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人物 > 戴笠 >

戴笠与胡蝶的情爱畸恋(2)


第二章 胡蝶落入戴笠的魔掌


  1.美女和野兽的共舞

  一曲舞毕,林芷茗又上来安排说:“戴先生累了吧,我们在小房间预备了一些小吃和酒水,可以让您单独休息。”

  戴笠满意地点点头,对胡蝶说:“胡小姐请一起去用点水果吧。”

  胡蝶早已经被林芷茗告知,她现在有机会请求戴老板派人去追回她丢失的财物,便也很乐意地走了过去。杨虎向林芷茗使了个眼色,林芷茗点点头,跟了过去,安排好一切,就返身出来把门关上。

  戴笠跟胡蝶单独在房间里,戴笠心里想着的是闺房床笫的风流韵事,而胡蝶却在碎碎抱怨着行李被抢的事件。等到胡蝶说完一长串,开始落泪的时候,戴笠立刻显出绅士风度,伸手搭住胡蝶的玉手说:“胡小姐不用难过,箱笼丢失的案件包在我身上,我保证在一个月内帮你追回来。”

  “真的吗?”胡蝶仰起脸,泪光楚楚地看着戴笠。

  戴笠心里又是一抖,他拼命按捺住想要直接推倒胡蝶的激动心情,内敛地点点头。

  几分钟后,房间的门打开了,胡蝶挽着戴笠的手笑吟吟地走出来。她向戴笠点点头,就转身跟电影界的其他老朋友寒暄去了。

  杨虎走过去替戴笠点了根烟,十分隐晦地问他:“怎么样?”

  戴笠面无表情地说:“只要你肯出面帮忙,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不过这件事情还真得从长计议。强扭的瓜不甜。”

  杨虎连说:“我懂,我懂。胡小姐毕竟不是普通的女人,不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我们得见机行事。”

  戴笠说:“她的箱笼丢了的事情你知道吗?这件事我就交给你办。你尽快收集线索,逮捕杨慧敏回来审查。”

  杨虎一听自己的仕途之路又要由此开场,连忙欣喜地一并脚,行了个军礼说:“是!捉拿窃贼本来就是小事,多派几个警察花点时间就可以破案。老板放心,杀鸡焉用牛刀嘛。”

  “不,你这次就要把牛刀用上。”戴笠斩钉截铁地说。

  军统的势力在当时犹如铺开的天罗地网,没有防备的人对他们只能束手就擒。没过多久,杨慧敏就被关入了息烽监狱的刑房,几个特务轮流用严刑拷打她,为的就是摧毁她的意志。等到她的身体和精神都十分虚弱的时候,审讯才算开始。

  一盆冷水“哗”的一声泼到了昏迷的杨慧敏脸上,她猛地一激灵醒过来,疲乏无力地望着杨虎。杨虎晃着鞭子,走到她面前问:“杨慧敏,你到底把胡蝶的财物偷藏到哪里去了?”

  杨慧敏摇摇头说:“我真的没有。我跟朋友租了几只小船载着她的东西过了罗湖封锁线,到了惠阳以后。因为东西实在太多了,所以我只好又雇了两辆马车重新装好箱子再转往曲江。可就在那天晚上找客栈住宿的时候,一群人就跑进来抢了东西,还把我们都打了一遍。我当时根本没有看清是谁抢走了东西,所以我也托朋友找了很久,都没有线索。我保证不是我监守自盗,我是清白的,你们怎么就不能信我呢?”

  杨虎冷笑一声,说:“继续给我打,打到她说实话。”

  现场又是一声连着一声的鞭响,杨慧敏叠声地惨叫,又昏死过去。杨虎背过身去,有些失望地叹口气。

  没过几天,戴笠接到杨虎的报告,面色阴沉。杨虎站在一旁战战兢兢地说:“戴老板,我们已经尽力了,可是杨慧敏就是死不松口。而且她的要人朋友比较多,一直在对她进行积极的保护和营救。我们也不敢下手太重,只能把她先收监再看。”

  戴笠说:“那就另派人员赶赴广东东江一带组织侦察。我就不信那么多的贵重物品,会连一条赃物买卖的线索都没有流出。”

  军统广东省地方站及其下属见戴笠亲自过问此案,三天一个电报,两天一个电话,就像皇帝老子的十二道金牌催命一样,自然不敢怠慢,使出浑身解数,以便早日交差。很快特工人员就在东江的时新寄卖商店发现一只价值5000元的钻石戒指,同胡蝶开出的清单上的钻戒十分相似,便立即向戴笠报告。戴笠不露声色,秘密派特工郑三铃日夜兼程前往购买。

  郑三铃到了东江,找到时新寄售商店老板郑时新,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终于以4000元价格成交。郑三铃将钻石戒指立即送交戴笠,自己则暗暗潜伏在东江继续侦察。

  胡蝶的钻石戒指,外形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右手戴的钻石相仿,造型别致,所不同是重量不一,女王戴的钻石重4.4克,胡蝶钻石的重量则为女王钻石的1/4,郑三铃用重金购回的钻石戒指,经胡蝶鉴定,确认是“完璧归赵”。胡蝶对钻石戒指失而复得喜出望外,不免对戴笠一再感谢,戴笠听了兴奋不已,要郑三铃抓紧寻找。

  郑三铃再找到商店,要求再代买几件贵重首饰。但是伙计王虎说:“真不巧,郑老板去虎门了,要两天时间才能回来。”郑三铃发电报向戴笠汇报,很快接到戴笠“十万火急”绝密电报:“立即拘捕郑时新并押解重庆,不得有误。”但此时郑时新却失踪了。

  几天后,下属来报,说发现了郑时新的尸体。郑三铃连忙派人去抓捕王虎,却发现王虎也失踪了,连带寄卖店里的贵重物品一夜之间被搬离一空。郑三铃这才意识到王虎和郑时新都是盗窃销赃集团的成员。但现在已经追捕不及,他只好据实报告戴笠。

  戴笠知道抓捕难度巨大,眉头一皱,竟计上心来。他叫来杨虎问:“胡蝶小姐丢失的财物开出了清单没?”

  杨虎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折好的纸递上去,戴笠打开粗粗一看,吩咐道说:“这些可以买到的金银细软你们就按照清单上去购置。买不到的就告诉胡小姐东西只追回了一部分,其他我们还在追查,请她放心。”

  杨虎连忙答应,返身就派人去分头采购。

  胡蝶一家住在杨虎的公馆也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潘有声作为一家之主,觉得老是这样寄人篱下很灰心。于是几经周折,他联系了几个朋友一起开办了一家公司,从事茶叶和木材的生意。他只是想尽快赚些钱,为全家重新找个像样的住处。

  这天,潘有声又去公司上班,胡蝶倚在窗边一边哼着从前走红电影的主题曲,一边缝补小孩的衣服。林芷茗敲门走了进来,笑着对她说:“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你快别忙了,来看看这些是什么?”

  胡蝶有些好奇地跟着林芷茗出去,看着客厅里整齐地摆着十个箱子,她是又惊又喜地扑过去,打开箱子一件件翻检起来。箱子里有些首饰盒和珠宝,以及一些漂亮的戏服,全部都是崭新的。她马上就看出这些不是她原来的东西,可是这些不仅比她原有的东西更新,也更加昂贵,有些物品上面的价格标签还没撕掉。特别是一些舶来品,如意大利的皮鞋、法国香水、德国的玻璃丝袜等物品比原来款式更新,价值更高。胡蝶心里有些打鼓,她也在社会上打滚多年,怎么会不知道戴笠的心意?但是她一方面确实急需用钱,另一方面她心想自己有夫有子,戴笠对她就算有所企图,也无法下手。于是她对林芷茗温柔的一笑,感激地说:“你要替我多谢谢戴老板。老板的心意我都明白,能够‘追回’这么多珠宝、衣物,已心满意足。”

  2.调虎离山独占美人

  胡蝶在林芷茗家中过得极为惬意。她心思单纯地用着“戴老板派人送来的”贵重物品,却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向她靠近。

  一天有访客登门,指明要见胡蝶。胡蝶原以为是电影界的老朋友,不料当面一看,竟然是几个穿制服的人。其中为首的交给胡蝶一张通知单,冷冷地说:“你丈夫潘有声的公司私藏枪支被人告发,他已经被警察署关押了。你可以给他准备一些换洗衣物送去。”

  胡蝶一听,犹如五雷轰顶,一下子就软在林芷茗的怀里,不住地发抖。林芷茗连忙把她扶到沙发上躺下,送走了客人,又返回她身边安慰她。胡蝶泣不成声,拉着林芷茗不住口地说:“芷茗姐姐,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刚刚找回了一部分丢的东西,丈夫又出这样的事情,这个家要我怎么拉扯下去啊?”

  林芷茗看着她,心里有些惭愧。因为她知道这件事是戴笠和杨虎商量出的逼胡蝶就范的伎俩。林芷茗明白,凡是被戴笠看上的女子没有一个可以逃脱他的魔掌,况且此事关系着她的丈夫杨虎的前程,更是不可能阻止。但是她又不忍心昧着良心把自己的好姐妹推入火坑。心里挣扎了半天,她转念一想,看来这次戴笠并非玩玩就算了,而是真要娶胡蝶为妻的。戴笠权倾朝野,嫁给他也未尝不是一条好的出路。胡蝶能跟戴笠一起,实在是比跟潘有声要好很多。思虑至此,她也就狠下心来,劝胡蝶道:“杨虎偏偏最近还去昆明了,不能帮上忙。要不然你去找找戴老板吧?他一向对你那么照顾,这一次他也不会坐视不管的。有他在,比老杨强上百倍呢。”

  胡蝶一面用手绢拭泪,一面叹息说:“除了这条路,我也没有其他法子了。”

  戴笠接到了林芷茗的电话,第二天早已梳洗打扮好,坐立难安地等着。直到快中午,胡蝶才前来。戴笠连忙迎上去说:“胡小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戴局长真会说笑,我早就该来谢谢您了,最近真是麻烦您了。”胡蝶面带微笑地应酬着。

  戴笠连忙说:“哪里话,您是我最崇拜的电影皇后,能为您办事,是我的荣幸。有什么事您尽管来找我。”戴笠边说边把她迎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胡蝶一落座,就开门进山地说:“戴局长,我今天来打扰你,是有一事相求。有人告发说我丈夫和朋友开的公司私藏枪支,他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戴局长手下的人抓了。可是我知道有声素来胆小,绝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希望局长能够明察,早日放我丈夫出来。”

  戴笠故作惊讶地说:“到底是谁敢做这种事情?”说着,他就打了个电话给警局,故意严厉地问道:“你们在现场搜查到枪支了吗?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就尽快结案放人,不要让胡小姐再担心了!”

  胡蝶长长出了一口气,她感激地望着戴笠,眼中第一次流露出柔和的温情。戴笠看到胡蝶流露真情,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征服感。他说:“胡女士,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有劳戴老板费心了。”胡蝶站起身,柔媚地弯下腰去行了个大礼。她这番模样,惹得戴笠几乎是看呆了。直到胡蝶离开后,他还是愣愣地望着胡蝶的背影,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胡蝶刚刚走到杨公馆,就有一辆军事吉普停在门口,胡子拉碴,满脸憔悴的潘有声从车上下来,看到胡蝶,他大喊一声,张开双臂。胡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飞身扑了上去,紧紧抱住潘有声,两行热泪滑落了下来。

  经过这一番忽忧忽喜的刺激和一段时间以来舟车劳顿的辗转颠簸,胡蝶的身体渐渐衰弱,最终卧病不起。每天只能少量进食,昏昏沉睡,连出门散步的力气都没有。林芷茗和杨虎当然是尽全力照顾,不仅请来最好的医生,为她买最贵的补品,还三不五时地陪她聊天散心。

  潘有声看到爱妻如此,也是于心不忍。他也很少去公司,总是在家里陪伴她。这样一来,倒让戴笠没有机会单独和胡蝶相处。

  办公室里,杨虎又在为戴笠出谋划策。杨虎说:“要不然再把姓潘的关起来吧?”

  戴笠摇摇头说:“不行,胡小姐并非一般水性杨花的女人,只要不把潘有声从她心里彻底挖去,她就不能对那个男人忘情。所以对她不可造次,不能操之过急。否则伤了胡蝶的心,反而会适得其反。”

  杨虎说:“那老板觉得该怎么办?”

  戴笠想了想说:“最好能把他引到重庆之外的某个地方,让他跟胡蝶两地分居,感情就会慢慢变淡。”

  杨虎想一想说:“要不然把他调到昆明去做生意吧。”

  戴笠说:“随你去安排吧,一定要做到不留痕迹。”

  杨虎对林芷茗如此这番吩咐了一遍,林芷茗就来找胡蝶敲边鼓。她故意在胡蝶面前抱怨了一番吃穿费用的紧张,然后转而对潘有声说:“现在重庆风头紧,潘先生要做生意不用局限在这里。我听老杨说现在昆明的生意很好做,潘先生有没有兴趣过去?”

  潘有声在杨公馆吃住已经快一个月了,心中的确有些不好意思。听到有这样一个机会,连忙问:“去昆明可以做什么呢?”

  林芷茗说:“潘先生大概也知道,现在战势很紧张,缅甸那边有大批的军用物资,每日不断地经由昆明运进来。我听老杨说现在缺个战时货物运输专员。如果潘先生有兴趣,我乐意帮忙推荐。”

  潘有声连忙说:“那就拜托嫂子了。”

  到了晚上,杨虎和林芷茗一起来回话。杨虎说:“潘先生如果愿意去,我当然是尽全力帮助。只是这个职位要一直往返于昆明和重庆,我看胡小姐身子弱,还是留在此地修养会比较安全。”

  一听要和胡蝶分开,潘有声就有点犹豫。林芷茗连忙又说:“像现在这么好的差事哪里找?又体面又能赚钱,比起你现在做小生意要好得多。”

  潘有声看了胡蝶一眼,胡蝶故意低头喝水,避不看他。在她心里,已经隐隐感觉到潘有声继续留在重庆会不太“方便”,也有诸多危险。可是如果潘有声离开了,自己就会像风中的落叶,无依无靠。她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干脆保持缄默,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上苍。

  看到胡蝶不说话,潘有声心里也开始打鼓,越来越不能下决定。杨虎对林芷茗使了个眼色,林芷茗连忙说:“潘先生,你放心,你太太交给我,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杨虎也说:“我会为你配备一个副手,随你调遣。你可以随时从云南回重庆看看。这次机会不容易,你可要马上决定。”

  潘有声在他们的怂恿下,终于点了头。

  如戴笠所愿,潘有声没过几天就起身去昆明任职。潘有声走后,胡蝶的生活开始变得空虚。而杨虎和林芷茗又忽然都“忙”起来了,半个月了都没有来看看她。她有时候病情加重躺在床上,就连想要喝杯水都没有人来拿给她。寂寞郁结在心中,让她越发渴望能有个人陪在身边。

  连日里,倒是戴笠“顺路前来拜访”的次数渐渐增多。每次都带来些新鲜而有趣的小玩意儿,也不久坐,打个招呼就告辞。言谈举止都十分君子,倒让胡蝶疑心自己是小人之心了。这天戴笠又在林芷茗的陪同下来了,放下一盒越南进口的咖啡,便准备离开。胡蝶很不好意思,连忙挽留。戴笠才又坐了下来。他看了看胡蝶的卧室说:“杨公馆房舍实在太小,阳光也不够充足,你住在这儿病怎么会好呢?”

  胡蝶连忙替林芷茗分辩,说:“我住在这里已经够好了。反而是我给杨先生和夫人添了不少麻烦,我心里很过意不去。”

  林芷茗皱着眉头说:“戴老板说的是,只是现在我从上海来了不少逃难的亲戚,我都要一一安排,难免让胡小姐受委屈。哎,老板你不是有很多处公馆空着吗?何不借一处给胡女士养病?总比一家大小在我这儿挤着强。”

  戴笠听完,爽然地说:“我真是心粗,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如果胡女士不嫌弃,那就请你暂住在曾家岩公馆吧。反正那里也空着,而且离医院也很近,叫医生护士来也方便。你一家住着也方便。你看怎么样?”

  胡蝶心里透亮,知道这一段迟早要到来,她莞尔一笑,点头说:“谢谢戴老板了。”

  不久,胡蝶带着母亲和孩子住进戴笠的曾家岩公馆。她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把这件事写信告诉潘有声。她也不知道自己对戴笠到底是什么心情。也许有恐惧,也许有崇拜,也许有感激,也许有一丝丝的爱慕。大概是她觉得自己在这样的飘零乱世中,并没有自己主宰和选择的权利,只能任风吹雨打飘来飘去。如今能被戴笠这样一个有权有势的人保护,让她颇感到心安。

  飘摇的胡蝶终于被关入了金丝鸟笼中,成了戴笠掌中的猎物。尽管戴笠对胡蝶垂涎已久,可是他懂得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所以还不急于马上下手,而是慢慢地逗弄她,驯服她,等待一个能够彻底征服她的时机。

  3.千金博得胡蝶一笑

  曾家岩公馆的确又大又敞亮,但是住进来之后,胡蝶连外出会客的机会都没有。戴笠以保护她的安全为由,下令便衣侍卫牢牢守住这座公馆,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入,里面的人也不能随便外出。

  胡蝶不能离开公馆之后,更加感觉寂寞。只有戴笠每天过来一两个小时陪她说说话,聊聊从前的电影,才会让她心情略微轻松些。时间一长,她就越来越盼望着戴笠的到来,对他的生活习惯也都熟悉起来。

  戴笠知道胡蝶爱吃水果,于是不惜代价派人从新疆空运来哈密瓜。胡蝶说公馆的拖鞋穿不习惯,戴笠就派人搜罗了国外进口的各式拖鞋,供胡蝶选择。胡蝶不由得越来越感动,也越来越担心,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样的变化在等待自己。

  这天有人来通知,戴老板晚上要来公馆陪胡小姐共进晚餐。胡蝶一边在镜子前认真地化妆打扮,一边却陷入了矛盾。她挣扎着,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守住自己内心的防线。

  戴笠来了,他穿着笔挺的中山装,头发也是梳得整整齐齐的。他绅士地一伸手,领着胡蝶走向饭厅。胡蝶偷眼打量戴笠,看着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英气和野性,心里不由得充满仰慕。戴笠看着万种风情的胡蝶,越发喜欢她的小鸟依人和娇媚依顺。虽然这一段路很短,但是两个人的心里却像是走过了漫长的路途,渐渐克服了自己的心魔。

  饭桌上,两人相谈甚欢。胡蝶惊喜地发现戴笠那么了解电影,对自己的每一部影片都如数家珍。两个人聊到动情处,戴笠忽然一把抓住胡蝶放在桌上的手。胡蝶本能地一惊,急忙想抽出手来。可是戴笠却握得很紧,始终不肯放松。胡蝶有些哀求地说:“戴老板,你别这样。”这话更激发了戴笠的欲望,他盯着胡蝶的眼睛,诚恳地说:“你知道,我是从心底真心喜欢你的。这些天来,我茶饭不思,就想着你。我很希望能够跟你在一起。”

  胡蝶一直不能平静自己的呼吸。她的手在戴笠的掌心不停颤抖着,犹如一只受惊的小兽。她轻声说:“戴老板你不能这样,我不值得你爱。”

  戴笠真诚地说:“你是我心里最尊贵的女神。你不要害怕,我一点儿恶意都没有。我只是想保护你。有我在,谁也不会伤害你。”

  胡蝶的心紧紧地抽了一下,她感到心里的坚冰在融化。这一次,她忘记了潘有声,忘记了自己的孩子和母亲,也忘记了舆论的力量,主动地投向了戴笠的怀抱。两个人不再有一丝掩饰,随即进入了渴念已久的疯狂,像初恋的情人,尽情地享受着几个月来辛勤酿造的美酒的甘醇。

  当两人相拥着在清晨的阳光和微风中醒来,戴笠心中是满满的满足,而胡蝶却有一些惆怅。她立刻起身披衣,走进了洗手间,对着镜子端详着自己的脸庞。从她的眼中,有两滴眼泪落下。她开始感到对不起人在昆明的潘有声。他们夫妻两人一直感情甚好,如果让潘有声知道这一切,她该如何是好?如果他回来重庆之后不肯善罢甘休,那戴笠会不会把他送进监狱?

  她正轻声啜泣,戴笠走进来从身后抱住她,仿佛看穿了她的心事一般地说:“你不用担心,有我在,你不用害怕任何事情。”

  胡蝶说:“雨农,我对于自己做这事并不后悔,但是我想求你不要对潘有声下手。毕竟我跟他还是丈夫,我不想离开他。”

  戴笠虽然极想跟胡蝶做夫妻,但他知道凡事不能操之过急。所以只好一一应允。如今的美人在怀已经让他足够满足了。他把胡蝶从曾家岩公馆接到自己最常住的,也最豪华的杨家山公馆,让她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和自己在一起。

  可是胡蝶还是很讨厌这个地方,她向戴笠抱怨这里屋前是山,屋后也是山,风景单调,就连一个可供散步的花园也没有。戴笠最怕胡蝶对自己冷淡,听到佳人有意见,他连忙下令在公馆前赶造一座大花园。

  不到一个月,戴笠就邀请胡蝶参观新建成的杨家山花园。他非常得意地说:“这所花园是我亲自设计的,山上光花卉和树木就花费了一万多元法币呢。”

  胡蝶抿着嘴在花园里逛着,想笑却不敢笑出声。因为戴笠把天然的风景摧毁一空,又将一些天生的怪石老树一律削平砍光,硬把一个斜坡修成一道大石坎,再将整个花园用“喜”和“寿”两字组成起来。他用水泥先浇筑好“喜”“寿”之后,再在两边与空隙处种上花木,弄得俗不可耐,而他却自认为别具匠心。

  戴笠等花园建成后,每天早晚会陪胡蝶去花园散步。而且每次去都叫增加岗哨,禁止特务们从附近通行和接近,所以两人住在那里,有好多住在附近的人都不知道。

  戴笠感到满意,胡蝶也不敢说什么,但是明显流露出不愿意继续住下去的意思。为了哄胡蝶开心,戴笠就像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一样,愿意不惜手段付出一切。他决定为胡蝶专门建造一座规格、设施、造价都远远超过杨家山公馆的别墅金屋藏娇。经过选择、比较,戴笠选中了神仙洞附近的地皮。这里除了地名吉利,还有偏远幽静、风景优美等好处。胡蝶来看过后,也表示喜欢这里。

  可是胡蝶来的时候,穿着高跟鞋在崎岖的山路上不小心崴了脚,这让戴笠心疼了很久。所以修这所房子的时候,他要求汽车可以直达门口而不需要爬坡。为此他测量好了地形,凡是车路经过的地方都要求居民们搬走,碍路的房子一律拆除。

  一般的平民百姓都容易赶走,最困难的是这条路还要占用当时最有实力的四川军阀王陵基的地皮。王陵基任30集团军总司令,率部在江西。戴笠不好直接抢夺,只能采取笼络的手段达到目的。他向王陵基许诺会给他升官,王陵基也就心领神会地把地皮让给他了。

  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戴笠特地在别墅外围建筑一堵电网、一条水渠以及隔离外界的围墙,外面安置了岗亭,让卫士们只知道里面住了人,而不知道住的是哪一路的达官贵人。

  房子很快就修好了。两辆最新式的美国进口高级小轿车驶过新修好的柏油马路,开进刚刚竣工的神仙洞别墅。

  胡蝶一下车,脚踩在坚实的路面上,她的心情就好了大半。她环顾四周,看到公馆的位置居高临下,风景秀丽,就更加喜欢这里。楼房青砖砌墙,爬满手指粗细的藤蔓。罗马柱样式的大门风格独特。屋内用朱红油漆漆成的柏木铺就地板和楼梯,栏杆上刻饰精细,每层楼梯口和单个房间均设拱形木门。大门前是一方小院,青石板地面长着一株直径约1米的大黄葛树。整个房子不仅样式新颖,而且色调素雅宜人,的确是一套清新可人的新居。胡蝶一面看一面笑,脸上满是喜悦的神采。

  看到佳人如此开心,戴笠也很高兴地说:“你上次在这里跌了一跤,把我的心都跌碎了。所以我这次把路一直修到公馆门口,不用你走路,也不用你爬坡,下了车就可以进房间。希望你可以喜欢。”

  胡蝶莞尔一笑。戴笠仿佛受到了鼓舞,又接着往下说:“修这条路的时候可费了一番功夫。花钱、拆物不说,为了赶建,工人天天都有受伤的。为了往山上运石头,还曾经砸死过两个人。”

  胡蝶的笑容收敛了,没有说什么。只是往屋里走去。

  戴笠先带胡蝶看了可以举办大宴会的豪华客厅,又领她上二楼看了专门为胡蝶准备的卧室、浴室、书房和琴房。这些房屋都布置得金碧辉煌,富丽耀眼,一切都符合胡蝶的心意。而三楼除了有戴笠的办公室、会客室,还有一个宽大的电影放映室。里面的座位全部都是进口的单人或者双人小沙发,这在当时的重庆是独一无二的。

  戴笠牵着胡蝶坐在小沙发上,指着电影屏幕对她说:“以后你觉得无聊就可以在这里放你过去拍的影片看。要是你乐意,我还可以帮你拍电影,让你天天都能有做大明星的感觉。”胡蝶娇嗔地拍了戴笠一下说:“讨厌!”戴笠呵呵一笑,心里充满了甜蜜。

  其实把这座公馆送给胡蝶,戴笠心中还是有另外的打算。他希望胡蝶能够接纳他,和他结婚,做真正有名有份的夫妻,而不仅仅像现在这样名不正言不顺地一起生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必须把潘有声干掉。

  4.用权势压倒潘有声

  胡蝶真正的丈夫,潘有声这时已经感到了一丝蹊跷。他得到了一张特别通行证,可以自由在滇缅公路上来往运输货物,通行无阻。虽然赚钱不少,但是却完全受局势的摆布,行踪不定,时而这里,时而那里,完全没有自己主宰的时间。他经常思念胡蝶,想办法跟杨虎联系,让他帮自己给家里寄钱。可是每次的书信和钱款寄去之后就音信全无,胡蝶也从来没有跟他联系过。他不由得越来越担心,却没有办法。几个月后,他终于从昆明回到了重庆。刚下车就急急忙忙地跑到杨公馆,却看到林芷茗和从前判若两人,趾高气扬地翘着脚坐在沙发上,冷冷淡淡地说:“胡蝶啊,早就搬走了。”

  “什么时候搬走的?她搬去哪儿了?”

  林芷茗瞄了他一眼,一边低头看指甲,一边晃着脚上的拖鞋说:“她啊,搬到戴老板那儿去了。你走了以后,她一个人无依无靠。戴老板很照顾她,她当然不能不有所表示了。”

  林芷茗嘴里的口气漫不经心,可是心里却害怕极了。她很担心潘有声把这件事叫嚷开去,自己的面子也保不住。可她没想到等自己抬起头时,潘有声已经不见了踪影。

  潘有声此时一秒钟也呆不下去,他心如刀割,痛恨交加。既为自己的天真感到可笑,又为妻子委身恶魔感到痛苦。他恼恨戴笠夺人之妻,恨不得食其肉而寝其皮。他恨自己身为五尺男儿,却无力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他飞快地跑到军统局本部——中二路罗家湾19号要求求见戴笠。可是连接几天,投了几张名片,却都石沉大海。潘有声感到十分痛苦,他住在皇后饭店,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如行尸走肉一般毫无生气。因为心中始终有一道伤口,所以他食不甘味,寝不安席,心烦意乱,痛苦不堪。

  为了使自己的妻子能够早日摆脱魔掌,所以潘有声不惜重金四处托人周旋。他连上海的帮会首领杜月笙、黄金荣,重庆的军政大员何应钦、张笃伦都求遍了,可是没有人肯帮他。因为这些人都是戴笠的朋友,也没有一个人敢过问戴笠的私生活。他们纷纷把潘有声呼来喝去,拒之门外。让潘有声有苦无处诉,有怨无处申。

  这一天,他正在皇后饭店喝闷酒,忽然饭店的人说:“潘先生有人找。”他醉醺醺地抬起头,看见一个个子不高,头梳得光光的男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潘有声气呼呼地说:“你是谁,给我滚出去。”

  刚来的客人说:“我是戴笠的秘书王汉光。潘先生难道不想跟我谈一谈吗?”

  听到“戴笠”二字,潘有声马上清醒过来,拉住王汉光说:“胡蝶在哪里?你们快把我妻子还给我!”

  王汉光冷笑着说:“潘先生找我们老板,闹得是满城风雨。我看大可不必这样,事情很容易解决。”

  潘有声说:“那你们就把胡蝶交出来,我马上带她回上海。”

  王汉光说:“潘先生你冷静地想一想,即便把胡蝶女士交给你,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也要好好考虑一下路上的安全问题吧?”

  潘有声瞪着他,又想揍他,又不敢动粗,只好假装气势很足地说:“那你说怎么办?”

  王汉光笑着说:“潘先生愿意解决,那也容易。只是这事必须妥当解决,处理得好,有可能全身而退;万一处理不好,你就会一无所得。所以您现在最好想清楚,多动脑子,少动感情。”

  潘有声大声嚷道:“你用不着拐弯抹角,有话快说!”

  王汉光从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纸包和一个药瓶放在桌上,笑嘻嘻地说:“潘先生是聪明人。那就恕我直言了。现在你面前有两条路,要是你想带胡蝶女士回上海,那就等于选择了第一条路。你现在就得把这瓶药吃下去。要是你愿意选择第二条路,离开重庆回昆明去,那这纸包里的钱就都是你的了。我想,你不会不懂得该怎么选择吧?”

  看着王汉光笑里藏刀,潘有声心中在滴血。他跟胡蝶相恋四年才结婚,深知胡蝶的性格修为。她并不是一个仗着脸蛋漂亮就登上影后宝座的演员,她也不是一个受不起金钱和物质诱惑的女性。她从来都注意洁身自爱,独善其身,而较少虚荣心。她对于拿感情做交易是不屑一顾的,对于声色犬马的交际场所也从不留恋。她的演出薪金相当一部分用在了贴补父母开支一家十几口人的家用上。个人除了做些必要的高档服装外,总的来说生活还是比较节俭的。这一点来说在女影星中是格外少见的。

  此外,胡蝶对待感情十分专一。她和初恋林雪怀之间的矛盾完全在于林雪怀的消沉和狭隘,并非胡蝶看不清他。此外,追求胡蝶的富商政客多如牛毛,潘有声跟他们一比,是一个无权无财的小行员。胡蝶会毫不嫌弃,一心一意跟着他,过着一个平凡妇人的家庭生活,可见胡蝶不会轻易向权势钱财低头。

  而如今形势迅速变化到今天这个地步,一方面是大局势的动乱让自己和胡蝶都无能为力,另一方面就来自于戴笠的压迫强逼。潘有声十分气愤,他恨戴笠厚颜无耻不择手段,他更恨自己懦弱无能,连妻子都保护不了。他的手颤抖着移向药瓶,停了一会儿又转向厚纸包,来回不定。

  王汉光观察着他脸上的神情,知道他内心的防线已经松动,于是又补上一句:“戴老板已经说了,你现在做财政部战时货运管理局专员,不久可以升为上校。到时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坐在昆明,票子就会像流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流进你的腰包。有了钱,还愁找不到一个漂亮娘儿们吗?为什么现在非为了一个女人觅死觅活呢?”

  潘有声一把抓住那厚纸包里的钱,另一手重重一拳捶在桌上,大声说:“姓戴的,算你狠!我认栽!”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