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历史人物 >

清朝历史上能力最强的皇帝,却能以逗逼来形容

  中国历史上的皇帝大都以威严、睿智著称,毕竟龙颜易怒,万圣之宗不可欺,在清朝这个种中国历史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最为繁盛的时期,却出了一个为数不多奇葩皇帝雍正,他的奇特之处可以用逗逼这个词来形容。

  
  你第一眼看到这张画像的时候,是不是感觉有点怪怪的。画像中的人明明是一个亚洲人的脸,却留着西洋人的棕黄卷发,还系着一条闷骚劲儿十足的围巾。
  
  但我要告诉你,这不是胡乱涂鸦,更不是PS恶搞,而是雍正皇帝亲自授权别人给他作的英伦风画像。
  
  作为清朝的第五位皇帝,康熙的儿子,乾隆的皇阿玛。雍正的一生,因为他位居朝堂之上,头顶天子威名而充满神秘色彩。
  
  时人眼中的他,是兢兢业业的,“在位十三载,日夜忧勤,毫无土木、声色之娱”;
  
  稗官野史中的他,则是冷酷刻薄的,为了皇位,不惜兄弟相残,改先皇遗诏;
  
  而到了现代影视剧中的他,更是形象万千,时而是痴情满满的四郎,时而又是一身正气的四阿哥;
  
  但所有这些关于雍正的记录,都把他最真实的另一面给忽略了,那就是逗比。
  
  贰
  
  雍正的逗比,首先就体现在他让宫廷画师们给他绘制的行乐图上。(行乐图,一般以描绘皇家休闲生活为主)
  
  有抚琴的雅士;

  
  有垂钓的渔翁;

  
  有坐禅的高僧;

  
  还有打猎的武士;

  
  以及身着欧洲中世纪古典主义风格服饰,拿着三叉戟斗虎的勇者。

  
  什么样的角色扮演他都尝试过,而且各种混搭风丝毫没有违和感,惊呆了有没有!
  
  身为堂堂一国之君的雍正,竟然还弄起了洋人的打扮,这在中国历史上可是从未有过的!
  
  贰
  
  然而,雍正的逗比本质并不仅限于此。日理万机的他,在处理国家大事的时候,也是一样的不正经。
  
  有一次雍正在批复官员王国栋的奏章时,不小心将砚台打翻,结果墨水洒在了王的奏章上。
  
  人在朝堂,草木皆兵,这事放在任何一个当官的身上,估计都要吓尿了。
  
  雍正也深知官员们的心理,于是他又在奏章末尾做出批注:“此朕几案上所污,恐汝恐惧,特谕。”
  
  别怕,这就是我不小心弄脏的,和你没半毛钱关系。
  
  有一年南方的粮食不足,雍正和群臣商量,想把山东、河南两省的小米运往江南贩卖。当时的河南巡抚田文镜说江南人不吃小米,建议雍正改运小麦;而户部尚书张廷玉和吏部尚书朱轼则一再坚持运送小米,那么好吃的小米,万一南方人慢慢喜欢上呢。雍正一听,觉得双方都挺有理,于是两个意见各采用一半,从山东运了小米,从河南运了小麦。
  
  结果小麦大卖,小米却无人过问,这让雍正对田文镜的喜爱大大加深,各种加官进爵,赏良田万亩的奖励都来了。
  
  受宠若惊的田文镜,虽然心里得意,但嘴上却不敢把功劳全拦在自己身上。于是在奏疏里又狠狠地拍了一回雍正的马屁,说自己脑子笨,不机灵,全靠皇上的点拨教导,才能有这样的成绩。
  
  雍正看了田的奏疏后,喜不自禁,大笔一挥,就写下了那句强悍的朱批:
  
  “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尔等大臣若不负朕,朕再不负尔等也。勉之!”
  
  雍正奏折朱批

  
  好傲娇,好自恋,有没有!
  
  叁
  
  除此之外,雍正还有很多逗比的批复:
  
  雍正二年(1724年)年羹尧率部平定青海叛乱后,雍正帝给他下了道谕旨,里面写道“朕实在不知怎么疼你,才能够上对天地神明”;
  
  (哇!简直就是琼瑶言情剧的既视感)
  
  他在批复喀尔喀副将军策旺扎布等人上奏问候皇帝平安的奏折中,写道,“尔等如此使朕畅快,何疾不治,何病不除?朕躬甚安,已痊愈。朕之亲切宝贝尔等俱好么”;
  
  (大男人之间,竟然以“宝贝”相称,好肉麻)
  
  批佟吉图折:知人则哲,为帝其难之。朕这样平常皇帝,如何用得起你这样人;
  
  (这就是传说中的骂人不带脏字吧)
  
  批蔡廷折:李枝英竟不是个人,大笑话!真笑话!有面传口谕,朕笑得了不得,真武夫矣;
  
  (连着用了两个笑话,还直言自己笑得不得了,全然没了皇帝的架子)
  
  还有一个揭老底的批示,更是让人忍俊不禁:“汝以朕为可欺乎?汝忘朕即位之时,已年过四十矣,官吏情伪朕尽知之。朕在藩邸时,即知汝名曾列弹章,汝又送朕礼物,冀朕在大行皇帝前转圜。汝此后其小心谨慎,一举一动,不能逃朕之洞鉴也。”
  
  你以为我是好骗的吗?你别忘了我登基时都四十多岁了,你们每个官吏的情况我都知道,你也不例外,我没当皇帝时就知道你经常打小报告弹劾我。你还臭不要脸的给我送礼物,希望我在先皇面前替你美言。告诉你,你以后给我小心着点,你的一举一动,是逃不过我的眼睛的。
  
  易中天曾经评价雍正“他刻薄是真刻薄,但不寡恩;冷酷是真冷酷,但非无情。”这一点,从雍正给这个老臣做的批示,也可以看出一二,有点小傲娇,却又不乏君主气概。
  
  肆
  
  其实,雍正的逗比气质在他没当皇帝之前就有了。
  
  那时候他身边有个亲信叫戴铎,而戴铎又有个儿子,叫戴天球。雍正就特别喜欢恶搞这个戴天球。
  
  他给别人起了外号叫“球”,而且还总是仰仗着自己亲王的身份,欺负戴天球,特别使劲儿的给他吃辣面(用手捏住对方鼻子)。每次天球来到王府的时候,都是好好的,结果离开王府的时候,却鼻头红肿,两眼泛泪。
  
  一直到他成年之后,还在后怕雍正的吃辣面。
  
  但雍正却一直以此为乐,他当了皇帝之后,还在批复大臣李维钧的奏折中写道:
  
  大奇!大奇!此人乃天日不醒的一个人,朕当日在藩邸骂他玩,都叫他“球”,粗蠢不堪,于登极后不记出仕何地。
  
  伍
  
  众所周知,雍正是清朝最勤勉的一位皇帝。执政十三年,每天睡眠不足四小时,批过的奏折有四万余件,字数更是多达千万。
  
  但政务繁忙,始终没有阻止他寻找人生的乐趣。
  
  除了上面讲到的内容,雍正还特别喜欢玩狗,他让太监在后宫养了很多狗,然后自己亲自给每条狗赐名,他最喜欢的两条狗叫“造化狗”和“百福狗”。
  
  雍正疼起狗来,也是极其用心,他曾亲自给两条爱犬设计过衣服、犬室。光是这一点,后宫的三千佳丽,就有很多人比不过。
  
  而且就算政务再忙,他也不会忘记关心“造化狗”和“百福狗”,动辄就是一道圣旨,让匠人们给他的爱狗做衣建窝:
  
  雍正元年七月六日,传旨:给造化狗做麒麟衣一件,老虎衣一件,狻猊马衣两件。具用良鼠皮等毛做。
  
  三年九月四日,传旨:做狗窝两个,例外掉氆氇,下铺羊皮
  
  真真的是人不如狗……
  
  陆
  
  而且我们的雍正帝对西洋器物也特别喜爱。
  
  年轻的时候,他喜欢把玩鼻烟壶,每逢匠人们烧造出一件称心如意的作品,就打赏20两白银。
  
  等到自己年纪大一点之后,他就迷上了眼镜。而且那会的雍正还有老花眼,为了随时有眼镜可带,他特意命人为他制作了35幅眼镜。在宫内每到一处,雍正便放置一副眼镜,随用随取。
  
  而且,不光是他自己用,他还鼓励别人戴眼镜。不论是泼灰处的工匠,还是朝廷里的大臣,亦或者他自己的儿子,也不管别人是不是老花眼,只要谁博得了他的喜爱,就奖励一副眼镜给别人。
  
  那时候的内务府造办处,收到的雍正旨意常常是这样的:
  
  “将水晶、茶晶、墨晶、玻璃眼镜,每样多做几幅,俱要上好的”
  
  “照朕用的眼镜,再做10幅”
  
  这样的雍正你见过么?

  
  其实,这就是最真实的雍正——静如处子,动如疯兔。该认真的时候就一丝不苟,该逗比的时候就有趣到底,不必顾虑帝王将相的形象,只是自顾自的享受快乐。
  
  雍正曾经写过一副对联“俯仰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个中所代表的豁达与超脱,在我看来,与他的有趣是一脉相承的。
  
  毕竟,人生是自己的,快乐也是自己的,你自己给不了自己快乐,谁也给不了你。
  
  柒
  
  我特别喜欢美国的一部电影——《死亡诗社》,罗宾·威廉姆斯在电影中讲过一句拉丁语“carpe diem”,它的意思是“活在当下,及时行乐。”
  
  世上没有永恒不变的事物。欢笑不长久,欲望不长久,生命本身,也总会走到尽头。所以,人生在世,最要紧的就是及时行乐,活在当下,把手中的东西紧紧抓住。
  
  我们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太多的人疲于奔命,却让生活的意境却越来越少,这不应该是生活的面目。王小波曾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雍正的一生,就特别符合生活的诗意,严肃之余,亦多欢乐,勤勉一生,也会忙里偷闲。
  
  抛开历史的风尘来看,他的这种生活态度,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世上最有趣的人生,不是你降生在一个最有趣的世界,而是你找到一种最有趣的活法。
  
  雍正在史学上的评价可以说是相当高的,他在位不是最长的却好比肩上扛起了一副担子,前面是康熙王朝大手大脚带来亏空,后是乾隆仁政大肆挥霍,就这样一个最强的康乾盛世被抬起来了。这样的人才是将人生的意义发挥到极致的体现。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