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李渊  

李渊

唐高祖李渊(566年-635年6月25日),字叔德,陇西成纪人,祖籍邢州尧山,唐朝开国皇帝。李渊是十六国时期西凉开国君主李暠的后裔,世代显贵。 隋末天下大乱时,李渊乘势从太原起兵,攻占长安。义宁二年(618年)农历五月,李渊接受其所立的隋恭帝的禅让称帝,建立唐朝,定都长安,并逐步消灭各地割据势力,统一全国。

 

  • 史上晋阳起兵,李渊父子谁才是主谋?

    时间  2019-02-23 16:28:51   浏览:85

    看过隋唐演义或者对隋唐历史有些了解的人大多会说:李世民是唐朝第一人,是李世民组织的晋阳起兵,才有了后来的大唐,因为历代正史是这样记载的。后晋修撰的《旧唐书》、北宋欧阳修等人编撰的《新唐书》、还有司马光的《资治通鉴》都是说晋阳起兵,李世民是主...

  • 存在感最低的开国皇帝,一直被儿子光芒遮住

    时间  2019-01-26 15:54:21   浏览:215

    唐朝是我国封建历史长河中一颗熠熠闪耀的明珠,大家一定不会陌生。而且对于唐朝历史上最负盛名的一位皇帝唐太宗李世民也一定更是熟悉。唐太宗在位23年,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与战略家。...

  • 李世民发动政变之后老皇帝李渊的晚年过的怎么样?

    时间  2019-01-11 16:20:15   浏览:160

    唐高祖李渊建立李唐王朝后,军功强大的次子秦王李世民和皇太子李建成之间展开了激烈的夺嫡斗争,最终李世民放弃了传统夺嫡途径,采用暴力手段发动玄武门之变,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哥哥和弟弟。武德九年(626)八月,高祖李渊被迫退位,直到贞观九年(635)去世。...

  • 李渊叫李世民强迫退位后做的一件事差点打脸李世民

    时间  2019-01-11 15:50:39   浏览:106

    想必大家都知道,开启贞观之治的唐太宗李世民是个极其深谋远虑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对于他来说,他的一生都是没有污点和极其辉煌的,唯一惹人争议的大概就是他杀兄弑弟的行为和发动玄武门之变的举措。但是在于很多史学大家看来,他这样做是有很多理由的,纵观整...

  • 大唐帝国之李渊开国:黄金时代,如日中天

    时间  2017-11-14 09:44:02   浏览:244

    隋末烽烟并起,各路英雄,枭雄也纷纷应时而起,逐鹿天下,十余年的征战之后,迎来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盛唐。每个盛大的王朝总是会出现伟大的帝王,汉朝的高祖和武帝,唐朝为人所念诵的就是唐太宗李世民,这是一个文治武功都是极为出色的英雄豪杰,在他的...

  • 《李渊传》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作者:严亚珍

    时间  2017-11-07 13:26:37   浏览:377

    《李渊传》 第一章 李家子孙皆名门 战败义军壮神威 第二章 招揽人才为己用 疑似被迫学周公 第三章 伪造敕书制混乱 巧施妙计退突厥 第四章 李渊起兵建基业 善将良才奔瓦岗 第五章 三取令箭帝王风 瓦岗建魏发檄文 第六章 老生殒命招募忙 二将面和心难和 第七章...

  • 《李渊传》第四十二章 功败垂成玄武门 献陵显灵佑千秋

    时间  2017-11-07 13:19:34   浏览:275

    在玄武门,李世民早就将常何这个心腹安插到了这个地方。常和是勇夺三军的唐军猛将。武德七年(624),李世民动用自己掌握的权利,将他调到了自己的身边,并赐给他金刀子一柄,黄金三十锭,派他在玄武门担任要职,不久,就成功成为了保卫玄武门的总管。 常何...

  • 《李渊传》第四十一章 萧墙之争胜券握 紧锣密鼓谋兵变

    时间  2017-11-07 13:19:16   浏览:263

    在互道珍重之后,房玄龄、杜如晦与众人挥泪而别,悲怆的气氛蔓延了当时的场景,大将秦琼高声说道:“面对这样的场景,你还能泰然处之、隐忍不发吗?” 李世民这才说道:“诸位将领的关心和拥戴我万分感激,这场萧墙之争,确实让我失去了战场上的英勇气概,可...

  • 《李渊传》第四十章 尉迟巧唱空城计 学士被逐焉安然

    时间  2017-11-07 13:19:00   浏览:274

    不久,在太子李建成指使下,李元吉果真派遣川东大侠焦山领着他的六个门徒前去刺杀,在大将尉迟敬德。 但是当一行人潜伏到尉迟敬德居住的府门前时,一下子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们发现,尉迟敬德的大门敞开,连一个守夜的门人也没有,而尉迟则安安稳...

  • 《李渊传》第三十九章 衡利弊后宫纷乱 宁玉碎不为瓦全

    时间  2017-11-07 13:18:43   浏览:266

    武德八年(625)十一月,李渊任命李世民为中书令,为了得一个安稳晚年,尽量权衡两个儿子中间的利弊,但是眼看着太子集团和秦王集团之间的斗争不可避免,心中升腾起一股无力之感。 不过,李渊已经下定决心,两个都是自己的儿子,他总是认为自己足以调节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