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人物 > 艾森豪威尔 >

艾森豪威尔的故事:战争爆发出任作战部长,受命北非展示军事才华(2)


第二节 受命北非展示军事才华


  1942年7月,鉴于北非英军及远东美军接连受挫和丘吉尔的极力要求,美英决定发动北非战争。8月,艾森豪威尔被任命为实施北非登陆的盟军最高司令。

  盟军司令部设在伦敦,根据美英联合参谋长会议的指示制订作战计划。作战计划要点是:盟军特遣部队在法属北非的阿尔及尔、奥兰和卡萨布兰卡实施登陆,代号“火炬”,占领沿海主要港口,然后由阿尔及尔登陆部队向东抢占突尼斯,再待机与北非英军协同作战,消灭北非的德意军队。攻击发起日定为11月8日。

  1942年11月8日,艾森豪威尔接到第一份战报,第一次交火的情况令人沮丧。11月7日,美国军舰“托马斯·斯东号”载着美军的一个加强营在驶向阿尔及尔的途中,距目的地仅150千米处,被德国的鱼雷击中。

  在倒计时的最后一刻,突击部队准备就绪,发起进攻。参加这次作战的英美军队共有13个师,665艘军舰和运输舰,其中包括3艘战列舰、7艘航空母舰、17艘巡洋舰、64艘其他作战舰艇,分别编为西部、中部和东部3个特混舰队。首批登陆的兵力为7个师,其中有美国的4个步兵师和2个装甲师,英国的1个步兵师,共约11万人。此外,还有几个空降营将参加这次行动,他们的任务是占领敌防御纵深内的机场和要地。

  午夜时分,美英联军的3个特混舰队分别在阿尔及尔、奥兰、卡萨布兰卡地区登陆。8日凌晨1时,东部特混舰队在英国海军少将布罗斯的指挥下,在阿尔及尔的东西两面登陆。在西面,英军第十一旅顺利地占领了滩头;在东面,载运美军的船只被意外的浪潮冲离海岸数千米,在黑暗中造成了一些混乱,虽耽误了时间,但很快就控制了局势。

  中部特混舰队,在美军弗里登少将的指挥下,也于1时许在奥兰登陆。法军在这里的抵抗比在阿尔及尔更猛烈些。登陆部队虽在开始时顺利地占领了阿尔泽湾和安达鲁斯,但在向奥兰实施向心突击的过程中被阻于半路,进展较缓。

  西部特混舰队,由美军巴顿少将指挥,拂晓前抵达摩洛哥海岸。由于夜间行驶,而且航程较远,所以登陆时间比原计划晚了3个小时。美国军队分别在卡萨布兰卡附近的费达拉、利奥特港和萨菲登陆,一开始就牢固地占领了立足点。在有些地点,登陆部队根本没有遇到抵抗。

  登陆全面展开不久,参谋军官兴高采烈地向艾森豪威尔报告消息:“卡萨布兰卡的海浪平静下来了!巴顿将军正在登陆!”从奥兰发来的电报说:“登陆顺利,未遇特殊险情。”

  4时30分,精疲力竭的艾森豪威尔拿着几份刚到的电报,睡意像巨网一样朝他直压了过来,他头一沾枕头便开始呼呼大睡。早晨7时,天光放亮。艾森豪威尔一骨碌爬了起来,得知战况顺利。不过,接下来形势的严峻,使他不得不收起笑容。法国部队的抵抗行为,使得美军的消耗很大,而且失掉珍贵的时间。至11月11日,艾森豪威尔已经笑不出来了。他沮丧地认为,“火炬”获得战略胜利的可能性已经消失。

  11月13日,艾森豪威尔迫于无奈,飞抵阿尔及尔,与维希法国海军上将达尔朗进行谈判。艾森豪威尔认为,他迫切需要一个可靠的后方,为了得到这样的后方,他准备与维希法国当局合作,尽管他们都是在法西斯德国控制之下。维希政府头目达尔朗身材瘦小,圆脸,非常好动。他非常高兴地与艾森豪威尔握手,并签订协议,保证一丝不苟地遵守协议,使法国殖民军和舰队“满腔怒火”地转向德军。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协议无论是在英国国内、戴高乐流亡政府——自由法国内部,还是在美国舆论界,都引起了强烈的不满。

  丘吉尔声称,这一协议简直是晴天霹雳,罗斯福也表示不接受这个协议。报纸和电台的评论员则不无讽刺地说:“知道盟军登陆后所做的一件事是什么吗?是与欧洲法西斯首要分子签订协议。”“这一名头脑简单的将军,在政治的汪洋大海里没了顶,居然与法西斯分子握手言和。”

  听到这些,艾森豪威尔吃惊不已,一次军事上的权宜之计,竟然在人们心中激起如此轩然大波。

  这一协议所付出的代价,远远超过艾森豪威尔个人声誉的损害。这个协议造成了长期的负面影响。例如,苏联领导人怀疑英国、美国和法国维希当局背后有不可见人的交易。法国抵抗运动领袖戴高乐也对此强烈不满。他说:“如果盟军在解放一个国家时,却与投敌的前政府官员们签订协议,那么抵抗还有什么意义?”这一协议不仅伤害了法国抵抗运动成员的感情和士气,也对日后戴高乐与美国的长期合作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由于艾森豪威尔在阿尔及尔被“达尔朗协议”所困,他不能及时向突尼斯进军,而这时德军却继续在突尼斯集结。结果盟军强行攻占突尼斯城的打算遭到失败。

  至12月,艾森豪威尔手下有近15万人,但仅有3万人战斗在前线。他估计德军有3万人在突尼斯城内及附近,其中作战部队是25000人。由于盟军向突尼斯推进的速度过慢,兵力过弱,双方交锋时,盟军吃了败仗。

  此时的艾森豪威尔尽管外表一直保持乐观,内心却充满了厌倦、自怜和悲观的情绪。在许多时候,他总是不经意地抱怨说:“谁想当盟军总司令,就让他当吧!”

  圣诞节前夕,当夜幕降临时,艾森豪威尔在安德森野战司令部食堂吃晚饭。一名通信兵从电台那边冲进来,低声对艾森豪威尔说:“达尔朗刚刚被暗杀。”艾森豪威尔咕哝了几句,坐上他的汽车,冒着霏霏的雪雨,向迷蒙的远方驶去。90分钟后,他到达阿尔及尔,让参谋人员汇报情况。

  原来,达尔朗这个维希政府头目,虽然口口声声要真诚与盟国合作,却继续为非作歹,与纳粹来往密切。愤怒的法国人坐不住了,年轻的抵抗运动成员沙佩勒刺杀了达尔朗。此后,吉罗掌管了北非的军政事务。

  达尔朗之死,给人们带来的是欣喜。克拉克将军评价说:“在我看来,达尔朗上将之死完全是上帝的旨意……把他从政治舞台上清除掉,就像刺破脓疮一样。”就这样,达尔朗之死,也为艾森豪威尔解除了一个政治上的包袱。

  1942年12月22日,马歇尔命令艾森豪威尔:“授权你的部下去处理国际外交问题,集中你的全部精力用于突尼斯的战斗。”于是,艾森豪威尔决定,在突尼斯开展一场大规模的攻势,来转移外界的注意力。

  1943年1月的突尼斯,寒风凛冽、雨雪交加,恶劣的气候条件严重地阻碍着在前线发动攻势。在战事稍稍平歇的同时,一场后勤之战却紧锣密鼓地打响了。在这场后勤竞赛中,德军显然拥有一些有利条件,其中包括西西里岛及突尼斯的优良机场、靠近战场的海港,这使他们的运输线路大大缩短。同时,艾森豪威尔却不断抱怨后勤问题。

  当时,德军还有着经验丰富的指挥官和作战部队,并拥有较多的坦克,这些优势,愈发激起了希特勒尽早从突尼斯向卡萨布兰卡推进的野心。同时,丘吉尔对突尼斯前线进展迟缓感到非常不快。

  从华盛顿传到盟军总部的谣言说,为平息民愤,美国总统将要“牺牲”艾森豪威尔,以平息达尔朗事件造成的不利政治影响。据说,罗斯福认为保留艾森豪威尔“在政治上是不明智的”。

  就在达尔朗事件后不久,艾森豪威尔在1943年1月初任命佩鲁顿为阿尔及利亚总督时,又掀起了另一次抨击的浪潮。因为,佩鲁顿曾任维希政府的内政部长,民众怎能容忍这样的人担任他们的总督呢?与此同时,吉罗又逮捕了在北非的自由法国成员,引起又一次抨击浪潮。

  妻子写信警告艾森豪威尔说:“头头们正在准备把你撤职。”他的联络副官布彻在记录上也这样写着:“我告诉他,他的脖子已经套在绞索上!”

  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加上工作进度不能按时完成,艾森豪威尔的情绪很坏。他经常发脾气,很容易冲动。在他的影响下,盟军总部士气低落。

  在圣诞节从突尼斯前线赶往阿尔及尔时,艾森豪威尔又患了重感冒。有一个多星期,整天躺在床上,吃饭很少,一支接着一支地吸烟,这使他的感冒和病痛加重。

  不久,艾森豪威尔得了失眠症。马歇尔得知这些情况后,指示有关人员,为艾森豪威尔制定了加强保健的生活制度,甚至强迫艾森豪威尔抽出时间来做喜爱的体操。

  1月15日,艾森豪威尔病后还没有来得及真正恢复健康,就飞往卡萨布兰卡,与罗斯福和丘吉尔进行会晤。

  飞行过程中,B-17重型轰炸机出了点故障,发动机运转极不规律,飞机在蓝天中剧烈地颠簸。透过玻璃窗,可看到黛色的山尖及丛林在身旁一掠而过,大家一片惊呼。

  终于,在经历了数次惊险之后,飞机安全降落在卡萨布兰卡。此时,等待着艾森豪威尔的是两个好消息。

  第一个消息是,丘吉尔和罗斯福一致同意不仅让艾森豪威尔继续指挥“火炬”行动部队。而且待英国第八集团军开抵突尼斯边境后,也归艾森豪威尔指挥。

  第二个消息是,马歇尔建议授予他上将军衔,为的是让美国总司令能与盟国的同僚平起平坐。因为,盟国一些同僚的军衔都比他高。

  按惯例,军衔应授予有战功的将军,尽管艾森豪威尔还没有拿下突尼斯,但罗斯福总统还是同意提升艾森豪威尔的军衔。

  1943年1月,卡萨布兰卡会议决定,盟军将在北非战役之后实施西西里战役,以改善盟军的军事态势;任命艾森豪威尔为北非战区盟军最高司令,亚历山大为副司令兼地面部队司令,特德为空军司令。

  与此同时,艾森豪威尔晋升为上将。会后,北非盟军整编为第十八集团军群,由亚历山大任集团军群司令,在艾森豪威尔之下负责直接指挥。

  1月24日,卡萨布兰卡会议结束之后,艾森豪威尔加紧积蓄力量,整顿部队,准备向隆美尔发动一次强大的攻势。这时,美国的军用物资、装备已源源运抵前线。随着飞机数量不断增加和使用前方机场,盟国空军开始从德国人手中夺取了制空权。造成的直接结果是,德国人感到越来越难以切断盟军的供应线,或保卫他们自己的供应线。

  此间,艾森豪威尔最担心战线的南端。在这里布防的美国第二军团的四个师,除了在11月间同维希法国部队有过一两天交锋之外,都没有作战经验,都是匆促组成派到北非来的。他们在美国没有时间进行认真训练,战备观念极差。

  在一次视察时,艾森豪威尔吃惊地发现,一支部队已经进入阵地两天,却仍然没有布雷。军官们说,他们准备在第二天解决。艾森豪威尔狠狠地骂了他们一顿,然后指出,当德国人进入防御阵地时,他们必须布雷,机枪进入掩体,部队在两小时内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使艾森豪威尔同样感到生气的是,他发现部队撤出前线时,军官们允许士兵到附近的村庄去休息。他了解到,每当英国军队撤离前线时,甚至对他们最有战斗经验的部队也都进行长时间的实战训练演习。

  1943年1月底至2月,隆美尔部经费德、加夫萨向卡塞林发动钳式攻势,费雷登道尔的美国第二军攻卡塞林蒙受重大损失。艾森豪威尔急调巴顿任第二军军长。

  在盟军的强烈攻势下,钳形攻势结束。隆美尔部向梅德宁进攻失败之后,隆美尔认为再战无益,于3月9日抱病回国,由阿尼姆代替指挥。

  根据艾森豪威尔批准的突尼斯作战计划,英国第八集团军将担任主攻,突破马雷特防线,沿海岸平原将敌军往北赶到突尼斯城;英国第一集团军固守北部和中部突尼斯前沿阵地;美国第二军则沿山地向东实施有限佯攻,把敌军从第八集团军的前线吸引过来并威胁敌军的右翼。

  3月20日,英国第八集团军对马雷特防线的正面突击失败,而侧翼迂回行动则获得成功。5月5日,盟军发动最后突击,阿尼姆于13日率所部24万人投降。北非战役给纳粹德国以沉重的打击,为开辟欧洲第二战场创造了前提条件,北非战役证明了艾森豪威尔的指挥能力和领导地位。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