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汉朝历史 >

透过历史背景和结局,了解大汉十三将的传奇故事

近日看到新闻,说《大汉十三将之血战疏勒城》网络电影即将上线,心中喜忧参半:喜的是终于开始有影视作品反映耿恭等人激越壮烈、感人肺腑的事迹,毕竟影视剧的受众要远大于历史爱好者群体,这会让更多人了解这个历史故事;忧的是不知道这部片子能不能真实反映那段历史,害怕看了让人失望。所以在此,唐封叶想把“十三将士渡玉门”的历史故事再从背景到最终结局重新、完整讲述一遍,以给朋友们做个观影的参考。您可能以前也看过同题材的文章,但是笔者保障他们写的肯定没有本文这么详细。

耿恭,字伯宗,扶风茂陵人,也就是今天的陕西兴平人。耿恭这人其实是个标准的官三代:他的爷爷耿况是东汉隃麋侯;他大伯耿弇(yǎn)是东汉好畤侯,曾帮助汉光武帝刘秀“平郡四十六,屠城三百”,在东汉开国功臣排行榜“云台二十八将”中名列第四;他二伯耿国官至五官中郎将;他的父亲耿广受封中郎将。虽然耿广死得早,但是耿恭作为将门世家之后,在朝中谋取个一官半职富贵一生,总是没问题的。不过耿恭这个人,却不是个愿意靠祖辈荫蔽吃闲饭的人——他为人慷慨豪爽,有主见、点子多,从小就显得与常人不同,一看就是当将军的料。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很快让耿恭留名青史的机会就来了。

话说东汉初年,因为内地刚刚统一、政权尚不稳固,光武帝刘秀无暇顾及西域,北匈奴趁虚而入,西域的大部分地区都被其控制,导致西部边境烽火连天,河西郡县大白天城门都不敢打开。光武帝之子汉明帝刘庄继位后,东汉的国力逐渐积累起来,加之北匈奴一直桀骜猖狂、不受羁縻,他决心要“以战止战”,彻底消除北部大患。

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明帝命令奉车都尉(皇帝御车总监)窦固、驸马都尉(皇帝副车总监)耿秉(耿恭的堂弟)、太仆(皇家车队总管兼马政官)祭肜(zhài róng)、骑都尉(羽林军骑兵队长)来苗,率领汉军及羌胡、乌桓、鲜卑、南匈奴等一帮小弟,兵分四路出击北匈奴,掀开了东汉大规模讨伐北匈奴的序幕。

此战中窦固这一路汉军从酒泉出发,打到今天新疆哈密一带,击败匈奴呼衍王部,一直追到蒲类海(今新疆巴里坤湖),战绩最丰。窦固还派了代理司马(军政官兼参谋官)班超率36人出使西域,来从政治上争取西域各国,不久班超就在鄯善国(今新疆若羌)上演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好戏,袭杀了匈奴使者,让鄯善国君归附。

第二年即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底,窦固因功被任命主帅,统领驸马都尉耿秉、骑都尉刘张等数部人马合计1.4万骑,再次出敦煌郡昆仑塞,西征天山一带的车师国。而我们的主角耿恭这次被骑都尉刘张任命为军中司马,成为西征诸将的一员。

话说当时的车师国分为前后两部,前部在天山南侧的今吐鲁番市高昌区北部一带,后部在天山北侧的今吉木萨尔县、奇台县一带,车师前王是车师后王的儿子。窦固、耿秉出其不意,率先进攻距离更远、道路更艰险的山北车师后部,斩首数千,逼降车师前后部。战后东汉朝廷在西域恢复了西汉时始置的西域都护和戊己校尉:以陈睦为西域都护,暂驻于高昌城(吐鲁番市东40公里的三堡乡);以耿恭为戊校尉,领兵数百驻守在车师后部金蒲城(今新疆吉木萨尔县北);以关宠为己校尉,领兵数百驻守在车师前王部柳中城(今新疆鄯善县鲁克沁镇)。耿恭到了任上,立即开展工作。他派人致书西方的乌孙国(今伊犁河流域),宣扬大汉的德威。乌孙的君主则进贡宝马,并献上西汉宣帝赐给公主的**玩具,还派了儿子到东汉当人质。

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二月,窦固、耿秉奉诏班师凯旋回朝。但北匈奴自然不能坐视西域被汉朝夺取,他们趁着汉军主力东还,马上在三月发动反扑——北匈奴单于派左鹿蠡王统兵2万袭击车师,率先攻打天山以北的车师后部王庭所在地务涂谷。耿恭闻报,迅速组织三百士卒援助车师后王,但这三百士卒却在路上遇到了北匈奴大队人马。虽然汉军士气旺盛、装备精良,可在旷野之中,几百人怎么能是上万骑兵的对手?他们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奋力搏战,最终全军覆没。北匈奴人很快攻破车师后王驻地,并将车师后王安得杀死。随即他们调转兵锋,包围攻打耿恭驻守的金蒲城。

耿恭手里本来就只有几百人(按两汉时的惯例戊、己校尉各统领五百人),又已经派出去三百人并全部战死,这时金蒲城中大约只剩下二百人,而城外的北匈奴兵乌泱泱漫天遍野,双方军力对比是1:50。但耿恭毫不畏惧,他跟将士们制作了一批毒箭,登城向来攻的北匈奴人猛射,一边射他还一边大打心理战,让部下大喊:“这是我们汉家的神箭,你们中了箭一定会知道厉害!”果不其然,北匈奴人凡是中了箭的,都感到创口灼热、奇痛无比,心中十分恐慌。这时老天爷也帮忙,不一会儿狂风吹起、暴雨如注。夜里,胆识过人的耿恭指挥汉军趁着风雨出城偷袭北匈奴人的营地。北匈奴人怎么也料不到只有几百人的汉军敢出城劫营,毫无戒备,黑夜里被耿恭的小股部队好一番蹂躏,死伤惨重。北匈奴人又是吃惊又是害怕,他们都说汉军像神仙一般,太厉害了,于是撤军离去。

敌军退走,耿恭和将士们松了一口气。但是耿恭知道金蒲城内没有水源,不利于持久防守,于是就在当年五月带着部队转移到附近的疏勒城(不是今新疆西部的疏勒国),因为疏勒城外有山间溪水流经城下。

匈奴人自称“天之骄子”,现在几万人灭不了几百汉军,这口恶气怎么咽得下?刚过两个月到七月份,北匈奴人果然卷土重来了,他们再次围攻耿恭驻守的疏勒城。不过疏勒城虽小,却是依山而建,地势非常险要。在耿恭等人舍生忘死的有力防御下,北匈奴人死伤惨重,却毫无进展。战斗中,耿恭又招募了勇士几千人(包括很多西域当地番汉民众),出城反击北匈奴人。北匈奴人记吃不记打,还是毫无防备,再次吃了一次败仗。不过他们毕竟兵多将广,这次失利后并未像以前那样退军,而是继续围城,还派人从上游堵塞了城外的山溪水道,断了城里的饮水。北匈奴人的算盘这次打得很精准,你们这股汉军再能打,没水喝看你们能撑多久!

当时正值盛夏,暑热难当,城内的汉军很快就渴得双唇干裂、喉咙冒烟。耿恭没办法,就派人在城中掘井。不过疏勒城的位置较高,军士们一口气往地下挖了十五丈(约合现在34.5米、相当于十几层楼的高度),都没见到一滴水。很多汉军士兵渴得实在受不了,就把马粪搜集起来榨里面的汁液喝。马粪汁液的味道,想想就令人作呕,但为了活命,大家什么也顾不得了。

耿恭见此情景,不禁仰天长叹道:“听说武帝时期的贰师将军李广利,拔佩刀刺山石,泉水飞流而出。现在大汉威德正盛,我们怎么可能走投无路呢?”于是他整顿衣冠,严肃庄重地向着枯井拜下,祈祷神明护佑,救我将士。

耿恭祈祷完后,亲自带着将士们继续往下挖,没挖几下,突然地面越来越湿润,继而泉水喷涌而出!周围的人们欣喜若狂,连声大喊“万岁”!

按古人的说法,这自然是耿恭的忠义感天动地,所以有神仙相助。不过从理性角度这事也好解释,耿恭他们已经往下挖了十几层楼的深度了,也该到地下水的位置了。

不管我们后人怎么想,当时祈祷之后枯井出水,肯定让耿恭和将士们相信自己是有神仙罩着的,城中士气再次高昂起来。耿恭还让军士装了满满几大坛水,走上城头往女墙外倒着玩。北匈奴人满以为城内汉军马上要变干尸了,见此情景惊愕得下巴都要掉了,心想这耿恭真的有神明相助啊!打也打不下,困也困不死,北匈奴人心下郁闷,又解围暂时退去。

有人可能会问,耿恭受围攻的时候,西域都护陈睦和己校尉关宠怎么不来救援呢?其实很简单,他们也正自顾不暇呢:关宠几百人被北匈奴人围困在柳中城里;陈睦则受到归附北匈奴人的焉耆国、龟兹国的攻击(十一月时陈睦全军殉国)。当时西域还有军司马班超在遥远的疏勒国盘橐城,而且也正被龟兹人和姑墨人围攻。

那东汉朝廷怎么不派兵增援西域呢?当时东汉朝廷实际上已经接到距离内地最近的己校尉关宠的求救信,但永平十八年八月汉明帝刘庄**,十九岁的**刘炟(汉章帝)继位,朝廷正在新老交替的混乱时候,自然一时也顾不得塞外的事情了。

回过头说耿恭这边。汉明帝**的消息传来后,车师人也归附了北匈奴,一同来打疏勒城。耿恭激励将士,身先士卒奋勇御敌,又多次击退敌军。其实这段时间耿恭之所以能坚持住,还要多亏车师后王夫人的大力帮助。车师后王夫人本是汉人之女,对汉朝有感情;她老公安得被北匈奴人杀死后,她更多了一份家恨。因此有情况时她经常给耿恭通风报信,她还偷偷接济耿恭不少粮草。

一晃又几个月过去了,疏勒城里车师后王夫人给的粮草逐渐被汉军吃光了。耿恭和将士们就把铠甲**都拆了煮了,吃上面的皮革牛筋。虽然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局势万分危急艰难,但是耿恭跟将士们同甘共苦、推心置腹,所以大伙毫无怨言,都拥戴耿恭,决心跟他誓死报国。只不过因为作战伤亡和饥寒交迫,耿恭手下的士卒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几十人。

北匈奴单于觉得耿恭应该再也撑不下去了,于是他派使者到疏勒城下劝降耿恭,说只要耿恭投降,就封他做白屋王,还给他美女做老婆。耿恭眼珠子一转,装作对条件感兴趣,然后让使者进城详谈。等北匈奴使者上了城头来到耿恭面前,耿恭当着城下北匈奴兵的面一刀把使者斩杀。杀完之后,耿恭还把使者的肉割下来,就在城头上烧烤了,谈笑自若吃下肚。岳飞所唱的“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就出自耿恭此举。耿恭当然不是食人狂魔,他这是以自断退路的方式,向北匈奴单于展示自己誓死不降的决心!

北匈奴单于知道后,气得七窍生烟,派人继续猛攻疏勒城。小小疏勒城虽然已经千疮百孔,但耿恭和将士们早把命豁出去了,几十个不要命的汉儿,竟一次次把北匈奴兵打退。

这时已经到了永平十八年十一月,汉章帝继位已经三个多月了,朝政逐渐安定,他想起了西域守将派人来求救的事情,于是召开公卿会议,商讨如何应对西域局势。

会上,一些大臣主张放弃救援,他们认为西域距离中原实在太遥远了,西域汉军这时不知道还剩下多少人,劳师动众去救从经济账算太不划算。司徒鲍昱一听就火了,说:“朝廷派人到危险的地方执行艰巨任务,情况紧急的时候却把人家给抛弃了,这对外会大长夷狄的志气,对内更会伤透忠臣义士之心!以后边境无事便罢,如果匈奴人再次叩边,陛下还能差遣谁去御边?”

汉章帝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听了鲍昱的话深以为然。于是他下令,让征西将军耿秉驻守酒泉郡代理太守事,派酒泉太守段彭和宫中近侍王蒙、皇甫援率领张掖、酒泉、敦煌三郡之兵和鄯善国兵共7000余人,救援2000里外的西域汉军。不管西域还剩几个汉军,不抛弃,不放弃,这就是中华版的“雷霆救兵”!

汉章帝建初元年(公元76年)正月,段彭与其他各**马会师于己校尉关宠戍守的车师前部柳中城。这时关宠已经战死,段彭救出柳中汉军残部后,又西进攻击车师前部都城交河城。交河城一战,汉军斩首3800级,生俘3000余人。北匈奴人仓皇而逃,车师前部再次向汉朝投降。

打了胜仗后,近侍王蒙等人觉得可以向朝廷交差了,这时也不知天山以北的耿恭所部是死是活,于是他们准备见好就收,班师回朝。这时耿恭早先派回敦煌郡领取冬装的小军官范羌站了出来,他坚持请求王蒙再北越天山去营救耿恭及其部下。疏勒城在交河城以北约五百里,当时又值隆冬,大雪封山,道路艰险,王蒙等人都不敢去,但又架不住范羌的苦苦哀求,于是就分兵2000人给范羌,让他自己带兵去救耿恭。

范羌率军从山间谷道穿越天山,当时大雪纷飞,地上积雪能把人马都陷进去,士卒们千辛万苦跋涉多日,才勉强通过这五百里冰雪道路。此时的疏勒城内,包括耿恭在内只剩下26人,而且早已经断粮多日。夜间他们听到城外传来大队人马行进的声音,以为是北匈奴人再次来攻,不禁大惊失色,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再战斗了。这时范羌走到城下,对城上喊道:“我是范羌,朝廷派大军来救援耿校尉了!”城中人认出范羌,又望见所来人马都是汉家衣冠,齐声大呼“万岁”。范羌率部进城后,与耿恭等人抱在一起,双方都泪流满面。

简单休整后,第二天汉军撤出了疏勒城,踏上南下东归的道路。这时北匈奴人尾随追击,耿恭和范羌不得不且战且走。耿恭等26人本就身体虚弱,在路上因饥寒又不断有人倒下。建初元年三月汉军进入玉门关时,耿恭率领的原疏勒城守军仅剩13人!中郎将郑众接见这13勇士时,只见他们个个蓬头垢面、皮包骨头,衣服早成一缕缕,鞋底都已经磨穿,几乎没有人样。郑众不禁大为感动,亲自带着耿恭一行去沐浴更衣。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