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首页 > 地方历史 > 安徽历史 >

徽商的故事:粮业棉布,制造巨富


  粮业是徽商最早涉足的行业之一,早在盐商、典商还未兴起之时,徽州粮商就已活跃四方了。起初,徽州粮商是外采内销,从邻近州县采买粮食,在境内销售。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暑夏,黟县乃至整个皖南山区都出现了百年未遇的大旱,精明的胡贯三几年前就想到了“黟县缺米,皖南少粮”的问题,在鄱阳湖四周产粮地区,投资建起了一座座囤购大米的粮仓;在阊江流域,租下了一条条运粮船队;在黟县关麓的西武岭古道上雇了上百人的骡马大队。为做好这个庞大的运输队伍服务的茶馆饭店也相应发展起来,从江西贩粮到祁门、黟县、太平等地去出售,形成收购、运输、服务、出售一条龙。

  这个不同寻常的场面,持续了两年多时间,胡贯三的经商观念和理财经验也日趋成熟和老练。这时,通过他人的举荐,第二年他就离开了万安镇先去江西景德镇,而后又到鱼米之乡的鄱阳湖去闯荡天下。从江西贩运大米来,又把皖南的土特产品运往江西出售,如此循环交流,薄利多销,资金运转快,效益也颇好。胡贯三一贯讲究商德,“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仁义至上。”居商无狡诈之心,秤平斗满,价格公道。丰年不压价伤农,灾年也能平价出售。

  他很快赢得了声誉,为以后做更大的生意打下了基础。

  到了明朝中叶,徽商的贩粮业开始是外采外销。当时湖广地区成为当时产粮大户,俗称“湖广熟,天下足”;而当时素称“鱼米之乡”的苏浙地区,侧重于桑蚕的养殖,粮食主要靠外地贩入。西粮东运就成为当时的经济现象,徽商在这支运粮队伍中异常活跃,成为吴楚之间从事粮食贸易的主要商帮。

  徽商一方面继续把粮食运回徽州销售,另一方面更多地参与沿江粮食贸易,从四川、湖广、江西等沿江区域采购大米运到江浙一带销售。乾隆年间徽州休宁人吴鹏翔贩运四川米沿江东下,正好碰上湖北汉阳发生灾荒,他一下抛售川米数万石,由此可见贩运的规模。徽州的粮商信誉很好,获得了许多当地地方官的信任,每逢灾年,地方官常常委托徽商到外地采购粮食。

  徽州粮商在贸易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经营特色:一是粮食经营与食盐经营相结合,二是粮食经营与棉布经营相结合。随着江南棉布的进一步商品化,徽州布商的足迹很快遍及苏浙盛产棉布的大小城镇。

  康熙年间,徽商汪某在苏州开设“益美”字号声誉大起,一年中售布达百万匹。自此以后的200年间,各地都把益美的色布奉为名牌。徽商还是最活跃的棉布贩运商,康熙时徽商在北京前门外开的日成祥布店生意就十分兴隆。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上海布业巨头汪宽也。

  少年汪宽也能诗擅文,才识过人。但是等他年龄少长时,他的父亲却以“生齿日繁,家计日迫,不货殖不足以济贫”为由,而命其赴上海在叔祖汪厚庄开设的祥泰布店当学徒,由此,便开始了成就他一世功名的徽商生涯。

  在汪宽也学徒期间,谨慎谦恭、恪尽职守,虽然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但却不乏轩昂之气,后来因店中缺乏管理人才,被店主慧眼看中,委聘为“祥泰布庄”管事。后正式担任布庄经理。汪宽也凭着平日学成的本领和天资,悉心打理布店,不久即利市三倍。没过几年,就在沪南、沪北分别创办振大、鸿济典当,后又营造房屋无数。

  为了能使祥泰布庄成为上海的名牌商号,汪宽也倾注了全部精力,他精心筹划,在上海附近的川沙、奉贤、南汇、青浦、松江、金沙等县,专门设立“庄口”,用略高于同行的价格收购当地农民自纺自织的土布,在收购时他还严把质量关,布匹的经缔纱支数、幅度、长度、紧密度等,均有一定规格。另外他还从自己的老家休宁聘请名染匠,从江西采购各色染布颜料,在市郊自设染坊,创造出了以祥泰布庄命名的“祥泰牌”毛蓝棉布,并独具匠心地选用了特型商标作标记。结果没有让汪宽也失望。

  由于“祥泰”毛蓝布质地细密耐用,色泽鲜艳,而且日晒、洗涤不褪色,穿在身上又收汗、凉爽、舒适,所以无论长衫、短褂、背心、学生装、筒裙,都能广泛适用。

  由于其质优价廉,祥泰牌毛蓝棉布除了行销全国,还远销至东南亚和法国等地,祥泰布庄也因此而一跃成为上海棉布业主首,誉满民间。汪宽也更是就势打造出毛蓝布头巾、被单、青花蓝布帐等系翻庐品,为祥泰布庄带来了滚滚财源。

  汪宽也经营“祥泰”成功后,由于资金雄厚,先后在上海开设聚生、祥生两大钱庄,开展各种经营业务,主持大宗存放。当时著名的民族资本家无锡人荣宗敬,办实业缺乏资金,他就一次性贷给荣氏纹银10万两,使荣氏家族得以大展宏图。除了钱庄,他还主持开设了振大典当铺和鸿济典当铺。

  唯利是图是一切商人的本质,徽州粮商、布商当然也不例外。在湖广地区,徽商低价收购粮食,高价出售食盐,加重了湖广人民的经济负担。在苏、浙地区,徽商从事换布以米换布的交易,也是贵卖贱买,盘剥手工业者。嘉兴府嘉善县的陈正龙描述说“吾邑以纺织为业,妇女每织布一匹,持至城市,易米阻归。荒年米贵,则布愈贱,各贾乘农夫之急,闭门不收,虽有布,无可卖处。”微州商人就是这样“乘农夫之急”,拼命抬高粮价,压低布价,使得徽商从中牟取了暴利。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历史小助手】,网站上的历史资源会整合到微信公众号上,方便大家随身查询使用。