报,犹如火上添油,使得他对四阿哥胤禛等皇子的忿恨与日俱增,时常掷茶 碗,摔玉器,无端发怒,暴躁不安。太子手下的侍卫、宫监,直至太子的师傅、亲信,见太子如此忧愁愤怒的模样,个个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但是,谁都拿不出 既能遮人耳目,又能除却太子心患的良计。

  自从太子胤礽的亲信穆之识在胤禛的杖下毙命之后,太子的军师喇嘛阿坦旺布取代了穆之识的地 位。这个阿坦旺布喇嘛粗通法术,武艺平平,但如穆之识那般的谄媚功夫却不差劲,他善于鉴貌辨色,溜须拍马。他凭着在江湖上混过来的三寸不烂之舌,把太子胤 礽捧得天花乱坠,拍得舒舒服服,于是逐渐成了太子的心腹。

  前些日子,阿坦旺布奉了太子的命令,也曾重金聘请江湖上许多有本领的喇嘛力士,设法收拾四阿哥胤禛的性命,可是胤禛手下有本领的喇嘛力士也不少,因此胤礽的喇嘛每次行刺均没有得手。

  一日,阿坦旺布在茶馆里打听到江湖上出现一种杀人利器“血滴子”的消息,就急急忙忙地赶回太子胤礽的府邸,向太子胤礽报讯。

   无逸斋的西院平时很少有人来往,院前方砖铺就的甬路上已经布满了斑驳陆离的绿色鲜苔。两边古树参天,浓密的叶子遮住了天空,使得甬路和院内的光线都十分 幽暗,时而微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地上的光影又闪现出变幻无穷的奇妙图案。太子胤礽为了躲避刺客,时常变换着寝所。昨天下午,太子胤礽又把寝所安排到这 里,并在附近布下了层层警卫,使得西院更笼罩着一层阴森森的气氛。

  西院的正厅里,太子胤礽坐在精巧的宫灯下翻阅着大臣的奏章。前几晚闹刺

  客,太子提心吊胆睡得不很安逸,白天也就眼皮浮肿,精神倦怠。

  “启禀太子,阿坦旺布喇嘛求见。”宫监前来通报。

  “快请!”胤礽知道阿坦旺布无事不来西院,急忙让宫监领他进来。

  “启禀太子,我打探到一种能杀人不见首级的利器‘血滴子’,特来禀报。”

  阿坦旺布说。

  太子胤礽耳闻此言,精神一振,连忙拉住阿坦旺布的手说:“快坐下,速把详情告知我!”“江南有一位铁冠道人,制成一种名叫‘血滴子’的暗器。这暗器能在百步之外割下首级,江湖上的人闻知都胆战心惊。”阿坦旺布神秘地说。

  “什么形状?这么厉害!”“什么形状我也说不上,据称这种暗器打中人时,能把整个头都割下来,而且即刻把头化为血水。”“这个铁冠道人现在何处?速为我把他请来!我重重有赏。”太子胤礽连忙下令道。

  “据说铁冠道人已来到京城,我当全力去找。”“好,快去,一有消息,便来报我。”阿坦旺布喇嘛受了太子的委托,第二天就往茶馆酒肆,到处打探,找寻铁冠道人的踪影。

  数天后,阿坦旺布领着一个盆脸细目身材高大的道士,来到太子胤礽的无逸斋。

  “启禀太子,这就是你要我请的那位铁冠道人。”阿坦旺布把铁冠道人领到太子跟前。

  太子见这铁冠道人衣衫不洁,目露凶光,心里先生出一丝厌恶来。“你就是威震江湖的铁冠道人吗?”胤礽将信将疑地问道。

   铁冠道人打量了太子胤礽一番,觉得胤礽虽有太子华丽的服饰,却无帝王的高贵风度,而且神态高傲,不肯礼贤下士。铁冠道人的口气也变得傲慢起来:“在下即 是,有何高求?”阿坦旺布为缓冲气氛,接口答道:“太子闻你发明了一种能百步之外取人首级的暗器,欲借此神器一用,事成之后,你可以封为国师,享尽一生的 荣华富贵。”铁冠道人久走江湖,哪有不明其理的。他原是个工匠,学得一手巧夺天工的手艺,只因被乡绅逼得家破人亡,走入江湖。后遇一个荤和尚,学得一身武 艺。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从跟随这个荤和尚后,他也开始堕落了,浪迹江湖,常做歹事。荤和尚后来被其冤家杀死,工匠逃避出来,埋姓改名,到山上 一住数年,专门研究“血滴子”这门取人脑袋的暗器。事成以后,

  他又重入江湖,改称铁冠道人。现在他想凭这‘血滴子’取人首级,夺人财 物,过上称心如意的好日子。眼下,铁冠道人听得阿坦旺布的话语,即想:“也罢,太子是嗣君,我能助他一臂之力,将来封为国师,也可享福后世了。”“贫道的 血滴子,取人之头,易如反掌。倘若太子有意,贫道可献丑于此。”铁冠道人自我吹嘘着。

  “好,明天午后,你演一演血滴子,让我们一睹实景。”太子应声答道。

  “遵命!”铁冠道人点头应允。

  第二天午后,太子胤礽和阿坦旺布以及几个贴身侍卫来到后院。铁冠道人手里提着一件如同皮帽的怪东西,看上去比人头还要大一些,皮帽中伸出一条绳索,挽在铁冠道人手上。这就是吓破人胆的“血滴子”。

  太子胤礽的两个侍卫抬着一只木笼子走来,他们把门打开,笼子内跳出一只头带花帽,身着彩衣的大猴子。那畜牲一见周围有这么多人,便手舞足蹈,到处乱窜。

  说得迟,那时快,只见铁冠道人上前,在离猴子三丈之外的远处把手一扬,手中的血滴子如同飞锤一般,疾速向猴子的头上套去。铁冠道人高叫一声“着!”

  皮帽子的暗器一下子套上了猴子的脑袋。紧接着铁冠道人又叫声“起,”一抖绳索,那暗器立即飞起,没有一丝响声,转眼间就回到铁冠道人的手中,那猴子的头却不知去向,身子跌下来,脖子上鲜血直向外涌。太子胤礽和阿坦旺布等人看了,不由得齐声叫好。

  “如果是人。”铁冠道人笑着解释道:“这血滴子里面装的就是一颗人头了。”

  太子胤礽听着,倒抽了一口冷气,半晌,才伸过头去,想探视一下暗器里的猴头,铁冠道人见状,哈哈大笑起来,“太子不必惊慌,贫道这门暗器还有与众不同的地方。”说着,铁冠道人把暗器打开,不见猴头,只有一股血水倒了出来。

  原来这血滴子外面用皮革作囊,内藏两把半月形利刀,一旦把人头套住,一拉绳索,里面的利刀便交叉合挠,头就被斩人囊中。囊内还藏有化骨药水,人头在里面顷刻就被化为血水,杀了人后,除留下几滴血水之外,没有别的线索可寻。

  胤礽见状,高兴得忘了太子的尊严,拍起双手,自言自语道:“妙极了!妙极了!有此等厉害的暗器,真是天造神物助我。胤禛啊胤禛,看你在世还有几天!”

  回到房里,太子胤礽设宴犒劳阿坦旺布和铁冠道人,并拿出许多钱则重重赏赐了

  他俩。三人促膝谈心。随着好酒人肚,一个杀害四皇子胤禛的阴谋设计形成了。

  四皇子胤禛居住的畅春园门口,红灯高悬门两旁的石狮张牙舞爪,门上的铜钉锃明透亮。乌黑通红的大门敞开着,人来人往十分频繁……这一切都显示出主人的地位。自从胤禛与太子胤礽的怨仇日益公开化后,他便命手下的坐探一日三报太子的情况,密切注视着太子的举动。

   四皇子善交江湖朋友,因此胤禛与太子胤礽的争斗也成了江湖上一个热门话题。在苏州为胤禛解脱困境的李卫,一直在江湖上云游。这一日,李卫来到北京城,拜 见几位江湖上闻名的高手。各位寒暄一番,话题自然又转到皇子争斗上来了。闲聊中李卫闻知铁冠道人已被太子胤礽收状,不由得心惊胆战,连忙起身告辞朋友,一 路寻到畅春园门口。

  “烦劳通禀四皇子,李卫求见。”李卫陪笑着向守在畅春园门口的侍卫说。

  看门侍卫抬眼看看李 卫,见他虽然衣著华贵,但是面目生疏,再说时已傍晚,不便引见,于是就回绝道:“皇子公务繁忙,没空见客!”李卫知道侍卫不报,难见胤禛,于是从袖中摸出 两锭银子递了过去说道:“有劳,有劳!务请通报四皇子,李卫有急事求见!”有钱能使鬼推磨,银子的功用果然十分巨大,侍卫收得两锭银子后,看了看李卫,又 觉得此人出手不小,一定大有来历,于是飞身入内通报。

  “启禀皇子,门外有个壮士求见!”“姓甚名谁?”胤禛问道。

  “自报大名李卫。”胤禛当夜练武归来,正在穿衣,听得侍卫禀报李卫求见,顿时感到心中大喜,忙吩咐侍卫:“快把客人领来。”“拜见皇子,”不一会儿,李卫跨进书房,拱手作礼。

   胤禛一见来客确是当初苏州客店赠金解难的恩人李卫,喜不自禁地说:“李兄,苏州一别已有许久,思念之情刻刻在胸。客店相逢,蒙李兄排难解纷,我实是感激 不尽,终生不忘。后来我一直探问李兄的踪影,可是总无消息。想不到今日李兄亲自上门,我定好好的款待款待。”“皇子不必客气。”李卫说罢,向四周扫视了一 下,示意胤禛散去房内的侍卫宫监。胤禛会意。喝道:“退下!”“夜闯府邸,希皇子恕罪。”李卫坐下说道:“我云游天下,认识的人数不胜数。早年在北京时, 我就知四皇子是个豪杰,本想投奔,却无机缘。不料在苏州的时候,得见皇子无端受到店主欺侮,便特地赠金为皇子解脱困境。这次求见,也是想为皇

  子排除危难的。”“此话当真?”胤禛紧锁着双眉,刚才谦逊的神气全消失殆尽:

  “李兄,什么危难?快快说与我听!”李卫见胤禛神色紧张,知道他已掂出话中的分量,便直言相告:“太子胤礽最近收伏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铁冠道人,这铁冠道人有件名为“血滴子”的神秘暗器,他能在百步之外用血滴子来取人首级。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